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两更,第二更12点前。)

    带血丝的羚羊腿很快被烤好了,撒上香喷喷的孜然与细盐。

    不知为何,看见金属专家,在认真撕咬带了点点血丝的羚羊腿时候。乔平旭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连几位黑人,也有些龇牙咧嘴。

    心地善良,不忍杀生的老实人标签,再次被否定掉,不过他不知道暂时打什么标签好。

    如果仅仅从行事风格来看,金属专家确实很奇怪。

    冷酷是他的代名词,在他身上,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扰动他的情绪。

    举个简单例子,从机场到阿努特地区。因为道路状况很差,两辆越野性能良好的汽车要跑一天。乔平旭觉得骨头都颠散了,可金属专家依旧还是冷酷的模样,那表情跟做奔驰没太大差别。

    上午车队途径一个村落,当地安保下去买水时候,村落里有俩年轻人在持枪互射。乔平旭紧张的都把格洛克上了膛,可那位依旧老神自在,眼皮子甚至都不抖。

    后来乔平旭想找他搭讪,问问他为何有这份镇定??梢豢此歉蹲友纤嗟牧撑?,乔平旭就讪讪地把话给咽了回去。

    他还是个行动派,似乎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拖泥带水这个成语。

    副矿长乔平旭觉得有些不自在,和这种人呆在一起,自己简直成了浑身都是臭毛病的废柴。

    金属专家的行事作风,要搁普通人身上,估计一辈子没朋友,连老婆都讨不到。

    可是这种性格,搁在有本事并且又年轻又帅的人身上,似乎一切就变得合理。

    尤其是那些才华出众,在自己专业领域内占据地位越高的人,越容易有常人难以理的个性。

    “只是……不知这位的专业高度有多高?”吃饱喝足重新上路时候,乔平旭忍不住在心中猜想。

    两辆车队穿过一座普遍低矮的棕黄色棚户区,又沿着一条两边长满胡桃木的红土路面行驶一小时。道路开始逐渐平坦起来,尽头是一座低矮但庞大的山丘,山丘周围被铁丝网围绕了一圈,里面是在国内很常见的隔热轻钢结构房,和堆成小山样的铜矿。

    “其实这里治安很好的,你看那些铁丝网,主要还是防范各种野生动物?!崩椿乇疾ǹ炝教?,乔平旭觉得矿区简直成了天堂,感叹道:“矿区周围都是未开发的原始草原,我们刚接手这边矿区时候,第一晚硬是来了两只狮子,三条眼镜蛇?!?br />
    “现在好了,铁丝网底下都埋了驱虫蛇的药,大型野生动物也过不来?!碧客竺趴?,久违的混凝土路面终于出现在眼前,里面除了站岗负责安保的,也清一色华夏人。

    远在异国他乡,看见家乡人总会倍感亲切。

    不过金属专家的反应平平,员工们给他倒水切水果,也只是点点头,连话都不多说两句。

    在他眼中,矿区内那些楼房样高的重载矿用卡车,几公里长传送带,张牙舞爪的巨神I型,才是最亲切的。

    彩钢瓦搭建的库区内,一辆巨神I型静静停在那里。

    它的左机械臂上,有一圈被高温金属射流冲出的圆形破损??醇?,金属专家终于露出了略微温和的眼神。

    “那就开始吧?!苯鹗糇叶郧瞧叫竦愕阃?,朝库区走去。

    金属专家只带了个小商务包,和一个长条形手提箱,手提箱内装有一套非标工具。

    “喂喂~金师傅,现在天气那么闷热,等到晚上更换也不迟?!鼻瞧叫窀厦ψ饭?,人家长途跋涉的过来,这连口水都没喝,讲究效率,也不是这样讲究的。

    金属专家摇摇头,示意不用。

    “金师傅,那我给您找两套工作服,您身上的西装金贵的很,可不能碰到油污?!?br />
    “碰不到?!苯鹗糇一亓怂痪?。

    旁边工人们也连忙跑了过来,这可不是请人修空调修电脑,在一旁看热闹就行。

    这位巨神I型的工程师,可是华星重工董事长,专程上门邀请来的客人。他们不伺候好了,董事长那边如何交代?

    金属专家已经爬上巨神I型驾驶舱,这些工人又赶紧去打开空气泵,启动叉车,准备过去搭把手。

    一段机械臂两三吨重,进行更换必然极为繁琐,需要众多机械和人员参与进去。

    用来卸下大型螺母的气动风炮都抱在了手里,叉车也启动了,他们却瞪大眼睛,一动不动。

    因为此时金属专家,已经启动巨神I型,利用完好的右机械臂,从工具箱中夹出了一根非标套筒。

    套筒也就四十厘米长,金属专家如臂使指,利用这根套筒,精准地拆卸破损机械臂的连接螺栓。

    巨神I型的机械爪张开后,可以轻松握住一辆轿车。这种堪称凿子来绣花的技术,把一帮工人看的一愣一愣。

    所有螺栓卸下,右机械臂夹住破损的那段咔咔转动两圈,伴随着几个卡销跳动声,巨神I型就把自己的破损那段给分离开来。

    前往越野卡车那里,取回崭新的中段机械臂重新锁住,旋进螺栓。再将外防护合金板拆掉,露出里面异常复杂的机械动力结构。

    金属专家,用右边完好的机械臂,开启了堪称艺术的操作表演。

    弯头套筒、曲棘轮螺刀、线夹、调速针,这些工具被巨大的机械爪一个个夹起,过电般迅捷准确地伸入拆掉防护板的机械结构里,进行连接工作。

    五分钟后,防护板被重新装上。

    “咔嚓~咔嚓~”

    左边机械臂,做广播体操一样,做出各种伸展动作。

    所有可动线路都运行完毕,测试完毕。

    “好了?!苯鹗糇夜乇辗⒍?,从驾驶舱里跳了下来。

    乔平旭和一帮工人用力的合上下巴,否则他们无法说话。

    这跟他们原先设想的维修方式,差距太大了……

    这些叉车和气动扳手,都是他们在巨神I型坏掉后找来的。在他们设想中,到了晚上天气凉爽下来,灯火通明,几十个工人打着赤膊,满是油污的在工程师指挥下大干一场。一直干到第二天,才能把巨神I型维修好。

    这才过了十几分钟!

    “可以送我回去了?!苯鹗糇叶郧瞧叫袼档?。

    “可……可我们定的是后天机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