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叶总,咱们学校的老脸都被我丢光咯?!?br />
    曾经负责叶青大学生涯专业课的蔡晨宁教授,在电话里长吁短叹,语气中充满了懊恼与沮丧。

    “蔡老师~蔡教授,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沮丧?”站在通道外,叶青有些忍不住笑的问道。

    叶青还在上学那会儿,蔡晨宁只是副教授。叶青毕业没多久,他的副教授就评级成了正教授。今年才五十岁的他,按理说应该正是事业上升期,斗志与雄心都处于最佳状态的时候。

    在大学里讲课,研究课题,怎么能把学校的脸都丢光了?

    叶青搞不清楚,并且还打电话来给自己诉苦……

    “什么事,学校交流的事……”蔡晨宁足足叹了五秒的气,才开始讲述起这段让叶青有些云雾缭绕的吁叹起因。

    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有圈子就有交流。

    普通民众在网络论坛上交流,企业与企业互相交流。大学之间的交流更广阔,从文化到学习,再到学术上,与不同地区的学校交流,与不同国家的学校交流。

    通过交流,学生和导师们不仅可以开阔眼界,增长见闻?;鼓芰私獾讲煌抑?,在学术上的专业差距。

    中云大学每年都会向各大高校,发起众多的交流活动,其它大学也都一样。随后校方根据自身的水平,选择相对合适的高校,让双方学生和导师们互动了解一下。

    中云大学在全国高校排名能进前三十,也算是所一流高校。哪怕和华夏知名的顶级学府,偶尔也会举行一下交流活动。

    和国外一些高校交流,每一学期都会有一次。

    这在中云大学,是件非常隆重的事情。如果前来交流的高校队伍中,还存在着几名异国美女,那整个大学里的雄性都会沸腾。

    叶青记得他大四那年,白俄的国立大学受邀前来中云大学,进行为期一星期的友好交流会。

    整个队伍中,竟然有三分之二都是金发碧眼的窈窕美眉,就连带队导师都个顶个的美。

    用某些人的话来说,这哪是什么交流会,简直就是维密超模现场。那时候,学校附近的俄语词典价格差点翻了五倍,就连叶青都跟风买了一本。

    白俄这个国家,在国际上除了美女之外,其它没有任何存在感,自然和他们也没什么学术上可交流的地方。

    不过……

    今年情况有些不一样,因为今年和中云交流的国外大学,是日理工。

    日理工全称是日本九州理工大学,在工业与科技大学领域里,能排他们国家的大学前十。它的前身能追溯到1881年的九州工业讲习所,68年过后,改组成为九州立功大学并沿用至今。

    这所学??赡懿⒉蝗缭绲咎锎笱?,东京大学、京都大学,这几所在国际上都排名颇高的大学出名。但这所大学,在他们国家的工业发展史上,立下颇多的汗马功劳,那边许多著名工程师,都出自该校。

    无论从排名,还是技术实力上,日理工,都要远超中云大学。

    说来有些好笑,今年中云大学并没有主动邀请日理工,而是日理工主动发函过来,邀请的中云大学。

    能够和日理工这样的老牌国外大学搞交流,中云大学虽然有些怯场,但无论如何也要咬牙答应下来。

    三天前,日理工的大学访问团,乘坐飞机抵达中云。

    中云大学这边一过去接机,就从这帮学生老师身上,嗅到股不一样的味道。

    这点可以从他们的随行人员上,首先看出端倪。

    大学生访问团,一共来了十七个人,这其中竟然一个女的都没有……

    这十七个人高矮胖瘦占了个齐全,两国的审美高度一致,所以中云大学这边看过去,竟然没发现一位长相在及格线以上的队员。

    去年的白俄国立大学过来,两国学生是以异国文化风情为交流核心。

    那是因为白俄的国立大学,实在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学术方面技术来交流。和日理工就不一样了,两个学校之间举行地是学术交流。

    而且是机械工程方面的学术交流……

    对方派出这样一个团队阵容,明显是动了真格。

    因为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帅哥美女都很吃得开,很少有能苦下心去认真学习技术的。而那些没什么异性缘的人,往往会把精力投入到学习当中,期望以后出人头地,用另一面来博得异性的欢心。

    “叶总,您是没看到当天在机场,日理工的学生访问团,看向我们的眼神?!?br />
    蔡晨宁教授,在电话里大倒苦水:“那眼神里,一个个都带着孤傲的杀气,就差把举的牌子,换成了【日理工与中云大学,工业技术对决大会】了……”

    “这才三天,才三天,我们就败的一塌糊涂啊?!?br />
    “叶总,这次无论如何,您得想办法帮帮我们,帮帮母校?!?br />
    叶青收了笑声,作为曾经的中云大学一份子,叶青当然对中云大学有一定的荣誉感。虽说中云大学在只能勉强算是一流的高校,但这好歹也是叶青母校。

    看蔡晨宁教授这幅模样,多半是在日理工的访问团那边,吃了不少的亏。

    如果能帮得上忙,叶青自然要帮一帮。

    “能!”蔡晨宁教授一听叶青愿意帮忙,赶紧激动地要请叶青吃晚饭:“叶总您不知道,日理工一见面,就笑里藏刀地赠送了我们学校一件礼物?!?br />
    “这哪是礼物,简直是下马威,偏偏我们还真就被吓到了……”

    “什么礼物?”叶青也来了兴趣。

    “一颗螺母?!?br />
    蔡晨宁有些恐惧的说道:“他们送了我们一颗螺母,说希望我们能帮这颗螺母,配一颗螺丝?!?br />
    “螺母配螺丝,就像代表了我们两校之间的关系一样,虽然只是第一次接触,可双方会毫无间隙地亲密连接在一起?!?br />
    “我们……”

    “努力了三天,竟然配不出这颗螺丝……”

    “螺母配螺丝,代表双方关系。好肉麻,好冠冕堂皇的理由,根本让人无法拒绝?!?br />
    “但老师,你不要说的那么吓人好不好?!币肚喔芯醪坛磕诮彩鲆桓隹植拦适?,螺母和螺丝都是工业中最常见的零件。

    登录大淘宝搜索螺丝,什么样的螺丝配不到?

    因为结构原因,螺母必须是垂直的,才能被螺母拧入其中,

    日理工大学总不能做出个S型内径螺母吧?

    这种违反物理常识的东西,麻生理工也别想做出来。

    可是给垂直的螺母,配一颗螺丝有什么难度呢?

    难道说,日理工大学赠送了一颗需要在光学显微镜下,才能观察到的螺母?

    “不是,我先把这颗螺母的图片发给你?!辈坛磕室肚辔⑿藕攀嵌嗌?。

    一分钟后,叶青收到了蔡晨宁教授发来的图片。

    不是叶青想象中,需要借助显微镜才能观察到的螺母。图片中,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六角螺母。旁边摆着的三角尺,清晰表明了这颗螺丝的直径和高度。

    “这不是用来上五号螺丝的螺母么?”叶青有些纳闷,因为这样的螺母和螺丝,他工厂里有好几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