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冷气被开到了最大,即使行走在炎热的非洲土地上,车里依旧凉爽无比。

    但是在那辆报废货车出现的一瞬间,车内除了金属专家外的所有人,浑身冷汗直冒。

    这辆废弃货车连轮子都没有,上面竟然遍弹孔。

    而且它出现的位置实在太关键了。

    正好是一片山丘地带,马路两边都有山丘阻挡,还是一个处于视野盲点的拐弯口。

    “倒车倒车?!背的诘乃嫘芯私谢阶?,举着带折叠枪托的AK枪口抵在玻璃上。驾驶员则猛的挂上倒车挡,用力踩油门倒车。

    一辆驾驶室和车厢用钢板加固的卡车,轰鸣着从山丘一侧冲了出来,十多米长身躯不偏不倚,刚好将整条公路堵住。

    卡车车厢内,悄然无息地竖起了一排黑洞洞枪口。

    三辆汽车硬生生被逼停,车内八名军人浑身僵硬,双手抱住AK,大脑飞速旋转,去寻找放手一搏的机会。

    他们被打了一场算不上精彩,但是非常成功的伏击。

    出了阿努特地区的势力范围后,他们就一路高度戒备,等到快到了机场,戒备的神经早已放下,就等着送完金属专家后,去附近著名酒吧潇洒一晚。

    如果算治安,机场所在城市是尼加亚所有城市中,治安最好的一个。

    这里也是唯一一座不允许在公共场合携带枪支的城市,虽然这条禁令能被彻底执行的机会,也只有在少数几个公共场合。

    敢在这里玩战争与冲突的猛人不是没有,可没道理他们这个几百公里外,和当地势力没有任何冲突的外乡人,能遭遇如此大场面。

    让人有些奇怪的是,作为伏击战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先敌开火,却没有被贯彻下来。

    一旦对方率先开火,这八名职业军人纵然有通天能耐,也要被无情的子弹给打成筛子。

    三名手持火箭筒,身穿荒漠迷彩的男人从废旧货车后面冒出了头,他们呈品字形包围住车队。

    “记住,我们在这里是外国人,如果发生枪战,我们一定不能开枪?!鼻瞧叫裆裆园椎目醋潘?,瞪着眼睛对金属专家交代道:“只要我们不开枪,他们就没有理由我要了我们的命?!?br />
    这一次,金属专家没有点头。

    乔平旭以为他被吓傻了,赶紧哆哆嗦嗦地,从腰间解下格洛克枪套,躲避病毒一样丢在一旁。

    从那三名手持火箭筒的人出现,结局就早已注定了。

    别说越野车,就算装甲车挨上一发也得跪。

    而对方一直没有动手,很可能有什么目地在其中。

    解完武装,乔平旭又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结果发现手机根本不在服务区。

    “真是大手笔啊?!鼻瞧叫裱劾岫伎斐隼戳?,为了这次伏击,对方竟然还动用了电磁干扰设备?

    或许闯入附近唯一的基站,用AK和美金,拍在看护设备的值班人员面前,说:“嘿兄弟,麻烦你把基站关闭半小时?!闭庵旨虻シ绞?,更符合他们作风。

    一名身形壮硕,眼神很彪悍的男人,从焊接了钢板的卡车驾驶室跳下来。

    “丢出武器,下车!”

    一把FNC式突击步枪被他很随意的举在手中,他就这样胆大无比的走了过来,用警告意味严重的声音大喊道。

    八名随行的军人脸色一变再变,最终选择放弃抵抗。

    被不下于十五杆突击步枪指着,还有三枚专为轰击车辆的火箭筒,敢反抗那是一秒钟变火球的节奏。

    万一是误会呢?

    在这里他们并没什么敌人,说不准就有一线生机。

    八把AK突击步枪被远远的丢了出来,这些人一个个面若死灰的走出车门。

    他们到底只是一群只接受过军事训练,但缺乏大**魂血性的游兵散勇。没有一丝生机,他们或许会选择放手一搏??梢坏┯猩南M?,他们可以轻松出卖自己效力的组织。

    “我们……我们是阿努特地区一家安保公司的人员,我们要护送两位华夏的专家前往机场?!币幻炅渖源蟮木?,努力将自己这边人形容的更无害一些。

    尼加亚这里虽然混乱,但是在对待外国人时候,大多数都能稍稍保持些理智。

    抢劫国外人钱财可以,可如果闹出人命,那别国的政府,和派驻他们过来的公司,怎么也得做些事情,来安抚一下人心。

    “下车?!闭獯味苑接糜⒂锎蠛?。

    乔平旭举着双手,乖乖照做,金属专家也跟着走下车。

    看见车内真的是两名华夏面孔的外国人,那位眼神彪悍的男人愤怒的骂了一句。

    “我知道你们是莫普将军手下的军人,而不是什么安保公司。从你们一出城,我们就有人盯上了你们?!?br />
    “为了送两名专家,连莫普将军其中的一辆座驾都出动了?!笔と谖盏哪凶勇盥钸诌值溃骸拔颐腔挂晕×怂昧χ种嗟拇笫ㄗ?,结果是两个外国人。真是该死,白费我们一场精心策划?!?br />
    “你们应该庆幸,我看中了这三辆车,否则你们这会儿已经去天堂报道?!?br />
    说完,他对身后,专门焊了钢板的货车招招手。

    五名手持AK,身上插满弹夹的武装人员站了起来。

    他们身手矫健的跳下车,看向八名莫普将军的手下,就像猎豹看见了肥美的羚羊。

    路过他时候,这位领头雁露出一口白牙笑道:“送莫普将军的手下去天堂,那两名外国人先绑了,看能不能从身上榨出油水?!?br />
    “把他们带到路边动手,我不希望有跳弹擦伤那三辆汽车?!?br />
    另外五人大笑着点头,双手放在扳机上,朝前面走去。

    “怎么办~怎么办~”乔平旭浑身直打摆子,额头上遍布的汗水,显示了他此时内心正面临的巨大恐惧。

    八名莫普将军派来的军人更不堪,之前的贪生怕死,已经让他们丧失了唯一的反抗机会。

    虽然结局同样是个死,可至少也能落得个为莫普将军捐躯的好听名声。

    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伙人是谁。

    恩苏卡区,巴布鲁将军的手下。

    原本两位将军只是互看不顺眼,只在自己地盘经营势力。然而就在上个月,两位将军的领地交界处,发现了一处大型钻石矿。

    为了钻石矿归属权,两位将军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用武力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