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工作汇报,是公司成立以来最长的一次。

    还有法务部、采购部、宣传部、人事部,财务部这些,全部有相应的扩充计划。

    叶青仔细听取报告,再根据自己的设想来审核这些计划书。

    会议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会议结束,几位经理们就匆忙离开,他们有一身事要忙。

    叶青要去对面工地看看,巨兽工业大厦的地下建筑已经全部浇筑完成。现在整整有四层的庞大面积可用,人防工程因为无需装修,天然拥有众多房间间隔,暂时被设为产品研发部,和产品外包发货办公地点。

    负四层位于地底,内部空间恒温恒湿,并且属于新建建筑,各项水电设置配套非常齐全,适合新建服务器集群。

    如果不是办公环境太差,现在光是大厦的地底面积,就已经够全体员工入驻,一人一个大房间打羽毛球都行。

    工地就在蓝天大厦对面,叶青到了一楼选择步行过去。

    这里是繁华的商业区,路上行人来来往往很多。叶青刚刚下了大厦的阶梯,迎面就有四名年轻人一边自顾自说话,一边朝大厦走来。

    这四位年轻人都穿了一身黑色西装,走路螃蟹一样横趟,脸上挂着谁都欠了他们五百万的表情。

    年轻人就要阳光朝气一些,他们这样自然没有任何人喜欢,叶青也扭过头,不去看他们。

    “喂~问下巨兽重工在几楼?”叶青和他们擦肩而过时,中间那位像领头的家伙说话了。

    “你没学过思想品德课,不知道问别人之前要用请字么?”这四位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比叶青矮了一些,所以叶青用的是俯视目光。

    领头那位费了好大劲儿,才把粗话重新憋回口中:“我看你是从大厦里面出来的,肯定知道在哪一层?!?br />
    “九层?!币肚嗌焓峙牧伺恼饧一锏募绨?,语气严肃说道:“记得下次和别人说话,语气放温和一点?!?br />
    愤怒归愤怒,这几人憋了半天,还是没鼓起对叶青动粗的勇气。

    一方面迫于叶青的气场,另一方面这里是市中心。

    或许觉得吃了不大不小的瘪,几人上了台阶时,任兀自频频回头打量叶青。

    叶青打了个电话回公司,让保安们招呼一下那四位穿黑西装的青年。

    公司目前一共有五十名保安,这里面至少有一半都是退伍军人,还有几人更是服役超过五年的野战军退伍。

    这几位青年不管怀揣什么目的,都会被等候在电梯口的保安们好好招待一番。

    这几位不是别人,正是急速蚂蚁网络公司的严飞鑫一伙人。

    巨兽重工扩大产能的举动,让他们把这几年赚的钱全砸进去了不说,还倒欠了几十万的负债。

    严飞鑫气的差点一头栽倒爬不起来,几位同伙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他们都投了钱进来。

    第一次被取消订单,严飞鑫本来打算忍气吞声,毕竟巨兽重工是个非常庞大的公司,他们这些小鱼小虾惹不起。

    并且被取消订单那次,他们并没有损失一分钱的本钱。这次不同,损失大到让他们想跳楼。

    严飞鑫和几位同伙辗转反侧一夜,到了早上一合计,觉得既然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还不如来巨兽重工这边碰碰运气。

    巨兽重工家大业大不假,可它只是一家民办企业,又不是生人勿进的军事基地。严飞鑫谋划半天,然后从两江市开车带着他们来这边逛一圈,看能不能瞎猫碰碰死耗子。

    如果他临时想到的计划可以成功,可以让巨兽重工也伤了痛了。

    毫无疑问,他们几人将牢牢抓住机会,来狠狠打击一下巨兽重工。

    这两天他们肺都要气炸了,尤其是到了蓝天大厦,还看到巨兽重工还在黄金地段买下了偌大一块地皮,雄心勃勃的要建摩天大厦。

    这一对比,严飞鑫怒火更胜,自然说话态度就跟吃了枪药一样,对谁都怒气冲冲。

    刚碰到的那位年轻人,要不是刚刚莫名其妙的被他气场给震慑住,或者搁两江市他们的地头,严飞鑫非揍这家伙几拳。

    “待会儿见机行事,有工作人员问起你们细节来,你们就尽量少说话,我来说?!钡缣萆闲兄?,严飞鑫对身边人交代道:“这趟主要先观察情况,他们不是在到处扩大产品的产能么?”

    “我们就装是外地的电子工厂业务员,先谈谈看,能随便谈个什么合作更好,谈不下来我们回去慢慢计划,反正做假资料是我们的擅长?!?br />
    “可……可我们不太像正经公司员工吧?”有位同伙估计第一次穿西装,有些别扭的抻了抻脖子里的领带:“如果让刚在楼下碰到的那个家伙去帮我们谈合作,保证巨兽重工的工作人员深信不疑?!?br />
    严飞鑫内心同样羡慕刚刚那位年轻人的作派,不过嘴上却哼了一声。

    这次前来,严飞鑫准备了几份假资料,把他们几人包装了外地电子厂的业务员。打的是以低价格出售电子零件,或者帮忙代工的想法。

    瞎猫碰死耗子,不成严飞鑫再想别的办法。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九层。

    严飞鑫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自己愤怒的表情隐藏起来。

    电梯门缓缓打开,严飞鑫正要卖出脚,脸上的表情忽然凝滞住了。

    电梯外,乌压压一群身穿藏青色制服,手持电警棍的保安,正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他们。

    这哪是保安,简直就是换了服装的升旗仪仗队。

    严飞鑫一眼扫过去,电梯外这群保安,个头最低也有一米八身高,要么虎背熊腰,要么身形精瘦,但目光与之对碰时候,感觉就像与一头豹子在对视。

    什么愤怒,什么找茬,通通被吓到了爪哇国。

    “对……对不起,我们……我们要到十三楼?!毖戏肾卫浜箍衩?,结结巴巴的伸手去按电梯门关闭按钮。

    电梯门缓缓闭合,就在严飞鑫以为可以到达光明彼岸十三楼时候,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扒在了电梯门上。

    电梯门再次朝两边弹开了,重新露出严飞鑫他们一片煞白的脸庞。

    “既然来了就是缘分,何必着急走呢?”身高一米八五,曾在某个王牌野战军,服役超过五年的保安队长吴粤翔,笑呵呵走进电梯:“走走走,我请几位去保安室里喝喝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