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有一个傻逼,一口气卖了三台电离净化器给我?!?br />
    严飞鑫咯噔一下。

    “三万五一台,这个傻逼卖了三台?!?br />
    严飞鑫的心脏咯噔更厉害了。

    “我靠什么情况?”

    另外一位同伙竟然也回复了:“这种好事你从哪儿找到的,刚刚我才收了两台,一台五万,一台三万八?!?br />
    “哈哈~你们都请把耳朵洗干净,听听我的?!庇钟幸蝗松舷?,说话时候带了一排狂笑的表情。

    “老大,原本我都睡觉了。结果有位认识的同行打电话来,他说他手里有十台电离净化器,因为本钱少没办法继续周转下去,要四万一台全部处理给我?!?br />
    “我全吃下来了,就这一转手能赚二十多万,老大我叼不叼!”

    “那我们这次岂不发财了……”

    “等等~”

    庆祝的话语刚说到一半,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不对劲:“刚刚半小时,我们收到的电离净化器,比开张到现在还多。而且价格跳水跳的那么厉害,情况似乎有些……”

    看着同伙们的后知后觉,严飞鑫咕咚一声瘫坐在地上,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电离净化器的价格出现严重崩塌。

    可崩塌的原因是什么?

    他竟然一点点消息都没有,严飞鑫敢保证在半小时前,电离净化器的价格一切都还井然有序。

    搁在桌子上的手机陡然响起,连响了快十声,严飞鑫才双目无神的抓过手机。

    看见号码,他的双眼陡然恢复精神。

    电话是他早年在外地,曾经合伙过的一位同行带来的。这位同行当年很照顾他,并且做的规模比他大多了,手底下光员工就有二十多名。

    他那里一定有内幕消息。

    严飞鑫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接通电话。

    “喂~严老弟呀?!?br />
    “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老哥我这边出了点状况,急需要大笔资金。老弟你那边能否支援一些,当然我也不能亏待你。我这边有三十台电离净化器,四万五一台抵给你,转手你就能挣几十万?!?br />
    “喂喂~严老弟,你怎么不说话?实在不行四万一台也可以商量的嘛?!?br />
    半小时后,巨兽重工发布了一条最新公告。

    亲爱的用户们,让您久等了。

    经过公司紧急扩充产能,电离净化器的所有预定订单,将在三天内全部生产完成。六点之前,未来一个月内的订单会当天发货。

    这条公告,让严飞鑫跌入自己亲手编织的地狱,再也无法爬出。

    他用来忽悠卖家的谎言竟然成真!

    有人哭自然有人笑。

    泡在龙溪滩工厂内的叶青在笑,巨兽重工内的全体员工在笑。

    一台电离净化器售价八千,现在已经可以日产十万,用不了几天就可以达到日产二十万的数字。

    十万台可以每天收入八亿,二十万是十六亿。

    还有两款机器人的收入,探索者和守护者两款销量稳定上升,每天也能带来三亿的收入。

    这两天叶青没去公司,一直通过视频会议来处理公司事物。

    现在电离净化器的产能问题基本解决,叶青也可以适当放松放松,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怪兽工厂第五阶段。

    怪兽工厂排名已经上升到了第十七名,其中全动组装平台得分最多,一台几乎抵得上十五台加工中心的工业指数。

    唯一缺陷就是制造起来颇消时间,而购买加工中心和原材料,只支付金钱就可以。

    并且足够多的加工中心,可以大大提高两款机器人的生产效率。

    几乎整个江南省的加工中心现货,都被叶青买光,搁现在正是巨兽重工需要大力扩充产能的时候,巨兽重工就算购买再多加工中心,也不用担心惹人怀疑。

    待到清早,阳光极不情愿地爬出地平线,驱散笼罩在大地的如烟雾气时,叶青驱车前往公司。

    公司这两天在忙着扩招员工,对办公区重新规划,里面都快乱成了一锅粥。叶青即使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经过两天安顿,公司才稍稍恢复些秩序。

    这次人员扩招,叶青还下达成立产品研发部的命令。

    楼上那家即将倒闭的贸易公司已经被租了下来,对面的人防工程里也有足够空间,给这些新部门腾出位置。

    产品研发部门,主要根据用户反馈的使用情况,去对产品的便捷功能进行加强。就像手机的密码解锁升级到指纹解锁,并不太复杂的技术改动,就能让用户们可以非常方便的守护自己**。

    来到蓝天大厦的楼下,叶青终于可以体会一把久违的清静。

    因为已经没什么人围绕在大厦门口,朝大厦里走的人也是一些看着眼熟的面孔。

    电梯上行,从负一到一层时候电梯门开了,走进一位银灰色秀发的年轻女孩。

    “嗨~我们又见面了?!被涣艘簧碇耙底暗脑剖?,有些惊讶的和叶青打个招呼。

    自己顺利应聘进巨兽重工是云诗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她想让那位小哥哥惊讶一番时,在公司里转了两天也没转到他的身影。

    公司这两天陆陆续续招了几百人,她又被分到了楼上的新办公区,没看见叶青身影,云诗并不觉得奇怪,毕竟人太多了。

    “你好,先恭喜你成功通过面试,成为公司的一员?!币肚辔⑿ψ诺阃分乱?。

    “你不奇怪?”没有意料中的惊讶,这让云诗的心里有些小挫败感觉,她主动问道:“你看我的头发没有染回来,巨兽重工也没有拒绝我?!?br />
    “所以年轻人呀,你的思想有些保守哦。我都在公司看到了好几位同事染发,只是她们染的颜色偏淡,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而已?!?br />
    “我思想保守?”叶青反问。

    “对呀,非常保守?!?br />
    “我叫云诗?!痹剖斐鲎约旱挠沂?。

    “我见叶青?!币肚嗫人粤缴?,看来这位新来的姑娘,并没听过自己名号:“握手就不必了吧,电梯都有监控,让保安看见不太好?!?br />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保守?!痹剖醯眉群猛嬗趾眯?,这位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太多的同僚,简直比老学究保守。电梯里明明没人,他却连握手都不敢

    也是~

    像自己这种优秀的女孩,普通男生和自己说几句话都会脸红,他能神色如常的和自己聊天,已经很镇定,如果真握了手,他会紧张到脸红吧。

    云诗美滋滋心想。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九楼,看云诗没有一起走的意思,叶青笑道:“加油工作?!?br />
    云诗挥挥手,她要去楼上的新办公区。

    电梯门闭合,云诗轻笑道:“好土的告别词?!?br />
    “叶总早上好?!痹惫っ强醇肚嗬阶呃?,齐齐弯腰问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