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午,蒙蒙细雨不知不觉又大了起来。

    和仲夏暴雨相比,这点雨量不算什么。只是深秋时节,大雨带来的寒气,却让人不停打哆嗦。

    好在叶青给自己准备了不少长衣,这会儿到也不觉寒冷。

    人防工程内,叶青和精巧大师一起,穿过长长的宽阔通道,走进一处通火通明,明显被现代化改装后的大型设备间内。

    这里老旧的钢铸防爆门,被改造成需要刷卡进入的自动防爆门。现在大门洞开,一道仿佛生化?;?,通往红后机房的科幻风走廊,出现在两人面前。

    再次刷卡进入玻璃门,两边吹起鼓风机一样的空气涡流。一道合成电子声,回荡在玻璃与金属构成的走廊内。

    当然不是警告,也没有高能激光扫过来。

    “验证通过,请将各位随身携带的电子产品,存放进电磁屏蔽收纳盒中,并更换无尘服?!?br />
    走廊两边弹出两个金属盒,开启一间挂满了不同尺寸的防静电无尘服更衣室玻璃门。

    放了手机与钥匙,到更衣室换合身的无尘服,叶青迈入这间比婴儿肌肤还要洁净的一万级无尘工作间内。

    这里是新规划出的产品研发部,今天上午,研发部订购的仪器刚刚到货物,叶青来这里参观一下。

    任何一家企业,想要保持长久的产品竞争力,就得源源不断地投入海量资金,对新技术新产品进行研发。

    有怪兽工厂在,新技术方面,叶青有任何企业都无法比拟的优势。不过新产品和便捷功能方面,还得靠自己搞定。

    为此叶青订购了一批极少有人舍得使用的尖端工业实验仪器,经过不算漫长的等待后,这批尖端工业实验仪器,正式落户于巨兽重工新建的无尘操作间中。

    一万级无尘工作间,指的是空气中每立方米,大于等于0.5微米的尘??帕?,不超过1万个。

    这听起来似乎数量很多,但是室外自然环境中,即使是空气清净的秀美草原,其每平方米中的微粒含量,也多到只能用重量来计算,用数量那是对统计学不负责责任。

    走进这里,叶青如同走进了一间白色的纯净世界。

    设备是纯白色,天花板也是纯白色,墙壁同样是纯白色,只有地坪,与员工身上的防尘服颜色不同。

    透射电子扫描显微镜、热机械分析仪、材料应力检测仪,同位素质谱仪……

    产品研发部的员工,一个个正在陪同仪器制造厂家派过来的技术员们,仔细学习仪器的调试和日常养护步骤。

    上一次招聘,以产品研发部,对文凭的要求最高。

    目前新加入这个部门的四十位员工中,光硕士学历就有二十多人,博士七人。他们其中有四分之一来自叶青的母校,剩余也是各大高校的尖子生。

    这些员工常年都跟在导师后头泡实验室打下手,动手能力强不说,对实验室的各种仪器非常熟络。

    这不,透射电子扫描显微镜刚刚调试好。一位中云大学毕业的硕士生,就自告奋勇钻进隔壁封闭式通风操作间里,进行试样打磨。

    不同显微镜的观察试样,有不同制作方式。

    投射电子扫描显微镜的试样,不学生们接触到的普通光学显微镜,需要在透光玻璃片上涂一层,它需要的是金属薄片状。

    这位硕士生之前跟在导师后头,研究贝氏体钢的工艺。

    贝氏体钢广泛用在航空、车辆、船舶,以及压力容器和高压管道的材料上,想要研究贝氏体钢,第一步就得先观察贝氏体钢的表征。

    表征就是俗称的放大结构,从它的外观,到晶体结构的放大,让肉眼可以观察到贝氏体的晶体纹路。

    叶青进去时候,这位员工正在通风操作间内,用橡皮擦沾上研磨液,在一块薄到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冲压金属薄片上,机械的来回擦拭。

    “老板~”这位员工停止擦拭,站起来有些拘谨地和叶青打招呼。

    因为暂时没物色到合适人选,产品研发部的经理暂时由叶青担任。之前叶青给他们开过一次会,所以这里的新员工都能认出叶青。

    “唐波,你……难道就打算靠橡皮擦,把试样擦到五百纳米厚?”叶青对这位母校出来的学长,同样有映像??吹秸飧?,眼睛都瞪大了。

    没错!

    电子扫描显微镜的试样厚度,只有几百纳米。

    这个厚度大概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的千分之一,只有那些往往只负责一道工序的特种机床,才能削切出来。

    “磨出个大概厚度,再用激光测厚仪随时检测?!碧撇幽油罚骸罢飧龇椒ㄊ俏沂Ω缃痰?,他说试样薄片用高精机床加工,金属相互磨损,很容易参入其它金属进去,影响观测效果?!?br />
    “用手工打磨,只要掌握正确方法,时间并不会比机床加工慢。并且制作出的试样,只有单一的贝氏体结构,非常利于观察?!?br />
    叶青对他起表扬的大拇指,示意他继续努力。

    手工打磨,确实可以慢慢将金属薄片磨到那种厚度。橡皮擦只在大块的金属薄片上研磨,最后在光学显微镜下,剪出合适的试样形状。

    有极为先进的激光测厚仪,来不停检测厚度,只要有耐心,理论上普通人也能磨出五百纳米厚度。即使磨破了也不要紧,试样只要3毫米长的小圆片,从哪里剪一块都行。

    当然这仅仅是理论,普通人别说五百纳米,五万纳米都要磨出狂躁症出来。

    看唐波磨地很开心样子,叶青意识到自己招到了人才,一位有着超凡耐心的人才。

    “老板,您这里的仪器太先进了,连原子探针都有?!碧撇ㄔ侥ピ狡鹁ⅲ骸罢饫锞拖窆ひ倒返囊恋樵?,中云大学里只有化学实验室能拿得出手,咱们工业狗想做个电扫描表征,还得看化学实验室的脸色?!?br />
    “就那十年前的淘汰产品,到老板您这里一比,山鸡与凤凰的差距。至于原子探针,我估计只有那些教授才见过?!?br />
    “那就好好干,任何设备仪器,只要能采购到,价格从来都不是问题?!?br />
    鼓励几句,叶青转身去别的地方参观。

    叶青刚走到那台同位素质谱仪面前,除尘通道那边,就走进来一位身穿无尘服,不停喊:“老板~老板”的人。

    来人是销售经理孔涛,看见叶青后,小跑过来:“老板,刚打您电话也打不通。中云大学的蔡晨宁打电话来,说想请您帮个忙?!?br />
    “他介绍是您大学老师,我就赶紧到这儿找您了?!?br />
    “嗯~他确实是我老师?!币肚嗟愕阃?,走到除尘通道那边取出电话,拨通蔡晨宁教授的电话。

    “老师,您找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