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切换成乔盛安的视角,就会发现在机器人被启动的一瞬间,透过VR摄像头传回的画面,一片狼藉。

    机器人摆在一楼的客房里充电,农村走亲访友很常见,乔盛安给父母建了一座带院子的三层小洋楼。平日里他父母就住在一搂,有亲戚上门留宿,也住在一楼客房中。

    乔盛安临走时候,把机器人丢在客房中充电。

    充电需要四小时,充电完毕后,机器人内部的电池管理芯片,检测到电池充满后会自动断开电源的连接。

    现在电量充到了百分之八十,一开机,乔盛安就发现客房内,所有的抽屉和柜门都被粗暴的抽开,里面装的物品全被倒在了地上,就连床板都被掀到了一边。

    他父母家里,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联想到最开始那通打了就挂的电话,乔盛安顿时觉得汗毛都要炸飞起来。

    乔盛安内心陷入无边的恐慌中,他在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可是乔盛安的努力很徒劳,跳动速度越来越快的心脏,和不停颤抖的双手,让他连控制机器人都做不到。

    “乔先生,你怎么了?”昨天接待了他的销售员正好走过来,她看见乔盛安带着守护者机器人控制眼镜,站在原地抖筛子一样抖动,立马跑上前扶住乔盛安。

    正准备送记者们出门的孔涛,也赶紧走了过来询问,那些编辑和记者们也一个个停下脚步。

    乔盛安的样子一看就像有事情发生,在巨兽重工内,有事情说不准就代表有新闻。

    相机与摄影机在他们手中蠢蠢欲动,只要一有情况,保证以最快速度拍摄下新闻素材。

    “我……我……”乔盛安此时已经惊恐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他摘下眼镜大口大口的吸气。

    掏出手机,乔盛安想报警,可是不知道父母的情况,乔盛安怕万一真发生什么,警方会不会打草惊蛇之类?

    毕竟父母的电话到现在也打不通。

    孔涛接过了眼镜,乔盛安的慌乱源于眼镜中的画面,而画面那头,是公司新推出的守护者机器人,他要看看怎么回事。

    将眼镜上,通过机器人传回的画面,让孔涛立刻意识到了事情严重。

    “跟我走远程设备操作室,小张你去办公室通知叶总?!笨滋蚊纪方糁?,刚刚他控制机器人四处观望了一下,发现机器人所在的屋子内,已经彻底被洗劫了一遍,甚至连橱柜中的衣服都被一件一件抖落了出来。

    多半是賊,但如果仅仅是家里被洗劫,这位先生不可能恐惧成那个样子。

    很有可能他家里有人,不是孩子就是老人。

    旁边记者们一个个像嗅见了血腥的鲨鱼,他们迅速围了过来,问销售经理孔涛,这种看起来很先进的眼镜是什么?

    为什么带了眼镜后,神情变得异常凝重?

    乔盛安如同牵线木偶一样,被孔涛领进远程设备操作室。

    远程设备操作室,是公司内用来控制中转仓库里单臂机械手的房间,孔涛领着乔盛安进去后,立刻让员工将VR眼镜中的视频画面,通过眼镜上的转接口,接到大屏幕上。

    事情比较突然,两名员工想拦住记者,很可惜他们低估了这些小清新体内隐藏着的蛮牛力量。

    记者们挤进了操作室,叶青也快步走来。

    “乔先生,你家在哪里?”

    “印池村,一…一百多公里外的印池村?!鼻鞘怖崴谘劭衾锎蜃?,哽咽道:“属于官塘镇,我父母都在家里,之前我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结果接通瞬间就挂断了,之后再打过去就一直打不通,我父亲的电话同样打不通?!?br />
    “乔先生不要太慌乱,事情一定不会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币肚嗄氐牡愕阃?,对赶过来的网络部经理计可道:“你叫人上网去查查官塘镇派出所电话,找到电话先不要报警,让乔先生自己决定?!?br />
    “准备对屏幕画面录像?!?br />
    十多秒后,网络部的员工对叶青点点头,示意屏幕录像功能已经开启。

    有人更早比他们先开启录像功能。

    硬挤进来后就马上老老实实坐在一旁的记者们,一个个高举摄像机拍摄大屏幕。

    随行同事们则用让人叹服的手速,通过微信将这里发生的情况汇报给上司。

    大新闻,千载难逢的大新闻。

    守护者机器人的家里,竟然遭了狂贼。

    通过机器人装配的VR摄像头,查看家中画面这不算稀奇,市面上的网络摄像头同样可以做到。

    但是这里的摄像头不是固定在某处,而是装配在一台机器人身上。

    机器人能做什么?

    悄悄出去侦查一下屋内情况?

    这个主意不错,如果能拍摄下那些狂贼的样子,说不准警方就能根据录像把案子给破了。

    “乔先生,你能描述一下你家中的布局么?”叶青拍了拍乔盛安的胳膊,把目光转向了大屏幕上的实时画面,轻声道:“把穿戴式控制器给我吧,你现在的情况,没有办法控制它,来侦查家里的情况?!?br />
    乔盛安用力点点头,连忙解下控制器,开始描述家里的建筑布局。

    这时计可去而复返,对叶青点点头:“老板,官塘镇派出所电话找到了?!?br />
    “乔先生,要不要先报警?”

    “叶总我求求你,帮我先看看家里的情况,我怕父母他们……”

    叶青点点头,将VR眼镜和控制器佩戴在身上。

    乔盛安的父母一直联系不上,这点非常让人担忧。万一歹徒还在家里,贸然报警,岂不是让这些歹徒狗急跳墙?

    安置机器人的房门虚掩着,叶青全神贯注,将目光放在VR眼镜的内置显示器上。

    轻轻的推动方向舵,原本设计之初,就在静音方面下过功夫的守护者机器人,悄然无息的朝着虚掩的房门走去。

    机器人从虚掩的房门旁悄然移过,这一移,包括那些记者们,都觉得比鬼门关走一遭还刺激。

    VR眼镜的信号转接口连了数据线,为大屏幕提供画面?;嫔?,人们可以清楚看见,门缝外的一楼大厅内,有一名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老神自在地坐在大厅沙发上。

    这位男人带了口罩,手上还拿着一把短斧在不?;蔚?。

    咕咚一声,乔盛安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这幅装扮,手里还拎着斧子。

    除非他家是水泊梁山,否则不可能有这种亲戚来串门。

    那些记者们蹭地站了起来,如果不是倒霉的家属在这儿,这里又是巨兽重工的操作室,他们一定忍不住为这个大新闻激动的拍手。

    “打电话给官塘镇派出所,让他们用电脑和我们这边联线,我们把现场画面传过去?!?br />
    “嘱咐他们先不要行动,因为两位老人基本可以断定在还在家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