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杯咖啡等的时间有些长,大约又过了十分钟这样,才被云诗端了过来。

    不是一杯,而是一壶。

    很有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陶瓷咖啡壶,叶青记得这壶好像是公司采购,放在休息区,给员工们玩情调用的东西。

    还有手工磨豆机,法压壶,和种类繁多的咖啡豆。

    “仓库区只有咖啡机冲出的速溶咖啡,这是我用公司的磨豆机,现磨出的咖啡,再拿到仓库区煮的?!痹剖哺约鹤急噶烁龃杀?,她用手碰了一下咖啡壶:“咖啡的温度刚好,你尝尝看?!?br />
    人家专门跑公司去现磨咖啡豆,即使叶青是她老板,也要很真诚的说一声谢谢。

    只是说实在,叶青不太喜欢喝现磨咖啡。

    说不懂情调也好,没有品味也好。反正叶青喝过几次现磨咖啡,包括一次正宗的蓝山咖啡。都觉得不是略微有些涩,就是略微有些酸。

    香味也有,不过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夸张,也压根体验不到来自牙买加高山上的自然芬芳。

    似乎速溶咖啡味道更好一些,不过有的喝就行,叶青不会太挑。

    接过瓷杯,叶青再次说了声谢谢,随后轻轻抿了一口。

    嗯……

    温度恰到好处的浓郁咖啡刚刚入口,叶青就硬生生止住了往常喝茶或是咖啡,一口闷的习惯。

    略带了点点苦,但是这种苦的味道,不像以往那种会给人皱眉的感觉。

    不用太用心去品味,叶青就能感觉到舌尖充满了独特的香醇,和淡淡苦而不涩味道。

    苦味恰到好处,香醇也恰到好处,不浓不淡。

    回味悠长。

    这么形容或许有些矫情,但这杯咖啡,确实是叶青喝过最和口味的咖啡,似乎就像针对自己的味蕾,去精心烘培调配一般。

    继续抿了一口,叶青感觉简直完美。之前他认为味道不错的速溶咖啡,和这一比,貌似成了十年茅台和散酒的差别。

    可是公司里根本没有那些驰名的咖啡豆品种,最好的也不过法国的拉瓦萨,和苏门答腊岛的一种小牌子。

    这只能说明云诗不仅连的一手好数据线,还会煮的一手好咖啡。

    “是不是味道很不错?”云诗期待的看住叶青,眼神中闪烁着等你表扬的神彩。

    “很棒,比速溶咖啡好喝多了?!?br />
    然后叶青还想喝第二杯,云诗直接把壶给端跑了,说叶青不识货,不如给和她一起来的几位新同事们品尝。

    叶青苦笑两声,去找计可,让他等这帮老外把能装的软件都给装上,再带他们来办公室找谈。

    一直等到了下午五点,计可才领着一脸紧张的卡斯沃尔,走进叶青办公室。

    服务器架构白送,后续的升级维护白送。

    卡斯沃尔就差把软件的源代码给贡献出来,叶青要按合同给钱,结果卡斯沃尔说什么公司有规定,谁能获得服务器温度检测第一名,谁就能享受免费的架构和维护。

    既然巨兽重工获得了第一名,那这个钱就不能要。

    一家在全球都有知名度的服务器架构公司,自然不可能学那些超市一样搞活动搞促销。

    卡斯沃尔都求宰到这份上,叶青也不好拒绝。

    一套巨兽重工这种规格的系统,三千万,每个月只有五套限额。如果想额外订购,就要加价百分之二十,并且同样不能超过每月五套。

    当然这套系统,他们拥有华夏区域以外的独家销售权。

    限量供应是因为叶青并不打算将生产重心,放在服务器冷却系统上。

    巨兽重工能生产出的金属产品非常多,但总得有个发展重心,和利益最大化。目前机器人和电离净化器,才是最赚钱的产品。

    卡斯沃尔打了两通越洋电话后,苦着脸告诉叶青他们先订五套,把他们公司服务器机房的冷却系统全换了再说。

    签合同有公司法务部负责,叶青送走卡斯沃尔,转身看了看窗外飘零的大雨,感慨道:“再牛上天的软件,也要依托硬件载体运行?!?br />
    “嗯……”

    “似乎开始有些回味云诗煮的咖啡?!?br />
    离开公司之前,叶青让采购部去市场采购一套高档的煮咖啡工具,并且知名的那几个咖啡豆品牌,也要采购回来放在他办公室中。

    明天就能再次喝到云诗煮的咖啡,叶青转着车钥匙,心情愉快的乘坐电梯前往地下停车场。

    来的时候,叶青还有些感慨似乎每次下雨,都没什么好事儿。

    不过这次似乎不错,巨兽重工随便制造出来的冷却散热系统,都能让那帮老外瞪出眼珠子。

    银灰色拉贡达冲出雨幕,叶青打开天窗遮阳板,一边欣赏雨滴在玻璃上溅落的诗意感觉,一边聆听悠扬的音乐。

    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悄悄从街角拐弯,和叶青的座驾保持两百米的距离。

    飘零的大雨遮挡住了后视镜视野,让叶青根本看不见后面太远的距离。

    事实上哪怕在晴天,叶青也不会把视野在集中在后方。

    这辆黑色越野车悬挂临时牌照,和中午跟在环海大道位置的那辆车一模一样。

    “出来了?!焙谏揭俺瞪系乃净νㄒ桓龊怕?,小声在蓝牙耳机里说道:“我们先跟进,确认他是否返回那座工厂?!?br />
    “你们那里先做好准备?!?br />
    “明白,家伙我都准备好了?!倍诖从行┼性拥纳簦骸暗缆非昂蠹赴倜孜叶脊鄄旃?,没有监控。来往车辆也少的很,刚刚甚至有五分钟都没一辆车过去?!?br />
    “OK,一切按照原计划办?!?br />
    通话结束,正好前面的绿灯也跟着亮起,拉贡达微微响起加速咆哮声,黑色越野车同时加速。

    过了两个街区,拉贡达右转进入林荫大道。

    林荫大道的尽头就是环海大道,看见拉贡达拐弯,黑色越野车上的司机,微微翘起一个得意的嘴角。

    电话被再次拨通,这位司机有些压抑不住兴奋道:“这场雨,真是天助我也?!?br />
    “那辆拉贡达要回工厂,你们那里可以准备了,保持通话,我随时汇报他的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