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绕到面包车一侧,就会发现这辆面包车并未悬挂牌照。

    那辆悬挂临时牌照的辆黑色越野车,虽然表面看起来还算新,可若观察前后金属防撞栏,就会发现表面银白镀层,稍稍有剥落和风化的痕迹。

    金属物件暴露在自然环境中,时间一长难免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临牌最多只能挂一个月,这说明它的临牌是假的。

    一共八人,其中就有严飞鑫和他的同伙。

    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严飞鑫开始只打算找这辆价格超过八百万的顶级豪车麻烦,让巨兽重工损失一笔比他还多的钞票。

    计划了几天,严飞鑫终于计划出一个自认为妥当的方案。

    他花了六千块,从一家汽车报废厂购买了一辆品相还算过的去,但是环评没通过的的黄标面包车。

    这辆汽车已经被销户报废,并且车上的所有编号信息,都被严飞鑫请一家专门改车的修理厂,给打磨干净。

    挂了个几百块买来地假牌,严飞鑫趁着凌晨,悄悄将面包车开到了中云环海大道。

    一路严飞鑫都是根据导航走的乡村公路,这样可以避免被监控查到最终落脚点。严飞鑫到也没太大胆子干什么大事,就打算等这辆拉贡达返回工厂时候,他和同伙开着面包车,狠狠蹭一下就跑。

    碳纤维汽车外壳,蹭一下就等于外壳报废。

    之后严飞鑫都计划好了,直接把车朝大海里一开,来个一了百了。反正总共花费才不到一万,丢了不心疼。

    但是拉贡达需要更换碳纤维外壳,那就要花老鼻子钱了。

    蹭的厉害一些,把轮毂后视镜这些刮花了,起步要一百万以上的维修费。

    严飞鑫认为这个计划非常完美,同时他也没有胆量去怎么样巨兽重工的总裁,正打算对那辆拉贡达动手时候,起了变数。

    他公司里几十台小型服务器级别的电脑,被人入侵了。

    要不是对方对里面一份资料感兴趣,并且将这份资料拷贝出来,发给严飞鑫的邮箱中。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公司里的这些电脑主机,会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入侵。

    这份资料,不是别的,正是严飞鑫这几天用来策划这次报复行动的详细方案。

    从驾车路线,到弃车计划的安排,再到巨兽重工公司与工厂之间的路线,和那辆拉贡达信息,严飞鑫全用图文并茂的方式给记录了下来。

    原本以为自己要去拘留所里,蹲十五天的严飞鑫。骇然发现对方竟然提出了一个更大胆更详细的计划,并且威胁如果不照做,这份资料就会出现在巨兽重工的官方邮箱中。

    严飞鑫没有太多退缩的余地,也不打算退缩,所以他现在出现在了这里。

    不知为何,严飞鑫一直对“碳纤维”这三个字情有独钟。

    或许是碳纤维外壳听起来特别脆的缘故,严飞鑫总觉得狠狠用锤子砸一下,会特别特别爽。

    今天让终于能够如愿,严飞鑫眼瞅着没有砸开玻璃,就立刻扬起手中的撬棍,用力砸向拉贡达的车头外壳。

    银灰色,仿佛钻石一样光洁的超级豪车,用撬棍砸下去的感觉,严飞鑫觉得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他此刻的超爽心情。

    “哐~”

    震耳的金属响声从撬棍的尽头传来,严飞鑫爽感没体验到。倒是有股强烈的反震力,让他感觉自己不是砸在了碳纤维外壳上,而是砸在了一头合金巨兽的脑门。

    撬棍剧烈震动,严飞鑫的手掌跟挨了十万伏特高压电一样,顿时知觉全无。

    两秒后,麻木的手掌迅速变得异?;鹄?,似乎被淋了一层热油。

    撬棍不知飞到了哪里去,严飞鑫捂着手,发出鬼嚎地当口,也看见了他的撬棍落下位置。

    那个少女酒窝般的浅浅凹痕,中了一种叫时光倒流的神奇秘法。

    浅浅凹痕,“?!钡匾簧指丛?,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

    另外七人的遭遇如出一辙,无论是锤子,还是扳手。也无论他们砸到拉贡达的哪一个部位,得到的反馈都不是他们脑海中,那种易碎的碳纤维外壳该有地反应。

    一锤子砸上去,就像砸在了自己的手掌上一样。锤子直接被震飞,震动带来的剧烈疼痛,让他们一个个捂着手掌鬼嚎。

    这到底是什么外壳?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强烈疑问,为什么这台超级豪车的外壳,一锤子下去只有浅浅的凹痕,而不是像鸡蛋壳一样应声而裂?

    为什么会有这种巨大的反震力道?

    “难道是埃德曼合金?”一名帽子掉了都不知道的家伙,用活见鬼的眼神,盯着静静停在那里,拥有银白色炫丽外壳的拉贡达。

    “砰~”

    回答他们,是拉贡达后排车门,被人从里朝外推开的声音。

    一位面容冷酷,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下了车。

    他并不强壮,也只是静静的下车。

    嚎叫戛然而止,在雨中被淋了个透心凉的八人,难以置信的看住了这位冷酷男子。

    “妈的,竟然还敢下车?”严飞鑫心头的鬼火都快冲破了天灵盖,这辆拉贡达砸不动,这车上的人总能砸动了吧。

    忍着疼痛,严飞鑫用另一只手从地上抄起个扳手,指着这位冷酷男子,狠狠道:“你是吃了豹子……”

    金属专家抬起的眼神,让严飞鑫的身形陡然呆滞,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那是一双凛冽如刀,充满了杀气的眼神。

    严飞鑫与这种眼神接触的一刹,就像瞬间置身于极寒的冰雪世界。

    “不要留情,也不要放跑一个?!?br />
    沙沙的雨幕中,一道平和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从开着的车门内传来。

    伴随话音,一只粗壮到让人压根打颤地大腿,从车门处迈了出去。

    严飞鑫手上的扳手,在那道身影,还没完全从车内走出的时候,就已经跌落在地。

    告饶的话,还没酝酿完毕,那位冷酷的男子,就化成一道难以捕捉的影子朝他冲来。

    严飞鑫觉得自己地面部一下子人间蒸发了,眼睛也跟着一黑,身体似乎变成了飞翔的鸟儿,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当他后背好像重重摔在了路边,剧痛跟着重新回归身体时候,他的听觉,已经被一阵同伙杀猪样的叫声填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