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抱歉让大家久等,本来想两章,然后一口气码了三章,所以没能早上更新出来,现在一口气全发。)

    ………………

    卡斯沃尔享用午餐和咖啡后,第一件事情就让员工们,将保险库房中的数据中心移到外面。

    云诗和几位新员工,也被留下来帮忙。

    “要不把巨力苦工叫过来,他们敢不把数据库装在保险库中,就把他们装进去?”精巧大师走到了叶青面前,用跃跃欲试的目光,打量那帮趾高气昂的工程师。

    “技术落后,就要忍受这些?!币肚啻盗丝谄?,感慨道:“事实上你没见过更刁难的,从10年之后,这种情况好多了?!?br />
    “就这样吧,相比起机械领域,软件领域的更新换代实在太快了?!?br />
    “一个月更新两次都算是慢的,我们还指着这帮老外后面负责系统更新?!?br />
    网络部员工,和云诗几人在转移保险库中的数据中心,这是件非??菰锏氖虑?。

    并不是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每台储存阵列后面,都有让人眼花缭乱的数据线和电源线,这些全都要按照要求重新对接好。

    对于懂的来说,这或许并不难。

    就像电脑主机后面,眼花缭乱的连接线,其实很容易根据接头的尺寸不同,而判断出用途。

    但是对于不懂的人来说,这些眼花缭乱的接线,简直比天书还难懂。

    云诗搬了两趟,就有种抗麻袋上五楼的错觉。

    所以云诗干脆站在那儿假模假样的研究一下数据线,然后一个人在那儿安装线路。

    别说装线路,就算自己架构新的储存阵列,云诗都信手拈来。

    计可看见云诗一个人在那儿安装线,吓的赶紧想跑过去想叫她停下。这可不是家里装电脑,线路连接错误,整个储存阵列启动时候,就有可能出现系统崩溃,甚至是硬件损坏的严重情况。

    有面试当初,计可问她专业知识掌握如何,她回答:“P的一手好图算不算?”这句话,计可当然担心。

    “喂~云诗,这线路你别……”

    “怎么了?”云诗很无辜的抬头。

    “没…没……”走到跟前,计可有些愣住了。短短两分钟内,云诗竟然已经连接好了五台储存阵列的线路,而且全对。

    “连的很好,继续加油?!奔瓶捎行┺限蔚拿亲?,继续去搬东西了。

    嗯……

    复旦毕业的电子计算机专业小天才,专业再不喜欢,连接一下线路还是没问题的。

    计可觉得这样的解释还算合理。

    卡斯沃尔和他的团队,正悠哉地坐在控制台前,用随身携带的笔记电脑,给服务器安装必要的系统。

    叶青晃到了云诗面前,同样有些意外的打量住,这位正在认真忙碌的年轻女孩。

    云诗的简历叶青看过,她是公司年龄最小的一位员工。同时一头银灰色长发非常抢眼,叶青想不注意都不行。

    原本叶青打算让经理杨百合通知她,把头发的颜色给染回来。不过他并不是思想封建的老板,几位经理对云诗业务能力与处事风格的肯定,让叶青知道了云诗是个好女孩,她纯粹是为了追求美丽。

    叶青悄悄站到了云诗后面,忙碌的她并没有发现。

    “啪嗒~啪嗒~啪嗒~”

    很有节奏的线路卡扣结合声,让叶青有种看老工人拧螺丝的熟练感觉。她完全是凭着感觉,一根根凌乱到叶青都要眼花的线路,到她手里三下两下就被理出了头绪,再轻松的按入它该去的地方。

    “哟~原来你不仅P的一手好图,还连的一手好数据线?!?br />
    云诗好奇的回头,叶青的出现同样让她有些意外。

    怎么其他人都在忙碌,单单他却可以悠闲的四处乱逛?

    她没看过叶青的照片,在公司内,她的部门也不会谈论总裁如何如何,而是谈论她们的部门主管,和主管上面的经理。

    总裁对于她们来说太过遥远与空洞,即使有见过总裁的人夸他如何如何年轻,如何如何英俊,那也仅限于于此。

    之前云诗和叶青联系,叶青发过一张图片给她。

    很可惜图片中,只有让她觉得很金刚的两名巨力苦工,和一辆奔驰G65。

    叶青认为对方是位极具正义感的男人,总不会发自己照片过去吧。

    “我们又见面了?!痹剖运愕阃?,P的一手好图这句话许多人都知道,云诗到也不意外。

    一边说话,一边凭感觉连线路,云诗面带微笑:“原来在大学里,学过一些硬件知识。上次还没问你哪个部门,我现在在宣传部?!?br />
    “你不认识我?”叶青脸上的反应,让云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认识啊,你叫叶青,和我在一个公司?!?br />
    “怎么样,我头发没变,还能进公司你是不是很意外?”

    不说这个了……”叶青心情不太好。

    “对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你们的表情都很难看,害得我们好紧张?!?br />
    叶青摸摸鼻子,开始讲解之前发生的事情。

    云诗一边听,一边随手拿起旁边的笔记本电脑,连线进入储存阵列,对硬盘进行检测。

    储存阵列必须使用同一型号硬盘,这是常识,就像决定木桶能装多少水,永远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片高度一样。

    磁盘阵列整体读写性能,同样受限于最慢的磁盘。

    所有硬盘中,最慢的那几个,必须挑出来。

    已经连接好一组阵列的云诗,纯粹是下意识,就像烧菜必须放盐一样,看见旁边有笔记本电脑,就习惯性连入阵列中进行检查。

    电脑内小工具不少,云诗调出所有硬盘状态,直接输入一串算法命令,让软件根据她的要求,自动进行检测。

    就像机械加工行业中,存在许多只有大师才掌握的绝招一样。电子计算机行业,同样有一些普通工程师听都没听过的窍门。

    这款硬盘检测软件里,有一个命令输入框,留用户自己编写命令,去接管硬盘的运行。

    这完全是她自己总结出的算法技巧,然而硬盘已经按照她的要求进行自检,云诗才猛然察觉到了不对。

    她好像暴露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