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目光能够杀人,那这位叫田中的学生,此时一定已经被万箭攒心。

    可惜目光不能杀人,所以他还好好的,全方位立体化地,把中云大学这帮人打击一遍。

    偏偏中云大学这帮人还不能反驳,因为这是胜利者的特权,失败者的惩罚。

    把实验室内,所有他用过的设备打击一遍,甚至以此引申到了华夏工业培训体系上的落后,田中才言犹未尽的结束发言。

    此时,蔡晨宁教授的一张老脸,已经红成了猪肝,满肚的怨气差点挤爆胸膛。

    蔡晨宁教授,既怒却又无计可施。因为这位小他几十岁的国外研究生,说的没有错。中云大学的粉末冶金设备,确实落后。

    可是这种落后,就真的像他们所说,所理解的那样,是丢人,是不重视教育的投入,是上升到整个国家的落后?

    蔡晨宁教授,很想一把拽住这家伙,放声大吼。

    放屁,不是!

    蔡晨宁教授今年五十二岁,从一九八六年,正式进入中云大学任教以来。

    蔡晨宁可以说鉴证了中云大学,从一无所有,到今天全面实现现代化教育水平的整个历程。

    当年有什么?

    当年什么都没有,要钱没钱,要技术没技术。不仅中云大学如此,整个华夏都是如此。

    但是华夏人民,天生就有一种不服输,不认命的劲头。

    既然你们能行,那我们就一定也能行。

    现在做不到,那我们就埋头努力学习追赶,总有一天,能把当初趾高气昂的你们拉下马。

    经过三十年发展,如今的华夏,已经成为全球工业体系最全面,工业总产值最高的国家。

    遥想当年,欧美为了限制华夏发展脚步,出台了著名的对华禁止出口工业清单。

    现在呢?

    那份禁运工业清单中的大部分都成了笑话。

    当年为了阻碍华夏的重工业技术进步,对华禁止出口清单中,就有三万吨以上的水压机名单。结果到现在,清单主导国的老美,想采购三万吨以上的水压机,竟然得从华夏买。

    这简直……

    蔡晨宁承认,华夏在三十年的工业技术发展中,取得了别人需要上百年才能的可喜成就。但依旧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尤其在飞速发展的电子与精工业方面,还处于全线落后的地步。

    但蔡晨宁相信,只要华夏人民的这股不服输的劲头还在,那就一定能在未来,将全球的制造业,打的落花流水。

    这个未来,蔡晨宁相信自己一定能等到。

    “哈哈~田中,我们是来友好学术交流的?!毙×志Φ暮宛叼艘谎苹骸盎娜私簿亢?,中云大学落后,但我们也不能太直接的点出来嘛?!?br />
    “哈哈~大家都饿了吧,我们去吃片皮烤鸭?!?br />
    说完,小林井昂首挺胸地朝外面走。

    沉浸在怨气中的蔡晨宁教授,这时才发现,叶青也站在旁边。

    “叶总,您怎么来了?!辈坛磕砍抛呕缎ψ叩揭肚嗝媲?,小声道:“让您看笑话了,诶~还有四天整个学术交流会才结束,后面还有更多丢人的地方。希望这帮孩子,不要被日理工那些人给打击到,而是发奋图强,争取有一日超越他们?!?br />
    “我来看看,日理工这边的技术水平?!币肚嗲崆崤牧伺睦鲜Φ募绨?,有些感慨:“异种金属烧结,确实是门很尖端的技术,尤其在不借助粘合剂的情况下?!?br />
    “换我来,我也无法一次保证烧结出合格产品?!辈坛磕兄窒氲粞劾岬母芯?。

    叶青将鼓励的目光,从老师身上移到那帮和自己年龄相仿,一个个或是垂头丧气,或是眼珠红红,或是咬牙发奋的同学身上。

    从他们身上,叶青依稀看见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那时候家里的工厂因为技术落后,开着面包车出去给家里的机床做售后,遇到那些大型工厂,或是代理了国外机床品外的业务员,被他们秀优越感时候,自己也不是这种表情么?

    “叶……叶学长?!碧讲探淌诘某坪?,呆愣愣站在原地的学生们,才抬起头,惊讶的看住叶青。

    叶青点点头,对蔡教授说:“晚上吃饭,把这帮学生们也叫上吧,他们这几天辛苦了?!?br />
    蔡晨宁连连点头,这几天学生们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交流会结束后,蔡晨宁也准备自掏腰包请学生们好好吃一顿。

    “对了蔡教授,那个螺母呢?”

    “在我的弟子手里,他现在负责公关那颗螺丝的技术难题?!辈坛磕槐咄庾?,一边虚声叹气的拿起电话:“他是我带的一位博士,我来喊他一起吃完饭?!?br />
    “我也叫个人?!币肚嗟愕阃?,给许小虎发了微信过去。

    蔡教授那边电话里,能听到有些抓狂的声音,说一颗螺丝都搞不出来,没脸去吃饭,他让学生把螺母送来之类。

    许小虎这边也回了信息,他说表叔我还是不去了吧,让学生和老师知道咱俩关系,那我以后就不好混了,整天都会有人找。

    半小时后,中云大学王宏年校长、机械工程系的蔡教授、叶青曾经的两位老师,还有今天在粉末冶金实验室里的十多位学生,一起坐在离学校不远的桃谷酒楼最大的包厢内。

    那颗让中云大学愁了整整三天,同时叶青非常好奇的螺母,也被送了过来。

    当叶青接过那个精美的木盒时候,圆桌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万分紧张地看住叶青。

    这位在求学时代并不声名显赫的年轻人,毕业后在短短半年内,做出了让整个华夏都瞩目的惊人事业。

    现在要说中云市工业技术,最强的实验室或是工厂在哪儿,那所有业内人士都会提起巨兽重工。

    巨兽重工到底有多强,连蔡晨宁教授都摸不清底,只知道强的没谱子……

    巨兽重工是中云的骄傲,同时也是中云大学的骄傲。

    如果这颗螺母,连叶青都没有把握搞定,那中云大学还是老老实实宣布认输,以免拖到最后,让日理工那波人更得意。

    “吧嗒~”一声,叶青打开了手中精美的木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