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请喝咖啡,两人自然连忙答应下来。

    他们以为叶青要露一手,结果叶青却打电话给宣传部经理杨百合,让她把云诗叫到自己办公室一趟。

    杨百合说云诗在对面的地下库房中核对订单,这就打电话让她过来。

    计可和吴粤翔坐了下来,一个掏出手机在看朋友圈,一个在手提电脑上敲敲打打。

    吴粤翔没事瞄了一眼,看样子他在给电脑里,那些光看名字就觉得头晕不行的乱七八糟软件升级更新。

    “对了计经理,我看不少国外大片,那些间谍去入侵某些守备森严的公司时。随随便便用个干扰器,往摄像头那边一贴,就能让摄像头的画面静止,或者一直回放。现实中,真的存在这种东西么?”

    吴粤翔也是无聊,向计可打听起那些看起来很高科技,说不准日后自己也能碰见的东西。

    现在办公地点主要在蓝天大厦,等日后搬进属于公司的巨兽工业大厦时,保安部就要负责起一整栋大楼的安保工作。

    这个任务,光想一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吴粤翔自然也要多多研究一下,像那些电子侦查产品,存不存在电影里那些安全隐患。

    “假的?!奔瓶蛇肿煨α?,双手不离键盘:“画面不动,或者画面回放,都必须有信号源持续输入视频信号。视频信号可不像老式的光盘碟片,丢了数据就卡画面。没有信号,画面就直接黑屏?!?br />
    “干扰器再厉害,也不可能发送无线视频信号,让根本没有无线接收器的摄像头去接收吧?”

    “干扰也只能干扰黑屏,只要发现有监控设备黑屏或者蓝屏,立刻派人查看就行?!?br />
    “那我就放心……”

    “等等~”

    在摆弄电脑的计可,忽然咦了一声:“谁动了我的电脑?”

    “你电脑还能有什么机密不成?”吴粤翔把头凑了过去。

    电脑屏幕上,正出现一款画面简洁的英文软件。懂一些英文的保安队长吴粤翔,勉强能认得几个单词。

    开始、硬盘、检测,更新……

    “有人在我的磁盘检测软件中,写了一条算法?!奔瓶扇肷竦目醋琶蠲姘逯?,那道晦涩难懂算法:“这是一款硬盘检测软件,可以自动检测硬盘的坏道,根据写入与读取速度,评估硬盘性能?!?br />
    “软件里有可以编写命令的窗口,可以让用户自己根据硬盘特性,编写合适的检测命令?!?br />
    “现在……”

    “这里面多了一条命令,但我敢肯定,我没有编写过任何命令?!?br />
    “我看你不是整天在编程序么?”吴粤翔不明就已:“还是……你意思,你的电脑被黑客入侵了?”

    “都不是?!奔瓶缮钌钗丝谄骸笆钦舛嗡惴?,太过……太过精妙?!?br />
    计可眯起眼睛,手指移动到方向键上,让光标从第一个字母开始,逐行随着他的目光跳跃。

    这道命令,整体看起来晦涩难懂,可一行行分析理解,慢慢揣摩里面的含义。就会发现,这道算法竟然像一柄锋利的刀,以最直接了当,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去将几种硬盘数据信息综合起来,进行计算。

    算法~是所有检测软件中最核心的东西。

    这道命中,竟然包含了一条,计可从未见过,但是在脑海中细细分析后,简直拍案叫绝的算法。

    越看越入神,连眉梢都挑动了起来,手指跟着颤抖。

    任何一门专业,都存在那种自己做不来,但却并不妨碍懂行的人,一眼能窥出其中不凡,并且惊为天人的东西。

    计可现在就对这道算法命令惊为天人,他觉得这些完全由字母符号组成的东西,简直比仙女还好看,喜难自禁。

    黑客不可能入侵他的电脑,因为这台笔记本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联网。

    再说哪有黑客摸进他的电脑,什么坏事都都不干,却留下一条对计可启发颇深,让他被醍醐灌顶似地绝妙算法?

    “到底是谁写了这道算法?”计可急的直抓头发,这台笔记本之前一直放在机房中,负责新服务器的调试,理论上人人都有动过他电脑的可能。

    “老板,我先走了,我得把这事儿搞清楚?!泵幌氤鐾沸?,计可急匆匆抱着电脑走了。

    吴粤翔不好意思一个人留下来,干脆也起身,说去琢磨琢磨,公司的安?;褂惺裁绰┒粗?。

    叶青点头同意,等到两人走了,叶青也忽然想起来,那天云诗好像也动过那台电脑。

    等云诗来了,问问她就是。

    不提云诗叶青差点忘了,怎么都过去十来分钟,她怎么还没到?

    事实上,云诗已经到了。

    只是她站在外面的办公大厅,有些不知所措……

    十分钟前,正在地下库房中帮忙的云诗,接到了一个让她非常惊诧的消息,总裁让她去办公室一趟。

    巨兽重工的总裁,云诗只听说非常年轻,但是没照过面。

    主要因为她被分派到了十层办公区,总裁办公室在九层,并且是最里面的位置。

    没照过面,就代表没有发生过交集。那为何总裁会点名,让她单独前往他的办公室?

    之前没有深入解巨兽重工,在网络上两人互发邮件,云诗压根就不觉得这家公司的总裁有多与众不同。

    和他聊天,云诗反而觉得对方很搞笑,竟然会被一伙黑客弄的焦头烂额,不得不求助自己。

    然而当她真正加入巨兽重工,经过短暂的了解之后,才发现巨兽重工有多么的不同凡响。

    偶像剧那些开酒店,又开餐饮连锁,又什么上市公司的男主角,和巨兽重工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巨兽重工的不凡,体现在无与伦比的工业能力上。

    偶像剧里,敢演那些政府官员,来巴结男主角的公司?

    敢演那些不是某某市最大规模,就是某某省名列前茅的实业集团,一个个来巴结男主角公司?

    换过来,去巴结他们还差不多。

    可在巨兽重工这里呢?

    云诗在宣传部,而宣传部负责公司宣传联络,和客服这块。每天干的最多地事情,就是对那些一个个打电话,发邮件,找上门的公司,温柔客气的送上三个字。

    ——很抱歉!

    很抱歉,我们公司暂时没有这样的想法。

    很抱歉,我们公司无法与贵方合作。

    很抱歉,我们公司不需要这种技术。

    很抱歉,我们公司资金充足。

    很抱歉……

    那些被温柔拒绝的公司,都是什么公司?

    都是那种比偶像剧男主角他爹,掌管的还要牛地公司。

    他们开出无数条,在云诗这个外行人看来,都觉得很傻很亏本的条款,最终却换来一句很抱歉。

    现在,这位拒绝了无数知名公司合作的总裁,让她单独去办公室一趟。

    云诗内心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无法鼓起勇气,对他送上一句说过很多次的“很抱歉!”

    七分惶恐,三分好奇。

    好奇在邮件中和自己聊过天的总裁,到底是什么样子,好奇为何总裁会叫她去办公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