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市的防洪墙还有一星期交货,正好被叶青用到工地上,顺带测试一下产品性能。

    这一顺带测试,彻底震撼了所有人。

    在隔壁大厦的那伙盯梢人员,差点把视网膜都盯出了裂痕。

    支撑人防工程用的纵横庞大的钢墙,他们看了整整一个月,全都看走了眼,硬是没看出任何端倪。

    他们觉得,那真的就是普通意义上的支撑墙,顶多算得上漂亮的支撑墙。

    但是在今天,这些数不清的钢墙,以震人心魂的姿态,缓缓下降。

    负一米!

    负三米!

    负五米……

    人防工程缓缓地,朝着基坑深处移动。

    巨神X型开凿出的支撑柱,精准地从人防工程被切割出的孔洞内穿过。

    十分钟后,当二十五万吨的人防工程,到达由六百三十三根支撑柱组成的支撑环上时候,一阵滚滚的钢铁碰撞闷雷声从基坑中传开。闷雷一掠千步,附近大厦里的人们,都能感觉耳膜在嗡嗡作响。

    站在广场上的浩荡几千人,一个个咧着牙根猛掏耳朵。

    “我的天妈,你们看见这座人防工程是怎么下去的么?”有人大呼小叫道:“怎么就轰隆隆沉下去了?”

    “没看见啊,我还以为要来几百个带蓝帽子的专家,然后扯皮一下午,才能开始安装机器什么的?”

    “虽然我搞不懂为何会沉了下去,但是这真的太刺激了,比我看好莱坞大片还刺激?!?br />
    相比现场的人群,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则可以更清晰的观看到人防工程的下降全过程。

    六台摄像机全方位,不仅有高空俯拍?;褂屑苌柙诨又?,完美记录下了纵横交错的钢墙神奇下降的摄像机。

    附近的居民全跑出来了,观看电视哪有跑来现场过瘾?

    “元博士,元博士?”主持人小宋用力喊了喊身旁,还在魂游天外的元强晓。

    “元博士,您能给我们说一下,这座人防工程为什么会神奇的下沉么?”

    “嗯嗯~这确实很神奇,我想……这个……”元强晓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导播使了使眼色,主持人小宋很配合的说让我们来采访一下现场观众,问问他们有什么看法?

    站在蓝天大厦的办公室内,叶青看着下方,被支撑柱穿过和托举的人防工程,心情澎湃而激动。

    公司内其他员工,也都静静的站在窗户口,望着下方的工地,每一个人内心都同样激动。

    万丈高楼平地起,最难的地基和人防工程已经解决掉。而且还巧妙的将人防工程,变成了地下三层,节省一大笔钱。

    支撑柱大部分都是从墙体中间穿过,不仅不影响它的结构,反而因为支撑柱的存在,结构变得更加坚固。

    下一步,工人们会对里面整改,让空间利用变得更合理,再安装现代化通风和照明系统,

    当那些由防洪墙充当的支撑墙撤掉后,地下二层和地下四层会同时施工,基坑底部会进行厚达四米的底板浇筑。

    中央的主支撑柱里,用来连接地下基地的入口,已经被怪兽们用合金盖板暂时锁了起来。

    想要进出,可以通过人防工程中间,一个隐藏在库房内,连接中央主支撑柱的秘密通道。

    库房的防爆门,被重新更换成更坚固的硬质合金门,并设有纯机械结构的门锁,除非用超过两枚以上的空心装药火箭弹轰击,否则别想打开那道防爆门。

    当晚,叶青在喜来登大酒店举行了一场大厦开工晚宴。

    叶青邀请了白兜儿,上午在现场主持的喻菲和巫小雅。

    自己公司里几位经理,负责此次大厦主体施工任务的梁文菁,和她团队里的主要负责人,还有负责大厦质量监督的监理公司。

    宴会到没什么花俏,就是单纯的吃吃喝喝。当然明天就会入驻工地,负责大厦建设的工人们,叶青也没有忘记。

    公司员工们,会给他们每人赠一个红包,和新的生活用品。

    宴会已经开始了二十分钟,叶青和酒桌上的客人们共同举了两杯,就先溜了出来,跑在门口转悠。

    他在等兜兜,下午她才结束美食节目的拍摄,要从三百多公里外的龙脊县,风尘仆仆赶回来。

    刚刚电话里,兜兜说已经过了彩衣桥,叶青估摸时间,差不多快到了。

    天气越来越冷,叶青收拢了下衣领,抬头望漫无目的望向漆黑的夜空。

    那里有一架闪烁着航灯的飞机,在夜幕中缓缓划过。

    等到巨兽工业大厦落成,站在市区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仰望到那座属于自己的高耸入云大厦时候,叶青就会买一架私人直升机。

    说不定等到大厦落成,怪兽工厂已经拥有制造飞机的先进工业技术。

    电话铃声打断了叶青思绪,接通电话,叶青继续望天:“喂~兜兜你到酒店了么?我在门口等你呢?!?br />
    “喂喂~你这人接电话不看号码么?”电话里传来熟悉的,略带调侃的笑声:“我的叶同学,我是不是……”

    “打扰了你的好事?”

    “嗯?”

    叶青愣了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以为是兜兜,毕竟两人刚通过电话。结果看了号码,是许凝宫。

    “什么跟什么,我在喜来登大酒店办开工晚宴,我邀请她来参加的?!?br />
    “好哇~那你怎么不邀请我?”许凝宫换上了略带委屈的可怜声音。

    叶青呵呵笑道:“为什么要邀请你,你不是昨天还在朋友圈发动态,说因为新电影上映事情忙成了狗么?”

    “明天晚上电影全国首映,人家还想给你送几张电影票?!毙砟吡艘簧?。

    “正好我也快到喜来登,你在门口等我,我把电影票送给你?!?br />
    许凝宫这星期全国各地跑,忙着新电影宣传活动。

    明天电影上映,首映礼定在国际大都市尚海,因为拍戏就在中云,所以喜来登酒店有她的长期客房,住一晚明天再启程去尚海。

    等了五分钟,叶青等来了一辆白色GMC房车。

    “嗨~”穿了件羊绒外套,内是一身海蓝色晚礼服的许凝宫笑吟吟下车,和叶青挥手。

    “吃晚饭没?”叶青冲她点点头。

    “你看我像是吃了晚饭的样子么?”许凝宫揪揪嘴。

    “那就去我那边对付一顿?!币肚喾⒊鲅?。

    一辆车车头贴有中云电视台LOGO贴纸的哈弗越野车,缓缓停在了迎宾台旁边。

    一位身穿天蓝针织毛衣的姑娘推开车门,如水眼眸前,垂散着数缕秀发,哪怕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能闭上眼睛,在心中清晰勾勒出她美好的容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