越是成功的企业家,头上顶着的头衔越多。

    现在叶青只有一个巨兽重工总裁头衔,文凭也只是本科。叶青不会主动去混那些虚头巴脑,什么机械协会副会长,青年企业家副会长之类的头衔。

    但是如果能有念研究生拿到硕士学位,再拿到博士学位的资格。

    叶青自然很乐意,反正又不用自己来上课。

    填好申请单,叶青没有多高兴,反而是蔡晨宁教授,和王宏年校长高兴不行,连说叶青能来就读研究生,是中云大学莫大的荣幸。

    这是实话,就像有的大学校训:今天你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你为荣。

    巨兽重工已经名声鹊起,并且有着极为远大的辉煌前景。别说中云大学,那些顶级殿堂学府,也非常乐意邀请叶青去他们学校进修,颁发学位证书。

    这样以后他们在学校简介内,也能拉大旗把叶青的名字亮出来,说我们是巨兽重工总裁的母校,你看我们学校多厉害,能培养出叶青这样的人才。

    将申请表妥帖地收好,蔡晨宁教授满脸掩饰不住的激动:“叶总,这颗螺母您拿去,好好让日理工大学的人瞧瞧,咱们中云大学,可不是任他们揉捏的软柿子?!?br />
    换个外行人,叶青用三维相机直接拍张照片就行。

    不过蔡晨宁教授是内行人,论对工业知识的了解,恐怕只有精巧大师才能打败他。

    当着他的面儿用相机照个相,说只凭相片就能测绘出螺母的三维图,那还不把他眼珠子给瞪出来。

    解决了压在心口上的那座大山,又将叶青请到学校就读研究生,王宏年校长也忍不住站起来,让服务员开两瓶好酒,并且询问那十来位有些拘束的同学们,喝不喝酒。

    他们都要了啤酒,当菜肴被一道道端上来,大家一起起身共饮,随后王宏年校长单独敬了叶青两杯。

    “叶总,不仅要感谢您能帮忙公关那颗螺丝?!狈畔戮票?,王宏年校长满是感慨:“从08年开始,大学生毕业后,工作越来越难找了。去年我们专门调查过,全校一万一千多名毕业生,一月之内,找到工作的只有四千名学生,三个月内找到工作的只有七千名?!?br />
    “半年统计下来,我们的学生就业率只有90%,这还包括了自主创业的人数?!?br />
    “所以要再次感谢叶总,您的巨兽重工每次招聘,都会优先考虑我们的学校?!?br />
    叶青连忙摆摆手,说这是应该做的,母校栽培了我,我也要回报母校之类。

    当然这只是叶青的客气话,毕竟中云大学的毕业生,同样得一视同仁的通过面试考核才行。任何一家企业中的办公人员,大部分都是本地人。中云大学是附近最好的高校,理所当然会多招一些。

    当然咯~

    自己混的好了,回来和母?;ザ?,也显得很有面子不是。

    酒过三巡,包厢内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尤其是叶青略带着得意,告诉校长和几位老师,巨兽重工内的五轴加工中心数量,即将到达六百台的数量。

    产品研发部内,拥有当今商业市场上,最先进的一批顶级工业实验仪器时候。

    校长和几位老师,连手中的杯子都忘记了放,一直端在手中,神情惊讶。

    “蔡教授,以后需要用到那些实验设备,和公司提前预约一下就行?!币肚嗖皇切∑娜?,公司购进那些设备,主要目的是来改进产品的便捷性。

    其中又以机器人需要改进的地方最多,让中云大学可以使用那些设备,自然也不会白用。

    叶青这边遇到一些不好解决的产品上问题,中云大学内的那些教授们,自然会主动帮忙公关。

    毕竟巨兽重工只是在机械工业上独孤求败,在化学、在化工、在半导体方面,远远弱于其它企业。

    中云大学在机械自动化这块没什么名气,可是在化学化工方面名气非常大。其中国家级重点实验室,【材料化学工程实验室】不仅是中云大学的骄傲也是无数化工企业眼中的摇钱树,如来佛。

    这种合作关系,在别的企业中很常见。现在叶青提出这点,也只是顺应市场潮流。

    然而这句话,听在蔡晨宁教授耳朵中,则是另一番感想。

    他愣着了老半天没说话,缺少国际先进的工业实验室设备,一直是中云大学的痛处。下午被日理工那些人狠狠打击一顿,蔡晨宁教授差点掉眼泪。现在叶青主动提出,他们可以使用巨兽重工里的那些顶级工业实验设备。

    蔡晨宁教授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感动?

    蔡晨宁教授深吸一口气,把酒杯斟满,准备让叶青随意他干了的时候。他口袋里的电话,很突兀响起来。

    抱歉一声,蔡晨宁教授小声接通电话。

    “什么?”

    “你再说一遍?”蔡晨宁教授没控制住自己声音,焦急喊道:“动手了没有?你们老师难道都睡着了么,这种事情竟然已经发生了,你们才知道,你们是想让我们学校上全国热门?”

    “出了什么事情?”王宏年校长脸上的颜色都变了。

    “应该没出大事,应该没出大事?!惫伊说缁?,蔡晨宁教授一边穿外套,一边往外走:“张老师打电话来,说在食堂里,日理工大学的学生,不知怎么和机械工程系的16届的新生吵了起来?!?br />
    “日理工那边似乎有人说了什么难听话,结果新生里有两个学生脾气暴,抄起椅子,说他们不道歉,就把他们砸到道歉?!?br />
    话音刚落,王宏年校长的电话也叮铃铃响起来。

    “太抱歉了叶总?!辈坛磕淌诳嘈?。

    叶青说没事,反正大家都已经吃饱了在闲聊。你们都都喝酒了,做我车过去吧。

    丢了两百块钱让学生们打车,王宏年校长和蔡晨宁教授,小跑着上了叶青的车。

    坐到车里,两人不停打电话。十五分钟后,叶青的座驾直蹦中云大学食堂。

    叶青也跟了进去,日理工大学这伙人要真是被椅子开了瓢,那两边新闻和网民不炸了窝才怪。

    当然叶青内心还是希望这伙人被开了瓢,刚刚在车里,事情的原委已经被基本高清。

    日理工大学那边,可能是把机械工程系打的落花流水缘故,结果有位学生得意忘形,说了一句很伤人的话。

    “失败者,没有资格和我们一起吃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