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想要绝对安全,只有从机械方面入手。

    这话听起来似乎很矛盾,通过网络连接,自然是跟软件变成方面有关系,怎么又扯到了机械上?

    不懂就问,叶青跟手发了封邮件过去。

    “数据加密,其实就是将明文,经过加密函数转换,变成无意义的密文,而接收方再用密钥解密成明文的一个过程?!?br />
    “这其中,软件编写出的加密方式。都存在被大规模计算机组暴力破解,甚至因为某个漏洞存在,无需暴力破解,即可获取被加密的内容可能?!?br />
    “机械加密,从最早的恩尼格玛密码机,到现在的电子密码器,都属于机械加密的一种?!?br />
    “现在的不对称加密方式,通过动态数字证书,和永远无需传递数据的私人密钥,可以避免被计算机用频率分析法暴力破解?!?br />
    “而保管在用户手中的私人密钥,通常都为一块利用石英晶体产生震动,根据时间同步原则所生成的独立动态口令?!?br />
    “这种极为廉价的量产密钥,只要不遗失密钥,犯罪份子们,已经失去了大规模破解的可能?!?br />
    “如果采用更先进工业技术,制造出的多重加密密钥,或是独立密钥。唯有通过物理手段,窃取到密钥的本体,才能获取口令?!?br />
    “在密码破译对抗中,最薄弱的环节永远都是出在人身上。用只掌握在少数大国手中的超级计算机,来进行暴力破解。远远没有培养一个小偷,或是一名间谍来的有效?!?br />
    真实之眼的解释,让叶青基本明白了如何保证通讯安全的原理。

    就好像现在的银行诈骗电话,骗子就差冒充神仙了,费劲无数心思,其最终目的只为获取一条动态口令。

    短信动态口令,有被从基站内拦截的可能。

    而电子口令牌,通常只有U盘大小。则因为无需通过两端的数据传递,也不可能进行数据传递,而做到物理隔绝的条件。

    理论上只要通过算法产生的口令,都有被穷举可能。但是动态口令一分钟变换一次,可以让计算机在有限时间内,无法算出正确口令。

    如果每个密钥采用多重加密,和独立工艺方式制作,则可以更安全的避免破解。

    除非……

    像很多谍战片里演那样,花费巨大代价研发出的加密系统,结果里面出了个叛徒,把技术卖了几万块,或者脑袋一热,白送敌人之手。

    这种事情在别的公司可能发生,可是在叶青这里,永远都不会。

    因为制作这些密钥的不是人,而是怪兽。

    采用物理连接的方式,将密钥集成到机器人的电信号控制器上,则可以做到丢失密钥,既无法启动和操作机器人。

    民用领域采用这种加密方式已经足够,军用领域,一旦发生战争,那是没有任何底线的对抗。光是采用全频段阻塞,或是磁暴压制,就能让机器人趴窝。

    下班时候,叶青带着整理出的资料返回工厂。

    目前来看,推出两种机器人,一种家庭用,一种工业用,才更合理。

    到了工厂办公室,叶青打电话联系幻视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燕赵歌,商谈采购VR摄像头,和VR显示器的订单。

    电池也要重新采购,同时根据员工们测试报告,那种全覆式合金操作衣,穿戴起来略显繁琐,最好更简洁一些。

    还有机器人力度的调整,还有密钥的制作方案,还有……

    反正一大堆,而且叶青还得想办法,将真实之眼给挖过来。

    要是能请来他的加盟,那在网络安全通讯这块,叶青绝对如虎添翼。

    将改进方案一条条罗列出来,叶青交给精巧大师,去负责生产第二代机器人原型机。

    随后叶青开始打给国内一家知名的精密传感器制造商,询问磁感应芯片,和配套的数字处理系统价格。

    机器人只是叶青所设想的其中一件产品,对于机器人,叶青在测试时候,其实心里就没太大把握。

    因为它目前没有丝毫智能化的程序,而且价格会很贵,舍得消费它的家庭,一千个家庭中,有一个已经算是巨大成功。

    但是机器人关乎到以后,巨兽重工能否颠覆传统工业制造市场。像波音、空客那样,成为某个尖端领域绝对霸主的重要前提条件。

    这个自然越早投入市场越好,无疑电影上映时候是最佳机会。

    第二件产品不同。

    这件产品,叶青有绝对的信心在推出之后,能像苹果手机一样,横扫全球。

    甚至比苹果手机还要刁!

    不~叶青有信心,这件产品的销量,尤其是在女性用户中,绝对会比苹果手机还要好。

    而且它的价格,也会更加亲民,做到真正走进百姓生活中。

    叶青第一通电话,打给东广市的【芯创未来】有限公司。电话响了两声,被一名略带粤语口音的女接线员接通。

    “你们公司,可以生产出磁场饱和感应在零点八T至一点五T的磁感应芯片,和准确度达到一点五T的配套数字处理系统么?”

    “感应头要坡莫合金那种?!?br />
    这位接线员,一直支支吾吾了十多秒,才说请…请稍等,我咨询一下我们的技术员。

    两分钟后,电话被转到了一位声音低沉的男人手中。

    “我是芯创未来的总裁刘东语,请问您是?”

    “巨兽重工的总裁叶青!”

    “巨……巨兽重工?”刘东语惊讶到说话打结,显然这位听说过巨兽重工的名号。

    “我也用贵公司的机械工学椅?!本裙?,刘东语显得很兴奋:“刚刚技术员打电话给我,说有人想采购坡莫合金制造的感应头,我还纳闷,谁需要这种东西?!?br />
    “原来是叶总,叶总好眼力。咱们芯创未来公司,制造磁感应系统的技术,在国内首屈一指?!?br />
    “您要的产品我们能生产出来,不知叶总想采购多少?”

    “一百套起订,每多一千套,价格下调百分之一,封顶百分之二十?!绷醵镄Φ拿济技吩诹艘黄?,巨兽重工他稍微了解一些,这家公司生产出的产品简直暴利,如果能和他搭上合作关系,那以后还不发达了?

    “在保证参数绝对达标情况下,多少钱一套?”

    “两千一套,叶总您订多少?”

    “我要两套这种磁感系统应生产线,和配套的生产技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