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教授,您点评一下。我的学生,利用贵校实验室的材料,烧结出的这枚双色金属环,能达到什么样的技术水平呢?”

    叶青刚一进去,就看见一名身着蓝西装,脸上有些痘印的中年男子,在拍老虎机一样,大笑着拍身旁的年轻学生。

    在这位学生手中,有一枚金属圆环,吸引了叶青的注意。

    这是一枚横截面为方形的金属圆环,尺寸和普通镯子尺寸相等。

    在粉末冶金实验室烧结出的金属环,自然是用粉末冶金技术加工出来。但是这个金属环,竟然一半金黄色,一半银色。

    最关键是两种颜色的交汇处,没有任何拼接和打磨的痕迹,完全是浑然一体。

    “很……厉害?!敝性拼笱д獗叽拥?,是蔡晨宁教授。此刻也不知是房间里的烧结炉散发出的温度太高,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反正蔡晨宁教授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不过日理工大学这边,一个个神情怡然,额头丝毫不见汗珠。

    “那能否也请贵校,为我们展示一下粉末冶金技术呢?”日理工大学带队的小林井教授,弯腰做出一个邀请姿势:“不一定非要两种金属烧结在一起,其它的也行,只要是贵校觉得它是先进的就可以?!?br />
    又败下了一局……

    蔡晨宁教授额头上的青筋来回跳动。

    从排名上来说,无疑日理工大学要比中云大学强了不少。但是蔡晨宁教授之前有些单纯的认为,这场学术交流,并不是两国最尖端的国家级工业实验室技术大赛。

    都是大学生对大学生,就算就技术差距,也不代表中云大学,就没有拿不出手的东西,来让日理工这帮学生们开开眼。

    然而事实结果,让蔡晨宁教授心脏都要蹦跳了出来。

    截至目前,大小一共来了七场技术比试,结果中云大学只扳回了一局。

    果然,上午他们丢的一局,下午就找了回来。

    下午来参观粉末冶金实验室,带队的小林井教授,就迫不及待地让他们中的一位其貌不扬学生,利用实验室内的材料,给他们机械工程系的学生们,好好上了一课。

    异种金属烧结。

    在工业加工领域中,往往会遇到这样的一个问题。

    如何把两种材质不同的金属,焊接在一起?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话搁金属焊接行业中也同样适用。不同金属因为熔点和特性的不同,强行进行焊接,肯定会因为焊接处强度太低,往地上一摔,“啪嗒~”断成两截。

    异种金属的焊接极为困难,不仅需要对金属材料有着非常深厚的了解,能因地制宜地拿出各种焊剂方案,还要掌握宗师般的焊接技术,才能焊接出强度合格的工业零件。

    掌握这种技术的人,无不是各大工厂相互争抢的宝贝。

    在粉末冶金中,异种金属的烧结同样是老大难。

    因为金属熔点的不同,需要在两种金属的粘合处,添加一层能够黏住两种材料的粘合剂。就这样,想要烧结出一件合格的产品,往往都要报废十几件产品。

    先天的不足,注定了无论是异种金属焊接,还是异种金属烧结,都只能是很小众很高深的加工技术。

    可是就在今天下午,日理工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用银和铜两种金属粉末,在不加入粘合剂的情况下,一次成功地烧结出堪称完美的异种金属圆环。

    偏偏这件产品,不是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

    那名学生为了证明这点,已经将他的作品,交给中云大学这边,用拉力测试仪检测过。

    “小林井教授,天色已经不早,我想贵校的学生一定饿了吧,今晚食堂特意为大家准备了片皮烤鸭,不如让学生们边吃边聊?”蔡晨宁教授无可奈何地打起了马虎眼,也变相承认中云大学的学生们,拿不出类似的粉末冶金技术。

    日理工大学派出的是一名研究生,那么按照约定成俗的规则,中云大学这边,只能派出研究生或大学生。

    蔡晨宁教授总不能自己亲自上场。

    “不饿不饿?!毙×志鹆送?,眼神中射出了两道得意光芒:“田中,你跟他们交流一下,异种金属的烧制技巧?!?br />
    那名手持金属环的学生,骄傲抬头,目光环视全?。骸安煌鹗糁?,物理性能差异很大。我使用的一次烧结技术,是基梯度接头原理。先将两种金属粉末逐一置于模具中并预加压力成型,随后采用电热炉烧结过程中,对控制温度的要求最为苛刻?!?br />
    “银的熔点961度,铜的熔点1083度。如何找到这两种金属熔点的平衡点诀窍,在两种材料粉末,施压的压力不同之上。因为材料之间的空隙密度,决定了融化速度?!?br />
    中云大学这边的学生们,一个个避开田中的目光。

    败了就败了吧,谁让技术不如人呢?

    好在这位田中学生,没有借机秀一波优越感,否则他们找个缝钻进去的心都有了。

    田中的人不错,不仅把技术要点讲出来了,还不打击人。

    是这帮学生太天真了,日理工大学远渡重洋而来,不打击人,那不是白来了?

    “只是……”

    “在操作中,我发现了几处问题?!?br />
    这位叫田中的学生,忽然话锋一转,语气变得骄傲起来:“你们的设备太落后了,在我们学校的实验室。压胚用的冲压机床,是山崎马扎克公司的多角度数控冲床?!?br />
    “你们这台设备,角度不可调也就算了,竟然连冲击系数也不可调?!?br />
    “我们学校,堆在仓库中的报废设备,也比你们这台先进?!?br />
    “还有这些金属粉末,我们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上田良二教授,就发明了超微金属纳米粒子制备技术?!碧镏心砹四硎种干喜辛舻慕鹗舴勰骸翱墒悄忝且谰赡谜庵执秩缑娣鄣亩饔??!?br />
    “最关键的电热烧结炉,它甚至连我们上个世纪的技术水平都不如。实验室就要有实验室的样子,用这种淘汰设备,如何能推动粉末冶金技术的进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