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月末最后一天,厚着脸皮求月票。今天4更,先放两章,后面的12点前码出来?!?br />
    …………

    这并不是一颗普通螺母。

    三天前,负责此次学术交流会的蔡晨宁教授,刚刚从机场把日理工大学的访问团请回来,饭还没吃,带队的小林井,就颇为隆重地,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儿,赠送了一颗装在精美木盒中的螺母。

    “请贵校配一颗螺丝,与螺母紧密连接在一起,代表两校之间的友谊?”

    螺母乍一看很平凡,但是小林井教授的话中,谁都能嗅出浓烈的的比试味道。

    本来嘛,学术交流,就是互相比试一下所掌握的技术,谁的技术高,自然也就能压谁一头。

    世界各国的高校之间交流,也有互相赠送礼物的习俗。

    双方互赠的礼物,都会摆在各自的学校展馆内,让新生们了解一下大学的历史,开阔国际视野。

    但通常礼物都是交流即将结束时候,才互相赠送。日理工大学访问团刚进入校园,当着全校师生过来欢迎他们时候,送出这样的礼物。

    用心和用意不要太明显。

    这种场合,在全校师生注目下,蔡晨宁教授不接不行。等到中午午宴的当口儿,蔡晨宁才有机会,偷偷把这颗螺母拿出来。

    日理工大学不可能赠送一颗普通螺母,既然他们敢当着全校师生面儿,郑重地将这颗螺母送出去。那么这颗螺母,一定有着让日理工大学最骄傲的地方。

    拿起螺母观看的一霎那,蔡晨宁教授彻底傻眼了,陷入难以自拔的震惊中。

    等午宴结束,校方带着日理工大学访问团,开始参观学校时候,机械工程系里的几位尖子生们,要来给螺母配螺丝时候,也跟着傻眼了……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叶青也对那颗难住了中云大学整整三天的螺母,充满了好奇。

    蔡晨宁说晚上要宴请叶总吃饭,顺便把那颗螺母也带上。

    晚宴定在学校附近,叶青看了下时间,离预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先往那边出发。

    一辆拉贡达,一辆奔驰G65。

    去母校附近吃饭,叶青感觉怎么也要把排场摆出来,保镖助理都要带上。

    二十分钟后,两辆拉风的车队,行驶到中云大学门口。早就接到通知的保安们,忙不迭把电动移门开到最大,邀请叶青进去。

    正好有几名人高马大,内里穿着篮球服,上身耷拉个外套,手里颠着篮球的学生往外走。

    看见车窗落下,坐在车内翘着二郎腿,胳膊搭在窗舷上的叶青,这几位学生眼珠子都驽直了。

    “我擦~这谁,前面G65,后面阿斯顿马???”

    叶青冲这几位被保安拦住,问他们有没有请假条的学弟们,轻轻微笑点头。

    这就是待遇差别??!

    想当初叶青也在学校上课时候,保安简直是他们这些学生的克星。现在毕业没多久,母校已经以他为荣,一有什么大场面,就想把叶青邀请来。

    离晚宴还有一会儿,叶青想先来看看日理工大学的访问团,顺便问问许小虎,晚上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吃饭。

    叶青这边同龄的亲戚本就不多,加上许小虎的性格很好,叶青自然要多帮衬帮衬他。

    将车停在教职工停车场,叶青让随行的三名怪兽在车内等着,自己先朝图书馆前面的林荫小道晃去。

    穿过这条小道,再拐个弯,就是机械工程系的核心大本营——机械电子工程楼。

    工程楼内,拥有众多与机械工程有关的实验室,叶青上大学那会儿,就有不少节课,是在那栋大楼里上的。来之前叶青特意问了蔡晨宁教授,日理工的队伍,这会儿正在这栋楼内,和机械工程系的尖子生,在进行一场和粉末冶金有关的学术交流。

    叶青走进这栋拥有二十年历史的工程楼,并不算久远的记忆,也跟着浮现在眼前。这里有熟悉的淡淡机油与汽油味道,耳边有各种机床开动的声音。

    似乎还有人群的喧闹声?

    叶青遁着声源,绕到走道尽头的粉末冶金实验室。结果发现粉末冶金实验室的门外面,乌压压站了不下于三十位学生。他们一个个表情愤怒加无助,在大声讨论着什么。

    “什么情况,那些日理工的学生呢?”叶青冲一位戴眼镜的学生发问。

    “你谁啊,哪个系的?”这位学生气哼哼地推了推鼻梁上眼镜,接着用手指着前面那道大门:“日理工的那些自大狂,都在实验室里呢?!?br />
    “你们在气什么?”叶青自我审视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不太像个学生。

    “气机械工程系这帮家伙不争气?!毖劬笛а溃骸耙豢怕菽?,三天配不出一个螺丝也就算了。现在别人用咱们学校的设备,和工程系那帮家伙比技术,他们……他们竟然应战都不敢?!?br />
    “我晕~有那么夸张,连应战都不敢?”

    “你自己进去看,我们这帮大一新生都快被气死了,早知当初就不把志愿填到中云大学?!毖劬笛涣呈噶说谋砬椋骸案芯醵忌蘅闪盗?,以后我要成绩挂科,肯定是怪今天,被机械工程系那帮家伙给气的?!?br />
    叶青安抚了几句这位躁动的学弟,随后推开实验室的金属门。

    这是一间占地极广,里面拥有非常齐全的粉末冶金设备房间。叶青一进门,就发现偌大的实验室内,泾渭分明地站了两拨人马。

    一拨脸上挂着孤傲笑容,一拨人眼神躲躲闪闪。

    叶青选择提前来到学校,是想参观一下日理工大学,所掌握的前沿工业技术。

    在机械工业领域里,各大实验室,和各大高校,往往掌握着许多暂时还无法大规模商业应用,可无论理念上,还是技术上,都远远甩开各大工厂的尖端技术。

    日理工大学所在的国家,在高精工业方面,堪称国际第一。甚至许多工业产品,一直垄断了核心技术几十年,把其余厂家打的落花流水。

    山崎马扎克、森精机、捷太科特,安琦重工……

    举个例子,全球超精密加工领域中,精度最高的母机,就自捷太科特的自由曲面加工机,让人感觉外星人地是,这种机床还是面向商业市场的量产机器。

    叶青虽然有怪兽工厂在手,但也不能盲目自大,感受一下日理工大学所掌握的技术,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