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四更我继续码,大家第二天起来看。)

    …………

    “骗不出来,你会死?!?br />
    这句充满震慑性,和威胁性的话语,平日里要让警方听见,保不准要亮铐子抓人。

    可现在在官塘镇派出所所长俞洪如、副所长、指导员的耳朵中听起来,不亚于仙音。

    眼睁睁看着犯罪份子,光天化日之下闯入名宅。

    眼睁睁看着犯罪分子,对两位老人施暴。听到的是一个耳光声,没听到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那一耳光,简直等于扇在了他们的脸上。

    偏偏他们还无能为力,派出所里的两辆现代酷派,就算装上翅膀,也得还要再跑五分钟这样赶到。

    也只是赶到印池村,摸不清情况,哪个敢贸然冲进去抓人?

    时间过去那么久,犯罪分子们已经明显失去耐心。准备用更残酷的手段,来逼迫两位老人交出所有的存款。

    现在好了,警方还在来的路上,犯罪分子随时可能因为耐心失去而下狠手时候,其中一位犯罪分子,就被那家公司生产出的高科技家庭机器人,给轻而易举的制服。

    “快摘了他口罩,敢白天去抢劫民宅,还大摇大摆坐在客厅半小时,绝不会是新手犯案?!?br />
    “再剁他一斧头,这种人不一下教训给足了,就不知道厉害?!?br />
    机器人用斧头挑开了他的口罩,五秒过后,重新松开掐住他脖子的力道。

    “你有十秒钟时间自由发挥,十秒后,里面没人出来,你就要下地狱?!北涞牡缱由?,有股苍鹰俯视老鼠的傲然。

    这名男子一脸恐惧的点头。

    “猛…猛子,出来一下?!彼蒙逞频纳舸蠛暗?。

    “干什么?”旁边卧室里有人搭腔,同时声音有些不耐烦:“这俩老头家伙又供出了一张银行卡,竟然藏在了衣柜的一双鞋子里?!?br />
    “卡里余额六万,待会儿我们找ATM机转五万出来,再取一万?!?br />
    “我……我这边发现了好东西,你过来看下?!?br />
    “发现了什么,让你说话都舌头打结?”那位叫猛子的男人骂骂咧咧走出来。

    “喂喂~丢我一个人?万一你俩私吞怎么办?”里面看守两位老人的家伙不乐意了,大喊道。

    脚步由远到近,猛子边走边喝道:“待会儿到车里,我俩脱了衣服给你摸一遍总行了吧,好东西我们又不能吃肚子里?!?br />
    “发现啥叫唤一声?!?br />
    一名身高一米八五,剃着板寸头的男人疑惑的走到客厅旁:“你人呢,快出来?!?br />
    板寸头的猛子同样携带了凶器,颈脖后面还有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纹身。

    机器人和他的同伙靠在墙角,猛子四处张望的时候,陡然发现了他的同伙。

    一只机器人,一手持斧,一手掐住了他同伙的脖子?

    他的大脑当机还不到零点一秒,一个钢铁拳头就在他的眼中极速放大。

    “砰!”一声闷响,握着短斧的拳头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猛子直挺挺朝后栽倒,声音不大,但也不算小,在屋里那位肯定能听到。

    “怎么回事?”看守两位老人的家伙喊了一句。

    “说没事,在搬柜子呢?!被魅私馕⑽⑼暗萘艘坏?。

    “没事,在搬柜子呢?!闭饧一镆丫遣税迳系挠闳?,面对合金打造的机器人,任何挣扎反抗都是徒劳。

    “发现了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俩老家伙太不老实,什么好东西都喜欢藏起来?!?br />
    “说发现了金条!”机器人循循善诱。

    “金条,柜子下面藏着金条呢?!闭饧一锔纱嗥乒拮悠扑ぃ骸肮褡雍竺嬗懈鲂⊥吖?,里面好多根金条,和之前我们找到的那根一模一样,都是半斤重的?!?br />
    “要不咱们走吧,这些金条怎么也值几百万,又好脱手。问他们银行卡,还得想办法去银行把钱取出来,哪有金条揣了就走省事?”

    乔盛安瞪大眼睛,一霎不霎的看住视频画面。

    画面中这位随时可能丢了性命的家伙,竟然主动帮忙勾引最后一位劫匪出来?

    最后一位劫匪在看守他的父母,乔盛安的心脏都要蹦了出来。如果最后一位劫匪出来,那岂不是自己的父母就要得救?

    天大的惊喜!

    乔盛安恨不能抱住叶青的大腿,狠狠哭上五分钟。

    现场所有人,从记者到那边的派出所几位领导,都狠狠松了一口气。

    几百万的黄金的诱惑,他们不信最后一名劫匪不出来?

    就像被斧头抵住胸口的那位说的,银行卡里的钱还要到银行才能取出来。有几十斤黄金,随便跑到哪儿都能换钱。

    “快出来!”

    “快出来!”

    派出所的领导们握紧拳头,帮忙加油呐喊。

    “我靠,几百万?”最后一名劫匪声音都变了,兴奋的大喊:“我就说这两个老家伙有个超有钱的儿子,对两个老家伙又超好。你看看,那个什么虫草就翻到了十几盒?;褂心侨瞬?,须子比女人的头发都长,一看就是野生的?!?br />
    “咱们仨这趟买卖没白做,光翡翠和黄金就翻出了二十来万,现在又找到了几百万黄金?!?br />
    “他妈这辈子不愁了?!?br />
    “猛子~你跟小刀数一数,到底多少根黄金?”

    “我认识好一个在缅甸做黄金买卖的牛人,上次他还跟我说黄金三百一克回收,来路他根本不问?!?br />
    这句话,不亚于一颗炸弹丢入原本已经拍手庆祝的操作室。

    那位叫猛子的家伙,半分钟前已经被机器人一拳头砸晕了,现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猛子~你他妈怎么不说话?”

    屋里那位,又跟着大喊了一声。

    “糟糕了,快块快,打晕被制住了的这家伙,控制机器人冲进去?!彼び岷槿缃辜贝蠛埃骸翱斐褰?,那人不一定能反应的过来?!?br />
    “完了完了,猛子不说话,那家伙绝对猜出来有情况?!闭谌谈涸鹋纳愦笮挛诺募钦?,也跟着陷入十万火急的焦虑中。

    他们喜欢大新闻不假,可无论从内心,还是新闻角度上,人质平安才是最好的结局。

    距离屋中那位劫匪呼喊猛子,已经过去了五秒。

    一股绝望的气氛,在操作室和派出所那边弥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