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何,严飞鑫内心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打开他自己的买家聊天工具,引入眼帘的是一段很正式的通告内容。

    用户你好:

    根据我们工作人员排查,发现你的账户存在异常操作情况,经核实我们决定对您的订单进行退单处理。

    同时我们还检测到南伏虎、酒商务、四间房、新民场、七里站……

    一共一百一十三个帐号,同样存在异常操作的情况,我们将统一进行取消订单处理。

    您可以选择自主退货申请,或是我们单方面取消。

    这段话,让严飞鑫有种寒冬腊月天气,被人掰开衣领,朝里面倒入了一盆凉水的冰心凉感觉。

    那一百一十三个帐号,严飞鑫只用大概扫一下,就知道全是他花费许久才申请好,然后为了躲过软件检测,去单独登录到主机里,再通过他编写的秒杀程序,去一起抢购电离净化器的帐号。

    这些帐号中,都躺着一台等待发货的电离净化器。

    现在电离净化器已经被他销售出去了一半,可他的电离净化器还没发货。

    原本今天就能发货,第二天到货后,他就能将这些产品高价卖给那些傻瓜。

    现在对方竟然说要全部取消发货?

    另外几个同伙也都站了起来,他们收到了同样的信息,全部一脸惊诧的看着严飞鑫。

    他们压根就没把巨兽重工发布的公告当真,限购什么的不一直是商家玩的促销手段么?

    摆出一副很抢手的样子,然后让消费者认为再不买,就要买不到了。

    即使真的很抢手,可他们凭本事抢到的货,凭什么说退就退。退了之后,他们已经卖出去的五十多台电离净化器怎么办?

    这次订单要是被退了,他们五年经营出的口碑不是全砸了么。

    想到这里,严飞鑫愤怒的回复客服,质问他们凭什么退货?

    足足过了五分钟,客服也没有回复。严飞鑫气的鬼火直烧眉毛,开始疯狂的留言。

    “你们有什么证据要退货?”

    “你发那一长串的帐号,我一个都不认识。我们既没偷又没抢,钱都付过了,你们什么意思?!?br />
    “回答我,你们的证据呢?”

    “靠~货是你想退就能退的么,我们这边不点申请退款,你们以为能把货退掉,信不信我去投诉你们?”

    严飞鑫让他的同伙和他们一起发,然而所有的信息依旧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

    “他们想退货没那么容易,我们不点申请退款,他们除非去投诉我们?!毖戏肾魏莸囊Ы粞栏?,有些走投无路地咆哮道:“跟我来投诉他们,咱们一个一个帐号登录,用代理把IP都换成不同的地方?!?br />
    等叶青接到公司打来电话,说那些人集体登录帐号在投诉旗舰店时候。

    叶青正在龙溪滩的工厂办公室,观看邮箱中那些电子简历档。

    投诉这事儿叶青根本没放在心上,他们这边有充足证据,证明对方利用违规手段来获取大量订单,并且高价贩卖。

    黄牛党几乎人人喊打,没人会偏向他们。

    事实证明没错,到了晚上,在公司员工出具的证据面前,这帮通过违规手段抢到订单的帐号,全部被强制退款处理。

    这个消息,让严飞鑫陷入难以相信的绝望。丢了整整五百万,这种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巨大落差感,让他浑身发抖,面色苍白。

    叶青觉得很畅快,那帮光牛党一定气疯了。

    如果不是他们在虚抬价格,电离净化器不可能会贵成那样。

    要不了几天了,等全动组装平台一好,就是那些黄牛党的末日。

    不过在此之前,叶青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公司人员扩招。

    公司现在人手极度缺乏,再不扩招人手,估计那些员工们一个个喝红牛的劲儿都没了。

    中午时候公司已经对外发布了员工扩招计划,结果前来投递简历的人差点把公司邮箱挤爆。

    员工扩招中依旧有总裁秘书一职,现在叶青就在电脑前,观看这些投职总裁秘书的简历。

    只是看着看着,叶青发现有些不对味道。怎么这些简历中,许多对自己工作能力的介绍都一掠而过,反而对自己的交际和相貌方面,介绍颇多。有几位姑娘还在简历中附带了很性感的艺术照片。

    美丽的姑娘固然有加分优势,可光有外貌不行呀。

    只是那些工作能力强,工作经验丰富的简历,基本都年龄三十五岁以上,走大街叶青说不准得叫一声阿姨。

    叶青将简历翻完,心中一个合适人选都没发现。

    翌日清早,蓝天大厦外面陆陆续续来了一群西装革履,谈吐非常有礼貌的年轻男女。

    十月的中云市昼夜温差能有十度这样,一大早浓雾还没完全散去,冷风一吹,能把人冻的直打哆嗦。

    然而这帮或是夹着公文包,或是用随身的化妆镜进行补妆的年轻男女们,全都紧咬着牙,连哆嗦和跺脚的冲动都要忍着。

    巨兽重工的效率很高,他们昨天才投的简历,晚上就接到了第二天上午的面试通知。

    从这点也能看出叶青的公司内,对新员工的加入有多么渴望。

    与此同时,一辆由吴城开出的高速列车,正风驰电掣地朝中云驶来。

    一等座舱内,靠近左边窗户的座椅上,坐着一位身穿天蓝色修身风衣,侧着脸颊望着窗外景色,久久不动的年轻姑娘。

    一簇银灰色秀发随意地披在肩头,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过可以从她交叉搁在桌子上的修长双手上判断,这一定是位皮肤特别白皙的姑娘。

    银灰色的秀发,自然不可能是先天长出来的。

    事实上这种科幻片里精灵才有的秀发颜色,普通姑娘极少有去敢挑战尝试。

    漂亮归漂亮,可如果不是相貌出众,又窈窕又有活力的姑娘来染这种头发,很容易弄巧成拙,把自己搞的吓人无比。

    并且……

    在大城市还好,到了那些民风保守的地方,这种看起来很精灵的秀发颜色,在上了年纪的人眼中,多半要被打上问题少女的标签。

    然而只是凝视这位姑娘的侧影,无需更多的去观察,就会没来由,给人一种恬静安详的感觉。

    很舒服,很安静。

    似乎她是一副写了优雅诗句,需要细细品味的馨香画卷。

    这种气质,通常只有出生在书香门第,经过父母细心熏陶和教育,才能培养出几分。

    似乎古典的优雅长裙,乌黑如墨般的秀发,才更符合她的装扮。

    不过偏偏这一头银灰色秀发,让人看了根本不觉得有不妥之处,反而会觉得非常适合,更衬托出她出尘的气质。

    别说她染了一头银灰色秀发,就算她在白皙的手臂上纹满了纹身,也不会有人给她打上问题少女的标签。

    她叫云诗,来自水秀江南的吴城。

    她的手臂上没有纹身,因为她纹在了别的地方。

    放在桌子上,一部极少有人能认出牌子的手机中,如果打开手机屏幕,就会发现一封已经打开了的电子邮件。

    那是一封电子面试通知书。

    通知书落款,盖了巨兽重工的电子印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