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平旭平日里自诩是矿区内,所有工人最大胆的一位。

    年轻时候他当过民兵,被公司外派到非洲工作之前,还参加过三个月的军事培训。

    早在矿区动工前,乔平旭就已经有六年的驻非洲工作经验。

    非洲一共有五十三个国家,其中举国陷入长期动乱,连新闻都懒得播报的国家有七个。

    局部地区混乱,冲突四起,居民安全得不到保障的占一半还多。

    尼加亚算一个,乔平旭到这里工作了几个月,就被磨练出了一副铁打神经,看见持枪火拼的大事件不下于五次,小冲突不计其数。

    然而真正亲身参与其中,才知道原来战争是如此的恐怖。

    平日出门,那把格洛克是他比手机带的还勤快地随身之物。

    现在那把格洛克被人随意丢在一旁,四周横七竖八栽倒,连腿都没有来得急蹬一下的武装分子,充分彰显了那把格洛克所立战功。

    “金……金师傅,你杀人了?!鼻瞧叫窈芾潜返拇映瞪吓芟吕?,慌乱地重新捡起那把格洛克,给它更换弹夹。

    换了弹夹后,乔平旭似乎觉得找到了几分安全感。

    “不是你告诉我,出了城之后,当地法律就是一张废纸嘛?”金属专家很随意转头反问:“怎么,别人来伏击我们,我们不能还手?”

    “能,这些人该死?!鼻瞧叫穸哙伦啪偾?,和其他人一起瞄准卡车:“我……我怕金师傅您…您杀人了之后,会有心里负担?!?br />
    “心理负担?”金属专家迷茫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公路上异常安静,只有乔平旭的惊呼,和金属专家说话声。

    似乎是觉得有机会,一名武装人员壮胆将手中武器伸了出去。

    他甚至连脑袋都没敢露,只要对着大概方位扣动扳机,逼得他们找掩体躲避,剩下的人就能获得开火机会。

    想法很好,可是当他枪口刚刚举起。

    金属专家瞬间动了,无需瞄准,更不要抵住肩膀射击,来缓解冲击力。

    手腕一抖,快到旁人都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卡车那边就传来一声惨叫。

    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手腕。

    卡车车厢内,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气氛,在仅剩的六名武装人员脸上聚集。

    他们浑身被冷汗湿透,对方只有一人还击,但是那恐怖到超脱人类反映极限的速度,和堪称死神之指的精准枪法,让他们再来一百人,也不敢与之对射。

    谁出去谁死,刚刚一把格洛克已经成了杀神,现在那家伙换上了一把无论是威力更强的突击步枪……

    两边气氛截然不同,金属专家这边,八名军人已经把眼泪都笑了出来。

    这是重获新生的笑,这是迎来了救世主般的笑。

    用来堵路的废弃卡车那边,三把没了主人的火箭筒,被他们捡了过来。

    火箭筒在安全距离外排开,标尺标准焊装了钢板的卡车。

    别看AK子弹打在钢板上,只能建溅起一个硬币大小的浅坑??墒窃诨鸺裁媲?,钢板再来两块也不比纸糊的强多少。

    “丢出武器,下车!”

    几分钟前,这伙人对他们说的话被原封不动还了回来。

    “给你们十秒钟考虑,否则火箭弹可不长眼?!奔缈富鸺侨?,笑的鼻子是鼻子,眉毛不是眉毛。

    “打出去?!苯鹗糇依淇崴档?。

    八名军人立刻用聆听圣旨一样的尊敬,去聆听金属专家的声音。

    很可惜他们听不懂。

    乔平旭擦干眼泪,帮忙翻译了一遍。

    三道拖拽着橘红色火焰的火箭弹,呼啸着飞了出去。

    那辆货车差点被炸上天,也正好被炸的挪动了位置,露出可供车辆通过的缺口。

    三辆越野车顺着缺口后退,随后远远绕过这片山丘。

    再次返回公路上,惊魂未定的乔平旭看着身旁的金属专家,劫后余生的眼泪又冒出来了。

    金属专家依旧静静坐在那里,身上保持的和刚下飞机一样整洁。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位文质彬彬的工程师,拥有比特种部队成员,还要精悍数倍的能力?

    子弹纷飞,在刚刚那种残酷战场般环境中,最夺目是他的气度。

    冷酷、无情、自信。

    这些气质全部汇聚到一起,乔平旭在脑海中思索半天,也没有把金属专家,与他以往接触过的任何一类军人对上号。

    或许是传说中无番号,精锐中精锐的秘密队伍退役人员?

    乔平旭不太懂这些,反正觉得金属专家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过往。

    “金师傅,大恩不言谢,我乔某必当一辈子记得您的救命之恩?!?br />
    “不客气?!苯鹗糇仪崆岬Я说б铝欤骸奥舾颐堑目笫鄹袼惚阋艘恍┚托??!?br />
    “金师傅,以后没得说。出产的矿石,我给您那边留纯度最好的?!?br />
    三辆越野车加足马力驶上机场,直到进了城区,才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军警,朝他们来的方向慢吞吞驶过去。

    凭这速度,等他们赶到现场,十场战役都能打结束了。

    越野车停在了候机大厅前,八名军人一下车就“噗通噗通噗通~”跪在了金属专家面前。

    “勇士,如果您再来尼加亚,我们八人一定拿出所有积蓄,来款待您?!鼻瞧叫癜锩Ψ氲?。

    等到飞往华夏的国际航班起飞,乔平旭才重新做回越野车内。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选择从另外一条隐蔽的道路返回。路上乔平旭拿出电话,手指到现在还有些哆嗦地按下号码。

    “董事长,刚刚我们送巨兽重工的金师傅返回机场途中,遭遇了一伙武装人员伏击?!?br />
    “什么?”电话那边的李华星,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睡意顿时全无,大声道:“那你们有没有受伤?”

    “没有?!?br />
    “出发前秘书告诉我,莫普将军派了八名军人护送你们,看来我们得谢谢莫普将军?!?br />
    “知道是谁组织了伏击么?冲着我们矿区来,还是冲着莫普将军的人马?”

    “不是那八名军人打退了伏击,事实上一开始这八人就丢掉了武器投降?!鼻瞧叫窨嘈Φ?。

    “能逼到八名军人投降,对方一定武力远超你们这边?!崩罨巧钌畹耐缕溃骸俺瞪铣税嗣?,就你和巨兽重工的金师傅?!?br />
    “那能是谁打退了伏击?”

    “是金师傅,他一个人全歼了拥有重武器的伏击队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