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谢谢无数读者的祝福,请原谅我不能一一回复感谢。这两天更新时间不稳定,还请见谅下?!?br />
    ………………

    “那你说说叶学长那块手表,你认得不?”

    前桌这位同学,盯着投影电视认真看了半天,挠挠头憨笑道:“看不出什么牌子,反正不是浪琴?!?br />
    这位相貌一般,可搁在狼多肉少的机械系,照样享受班花级待遇。

    女生又问了身后一名学生,这位同学家境也不错,平时老爱在班里炫耀些小名牌,只是这位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头绪。

    现在学生们在课堂上,可比80后们活跃多了。有人起了开头,马上就有更多学生,参与到手表的话题中。

    他们想知道学长到底带了什么表。

    探索——本来就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人们能在探索出答案的一瞬间,获得巨大心里上满足。更何况这个探索,还是对传奇学长叶青,到底带了什么表的探索,不要太符合他们胃口!

    “我来上网搜索!”

    “我有一个开手表店的表哥,我来拍照发给他看?!?br />
    那位开手表店的表哥很给力,图片传过去不到半分钟,聊天框里就传来急促的滴滴信息提示声。

    “我靠!”

    “如果我没有眼瞎的话,这应该是百达翡丽,最具收藏价值的2499款腕表?!?br />
    “你可以上网搜索这款表,对了这款是红金的,你别把它与黄金款搞错了。

    一种难以形容的巨大满足感,降临在这位同学身上。这种感觉或许只有在LOL的晋级赛上,拿下五杀才可以媲美。

    他大声的宣布这一答案,随后全班同学都在拿手机上网搜索。

    就连蔡晨宁教授,也悄悄背过身,用手机输入2499红金限量款这几个关键字。

    接下来的时间里,教室内陆续传出各种不置信声音。

    有倒吸冷气的,挠头大呼这表凭啥那么贵的,还有砸腿抿嘴唇,说一些学长大腿缺挂件么,我要给学长生猴子之类的难懂话语。

    “三四千万的手表,这要不小心磕碰一下,一栋房子不就没了?”

    “也就学长舍得带出来,据网上说另外九块这种表,都被小心翼翼收藏起来,留传给下一代呢?!?br />
    话题很快停止了,因为他们的叶青学长已经换了个姿势,说了一件让他们打破脑袋也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们定于十月一号,移动这座人防工程?!?br />
    班里的学生们一下子愣了。

    “我天~教授,那座人防工程真的可以移动么?”

    “二十五万吨啊,我记得大型物件整体移动,最重的才几万吨,那还是平地移动。人防工程在地下,怎么可能移动?”

    “我估计不是左右移动,因为左右都是建筑,根本没有足够空间,会不会是上下移动?”

    “上下移动更不可能,受地心引力影响,必须施加比左右平移,更大的作用力,才能移动它?!?br />
    同学们猜不出来,就问教授知不知道,如何移动人防工程?

    如何移动,这涉及地是机械工业领域技术。这正是蔡晨宁教授的专业??墒撬е嵛崃税胩?,眉头蹙成了一团,半晌憋出一句话来:“这个问题当作业,大家开动脑经,设定出一套合理的方案出来?!?br />
    “你们在十月一号之前缴作业,到时候我们根据施工现场的画面,来选出谁设计的方案最接近?!?br />
    班级里顿时鸦雀无声,学生们惊愕的看住蔡晨宁教授,那一个个眼神,比看见了人防工程移动还要不可思议。

    “咳咳~看电视,看电视?!辈坛磕淌谀喙?,掩饰满脸尴尬。

    这个尴尬没有持续太久,电视里,那位把众多男生迷到眼神直勾勾的丽品凝仙主持人,向叶青提问了个让广大学子非常感兴趣的问题。

    她问叶青,有什么话要送给电视机前的年轻人?

    “要为自己规划出不凡的人生目标?!?br />
    “我们公司有位工程师……”

    “现在,他随便捏一团合金丝,半小时赚三千万?!?br />
    一位从小生于山区,连饭都吃不饱的超励志故事。

    虽然这个故事的前半段和精巧大师的身世对不上号,可后半段一点儿也不夸张。

    机械工程系班级内,男生们一个个眼睛都红了。

    不是感动,而是被那三千万刺激的!

    “教……教授,做机械真的可以有人,能在半小时内赚到三千万么?”前座一位男生磕磕巴巴地询问:“怎么开学时候,有学长告诉我,学机械的都是单身狗,以后连老婆都不好找?”

    蔡晨宁教授正在喝茶,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被呛的连连咳嗽。

    “咳咳~谁,哪个系说的?”蔡晨宁教授猛拍胸口,脸色涨红,含糊说道:“你们学长不都告诉你们答案了么?”

    “半小时赚三千万我没见过,但是85年,中云第一机械厂还没倒闭时候。有件事情,让我直到现在也记忆犹新?!?br />
    “当时中云火电厂新建一条发电机组,第一机械厂,负责生产一台500兆瓦功率的发电机。发电机要配合汽轮机使用,当时我们没技术制造汽轮机,只能从德国进口。结果我们生产出来的发电机,在运行时出现轻微的异响和抖动?!?br />
    “转速升到1500转后,直径3米的发电机,异响与抖动,外行人用手都可以感觉出来?!?br />
    “电机的额定功率为1800转,转速达不到,发出的电自然就无法并网使用。最致命的是在异常抖动下,通过变速箱主轴连接,给发动机提供动力的蒸汽轮机也会受到破坏?!?br />
    “一台蒸汽轮机机组九百万美元,那个时候国家外汇,全靠手工艺品一点点挣回来,搞坏了蒸汽轮机机组,那是要被全国人民骂死的节奏?!?br />
    班里学生不说话了,聚精会神地听着教授回忆过往。

    蔡晨宁教授继续喝了口茶,咂摸道:“第一机械厂所有专家全来了,我和我的导师也受邀参加故障排查?!?br />
    “结果我们所有人加班加点公关了三天,二十多吨的定子线圈重绕,转子重装。最后把主轴拆了下来,用仪器一寸一寸的量,老师傅用手来回的摸,手都摸到起泡?!?br />
    “结果就在我们认为没有问题,重装电机运行时候,异响继续存在?!?br />
    “中云供电缺口持续了一个星期,一直挨到德国西门子派技术过来维护汽轮机,我们才遇见救星一样,请教他们的技术员?!?br />
    “德国技术员,只排查了一个小时,就告诉我们故障原因找到了。但是张口要十万美元,才告诉我们,问题出在了哪儿?!?br />
    “八五年的十万美元,按照当时我六十块钱一个月工资算,我得不吃不喝两百年,才能赚到那么多?!?br />
    “给,这钱不给不行?!?br />
    蔡晨宁教授满脸的遗憾:“德方技术员说,你们的两边的电机端盖上,主轴的轴孔同心度有一丝偏差?!?br />
    “两块盖板两个孔,就因为孔没打好,白白损失了当年十万美元外汇?!?br />
    “当年十万美元,按购买力,怎么也相当于现在我们有一千万存款?!?br />
    说完,蔡晨宁教授换算了语重心长的语气。

    “同学们,你们说,机械工程这个专业学好了,能不能挣大钱,走上人生巅峰?”

    “能!”

    下面的学生异口同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