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台颠覆传统制造业的黑科技设备。

    它拥有菱形的合金外壳,和内部复杂到超出人类想象的机械自动化结构。

    全自动化,精度之高让五轴加工中心都要汗颜。

    它的能力同样强大无比,比如一台电离净化器的制造,它可以将一整条流水生产线的步骤,都集中到一起,并且在速度上彻彻底底的甩开它们十条街。

    电离净化器如此,机械工学椅也是如此。

    现在全动组装平台已经制造出一个外壳,和主要动力结构。

    工作台上,一根误差度已经小到,可以用在世界上任何高精仪器上当零件的水平导轨,正由一名精巧大师,用从道具商城中购买的稀有品质高精钻孔机床,在进行打孔工作。

    另外一个工作台,一名精巧大师,正借助工业显微镜,对一块硬币大小的旋转齿轮,进行手工打磨。

    这块旋转齿轮的表面,拥有一百二十道齿线。工作时,齿轮每移动一格,最终放大到对应的轴承上,就会让轴承旋转一圈。

    如果齿轮出现一丝误差,通过啮合传递运动,最终让轴承旋转时,就会带来天差地远的旋转误差。

    手工打磨并不是拿着一把锉刀就行,就像人类制造手表,精度最高的机械表,一直都是坐镇在瑞士的那些白胡子老工匠们,通过纯手工打磨装配。

    而那些用于打磨的工具,全世界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才能制造出合格产品。

    可能看似一把微小的刻刀,但这把刻刀却代表了工业加工领域的最高水平之一。

    举个简单例子,抛光打磨一件材料,使得它的表面糙度达到合格水平。

    假设肉眼看不到粗糙感,用砂纸慢慢研磨就行。但是如果用二十倍放大镜来看,就会发现用砂纸打磨出的材料,表面凹凸不平,比麻子脸还要明显。

    在二十倍放大镜下不合格,那就换更细致的砂纸,用8000目砂纸进行打磨。

    然而8000目砂纸磨出的材料,放大镜看不出瑕疵,但是在光学显微镜下,又回到了当初的样子。

    这时候要上抛光剂,用更细致的材料去研磨削切。

    然后光学显微镜觉得平滑了,可是放到电子扫描显微镜下,又重新变成了不合格的凹凸不平。

    用更高级的稀土抛光粉。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稀土抛光粉,你能制造出来么?

    假如一把磨刀针尖大,但要在针尖大的磨刀顶端,烧结出超过一万目的金刚石磨粒,难不难?

    这就是制造业对精度的追求,没有最尖端,只有更尖端。

    全动组装平台中,处处都要这种尖端的工业加工技术。

    第一台全动组装平台大概要两天才能造好,观看一会儿,叶青前往公司。

    结果叶青差点以为走错了地方,误以为来到了人才招聘市场。

    蓝天大厦底下人山人海,叶青硬是在地下停车场中,连个停车位都没有找到。自己御用车位被一辆大众高尔夫给占了,车主是位挺漂亮的年轻女孩。

    她正拎着个单肩包匆忙下车,看见一辆银白色汽车停在过道上,车窗里还探出一张满是询问的年轻面孔。这位姑娘冲叶青得意一笑,美滋滋带着占据到最后一个车位的愉快心情离开了。

    叶青只得将车停在公司租用的库房中,然后叶青在等电梯,结果等了好几分钟也不见电梯有动静。

    绕到大厦外面,眼前的人群只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耳边全是喧哗声。

    蓝天大厦本就不是什么开放性商业大厦,它是一座地理位置颇好的写字楼,第一层都是独立出去的商铺和小型服务公司,往上就是整个中云租金最贵办公区之一。

    所以这座大厦只有一进出口,现在这里堵的全是人。

    叶青踏上台阶时,一阵阵男人的粗气声,女人的说话声,电话铃声胡乱的混杂在一起钻进叶青的耳朵。

    越往前走,这些声音越大,叶青让叶青听到了他们的喧嚣内容。

    “小敏,你听我说,我就就算赖在巨兽重工门口三天不走,我也要买一台电离净化器送给你,你和我合好好不好?”

    “你答应了?小敏我爱你!”

    “喂喂凭什么不让进,我不买电离净化器,我要买机器人?!?br />
    “五万,就这个价,你爱买不买。我现在人已经在巨兽重工门口,信不信我当着他们员工的面儿确认付款加好评,领了货之后,刚出门就能被人用这个价买去?”

    “让一下,让我进去?!币肚辔弈蔚某遄徘懊婧傲艘痪?。

    前面的人无动于衷,似乎这句话被说过很多遍,他们已经对次产生了免疫力。

    “我在里面上班?!币肚嘤趾傲艘痪?,眼前的人实在太多,而且女性占了不少。

    大部分都是穿着靓丽,妆容得体的年轻女性。她们在此刻聚在一起,除了喧闹声,叶青还能闻见混杂在一起的奇怪香水味道。

    还是没人让开,就在叶青打算先绕道去旁边工地视察一番时候,抢了叶青车位的姑娘转过头,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在这座大厦里上班?在哪个公司上班?”

    事实上昨天大厦就有不少人聚在这里,叶青有了经验,没敢说在巨兽重工,而是报了楼上一家不起眼的进出口贸易公司。

    这家公司貌似快倒闭了,因为头一个月,叶青还看这家公司的老板开着奔驰,上星期看见时候已经变成了老款现代索纳塔,并且脸上挂着挥之不去的愁容。

    “帅哥,您能把我带到楼上么?”这位姑娘长相属于娇小甜美型,她双手捧在胸口,可怜巴巴的看住叶青:“现在大厦保安不给我们进去,只有在里面上班的人,或是有预约的人才能进去。你就说我是你客户,或是女朋友之类的都行?!?br />
    叶青有些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奇怪问她:“你为什么要进去呢,即使进去了,巨兽重工也不会把产品卖给你吧?”

    “我在官网上抢到货了呀,只是听说光发货就要排两天的队。我想只要我这边确认付款加好评,那边员工就会把货给我吧?!?br />
    “对了你既然在里面上班,一定能认识巨兽重工里面的员工对吧?帅哥你帮我个忙,等我拿到电离净化器,我请你去吃饭?!?br />
    叶青正准备找个理由,一名愁眉苦脸的中年男人从后面走了过来。

    这位男人的胸口还挂了个工作牌,上面贴了一张连他父母,都没兴趣打量第二眼的三寸免冠照片。

    工作牌上写着【星光进出口贸易公司】,正是叶青刚刚扯的那个公司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