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书评反映有错字的读者大人们,看见错字可以指出来,我看到立刻改正。)

    ………………

    奈特利问他明不明白,精密加工行业,尤其是类似仪器高精加工的难点。

    精巧大师露出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走到那堆仔细放置在缓冲垫上的精密机械零件旁。

    擒纵夹板、时轮、跨轮、拔针轮、柄轴、陀飞轮,发条。

    这些零件,仅仅从打磨精度上来看,确实能让国内一大票的老工人们羞愧到钻地缝。

    “问题出在你们配装的零件上?!?br />
    精巧大师的一句话,让斯达芬集团旗下的一帮白胡子老工人们坐不住了。

    他们吹胡子瞪眼,问精巧大师凭什么下结论,说故障出在他们身上。

    “甚至连测量都没有,就得出这样的结论?!蹦翁乩∫⊥?,有些自信的笑道:“你这是毫无根据的嘲笑我们斯达芬集团?!?br />
    精巧大师很平静的继续说下去:“表针出现断点式工作状态,你们却连最基本的故障排查,都排查不出来?!?br />
    “这种事情,我需要去嘲笑么?”

    奈特利以及身后的那帮工匠们,仿佛被一把攥到了要害,表情顿时凝固。

    机械表的养护和维修,正是他们这帮工匠们的拿手好戏。购物中心五楼,还有单独一层哥特式装修,充满了贵族怀旧气息的传世名表会所。

    那里号称可以维修任何一款古董机械表,同时也收藏了整个华夏,最齐全的限量版传世名表。

    现在他们竟然连一块自己设计制造的机械表,都排查不出故障毛病。

    所有的零件都没有出现损坏变形,也没有精度上的变化。

    工匠们不得已才把原因甩给了华夏这边,可是精巧大师一针见血地,点出了他们这种懦夫行为。

    是啊!

    自己制造的机械表,却连最基本的故障都无法排查出来,这需要人来嘲笑么?

    应该是他们,自己嘲笑自己。

    “你……你怎么证明?”奈特利瞪着双眼,全是不服气。

    “想知道问题出在了哪个零件上面么?”精巧大师用手,不经意间在某个零件上滑过一下。

    “这样,我给你们一点答案?!?br />
    “如果我说完之后,你们还无法判断出问题出在哪里?!本纱笫肥右蝗Π缀庸そ趁?,点点头道:“那你们真是……”

    “蠢到一种境界了?!?br />
    可能是底气不足缘故,被这位看起来和农民一样的小老头,视线扫过时候。这帮子原本在精密零件领域里,有着颇高造诣的工匠们,忽然有些心神不宁的紧张起来。

    莫名的……

    担心变成蠢货。

    这种感觉,就像老师在学生面前说:我告诉你们解题方法,如果你们还算不出正确答案,那干脆就收拾铺盖,回家种地或许更有前途一样。

    在这些工匠们胡思乱想中,精巧大师语气平静的给出了解答。

    “你们犯了一个叫眼高手低的错误?!?br />
    “制造大型机械表,这本身并不是太难的技术。但是你们盲目的认为,制造大型机械表,照样可以把走时误差,控制在普通腕表的十秒误范围之类,而采用了和腕表一样复杂结构的设计?!?br />
    “同样的加工技术,与设计思路,去制造不一样的零件尺寸。如果机械制造真这么容易,那还要一万吨与五万吨的液压锤做算什么?全部用一万吨就行了?!?br />
    “我就先不说你们制造出的零件精度,比我闭着眼睛加工出来的还差?!?br />
    “就说说这里面最重要的陀飞轮?!?br />
    “陀飞轮上面的游丝摆轮,看似很美,可是你们竟然用这种堪称智障的饶丝结构,去绕这台直径三米的巨形机械表?”

    精巧大师说完,从年轻的副总裁奈特利,到下面一帮子,看起来比精巧大师还苍老一些的白胡子工匠们,全部变成了斗鸡眼,呆愣愣看住了精巧大师。

    没有任何拐弯抹角,藏着掖着的暗示之类。就直接了当的告诉了他们——问题出在他们最引以为傲的陀飞轮上面。

    并且连陀飞轮上的哪个零件,都详细地指了出来。

    他们重新设计的摆轮上面,装有三层蓝钢游丝。

    一个陀飞轮,由超过七十个零件组成。它是区分机械腕表中,高贵与平凡的核心装置。

    一块普通机械表比如价格一万,那装有陀飞轮装置的机械表,就要卖到二十万。

    专门用来克服地心引力的陀飞轮出现,成功地将机械表的走时误差控制在了秒级。而陀飞轮上面的摆轮,和摆轮上面的游丝,则是灵魂装置。

    斯达芬集团作为瑞士最大的手表零件生产商之一,制造陀飞轮则是看家本事。

    理所当然,在制造这块巨大机械表时候,自然会用陀飞轮,来彰显它的高贵血统。

    陀飞轮控制秒轮运动,而秒轮运动一圈,则带动分轮运动一格,分轮运动一圈,带动时轮运动一个。

    所以陀飞轮是精准的根基,那么理所当然,陀飞轮上面的零件出现问题,整个钟表都会跟着出现问题。

    “不……不……不?!庇形话缀咏呈峤岚桶?,面带恐慌地说道:“我们的绕丝结构如果有问题,那为何之前运行了三天,没有出现问题?”

    精巧大师很奇怪的反问他:“因为设计师的白痴,而在短期内出现运行故障的例子还少么?”

    工匠们飞快地围在类似浑天仪一样的陀飞轮旁,上面最重要的摆轮已经被拆了下来。

    精巧大师说他们这种摆轮绕丝设计方案,简直是智障。

    可是所有的摆轮游丝,都是蚊香一样的绕丝方案。他们虽然在摆轮上做了些变动,但游丝没有动。

    经过精巧大师提点,他们这会儿再看游丝的结构,果真发现一些端倪。

    蚊香一样的弹性游丝,可以均匀地分配地心引力造成的重力偏差。现尺寸变大,似乎游丝……

    说不上来的感觉,就觉得隐隐有些不对。但是限于技术的不足,又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是不是觉得,这个结构不能更合理的分配重力偏差?”精巧大师一副为人师表的和蔼模样:“然后游丝可能发生震动之类的问题?”

    “嗯?”

    这帮已经被划拨到蠢蛋中的老工匠,如被雷殛,浑身都跟着一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