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达芬集团,是瑞典赫赫有名的钟表零件制造商。这座购物中心,又以奢侈名表和瑞士珠宝为主打,更有华夏最大最全的传世名表会所。

    那么设计一块巨大的机械表,也算是应景。

    萧俊对此不屑一笑,建筑除了实用外,还要上升到视觉与感觉层次,从多个方面着手。

    一块表,这本身就与购物中心的建筑风格不搭。

    这座建筑的风格,追求的是田园和自然风,风车可以很好融入其中。

    一块机械表……

    萧俊无所谓,建筑是人家的,想怎么搞都行。

    俗话说某人动动嘴,下面跑断腿。

    奈特利灵机一动想出的好点子,差点把集团里的那一大帮白胡子老工人,给为难到淌眼泪。

    造一块可以破吉尼斯记录的大手表就算了,还必须得是纯机械表!

    斯达芬集团旗下的工匠,技艺再高深,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地变出一套,可以加工表盘直径超过三米的配套零件机械设备出来。

    好多城市都会有钟楼,但是那种大型钟都是电动机驱动,结构简单到只有几十个零件。像伦敦大本钟那种一百多年前的机械结构,因为时间误差太大,其制造工艺早已淘汰了近百年。

    就算不淘汰,两者之间的机械结构,也截然不同。

    如果奈特利先生的老子,不是斯达芬集团总裁的话,工匠们一定用口水糊他一脸。

    没有那么多可是,老奈特利太过于宠爱自己的长子。

    他对于儿子主动设计位于华夏的购物中心地标,这种上进心非常满意。同时也可能出于锻炼工匠们技艺的缘故,乐呵呵批准了大型机械表的技术公关。

    没有设备就手工造,一个月后,那块巨大到可以去申请吉尼斯记录的机械表,被安装在了广场中心。

    利用风车可以360度旋转的结构,为自动上链动力源。

    这块巨大的机械表,本来已经成功运行了三天,每天误差三十秒这样。前天不知怎么回事,忽然机械表时走时不走。

    会所内一帮子负责维修手表的表匠门,研究了整整一天也没研究出头绪,干脆把锅甩给了编年史工作室。

    说他们设计的风车旋转结构有毛病,精度奇差,影响了机械表运行。

    被那帮老外缠到没脾气的萧俊,干脆邀请巨兽重工过来,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没有创造力的华夏人!

    萧俊和精巧大师来到室内广场中心时候,那位奈特利先生,正带着一帮看起来很有大师范儿的白胡子钟表匠,把那块巨大的机械表拆个七零八落,对着设计图纸,一个个用千分尺,圆度仪,测量手表的零件精度。

    “萧设计师,我说你们华夏人就不能严谨一些么?”看见萧俊,副总裁奈特利先生跟怨妇一样不停抱怨:“你看看你们请来的施工团队,之前的风车旋转台缝隙,误差大到都能塞进一根铅笔?!?br />
    奈特利说的是英语,萧俊混迹过好几个国家,英语自然精通。

    奈特利说完,顺便瞄了精巧大师一眼。

    穿上伪装者工作服,精巧大师就是典型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脸,还是小时候营养不良那种。

    奈特利无视了这位小老头,旁边那些个很像电视广告里出现的白胡子匠师们,也一个个无视了。

    “严谨?”萧俊态度也不算好,老外他打过太多次交道,深知有太多固步自封的家伙,对华夏存在有太多臆想中的偏见。

    “我08年时候,受邀在塞欧市那边参加一家酒店竣工仪式。结果最后一测量,酒店位置比原本预定的要向南偏移了三十厘米?!?br />
    萧俊翻了翻白眼:“我就纳了闷,德国第四高大厦,竟然会出现这种严重的误差?”

    “后来我问大西洋酒店的设计师,他对这个误差有什么看法,人家严谨的德国人说,建筑不比机械,只要质量合格,有些误差是非常正常的?!?br />
    比严谨,瑞士自然比不过德国。

    奈特利有些讪讪地转移话题,问萧俊,他身旁这位是谁?

    “华夏一家机械制造厂的技术员,他来帮你们解决,你们十多号人,忙活两天,也没解决出来的机械技术难题?!?br />
    奈特利一听萧俊的话,差点笑的流出眼泪。

    “制造一块机械表,有一千两百道工序,要精准地磨锉出一块手表,所需要的二百五十四个零件?!?br />
    笑完,奈特利换上一副自豪的神情:“早期钟表因为地心引力的原因,每天时间误差能超过两分钟。是我们瑞士的钟表大师,发明了陀飞轮来校正地心引力对钟表机件产生的误差,把时间缩短到了二十秒内?!?br />
    “为了制造这块世界最大的机械手表,我们集团还特意设计出一套新的摆轮,就连上面的游丝,也创新采用三层蓝钢宝玑游丝?!?br />
    “这不是用机床车齿轮,而是制造一块历史上最大最精密的机械表?!?br />
    “我认为我们的设计方案,和零件精度都没有问题?!币晃慌趾鹾醯睦瞎そ?,也笑着发言:“问题应该出在了你们的风车旋转台上,要不是这里已经竣工,我们真应该自己重新制造旋转台?!?br />
    无论是拧旋钮上链,还是依靠手腕摆动获得动力的机械表,都需要动力来源。

    恰好之前风车下方,有旋转台来带动风车旋转。

    “奈特利先生,即使我这个外行人,我都能看出来,你们机械表出问题的原因,和我们的旋转台无关?!毕艨∮行┥?,自己设计的标志摆设被人改了不说,现在还来怨他们。

    “连地心引力都能影响钟表运行,何况是旋转台?”

    “萧设计师,你不懂精密机械制造?!蹦翁乩焓种噶酥妇纱笫Γ骸罢馕患际踉?,应该明白这里面的技术差距,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华夏甚至没有一家工厂,可以制造出蓝钢蓝钢宝玑游丝?!?br />
    萧俊把话给翻译了一遍。

    精巧大师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表情,和奈特利,没把他放在眼里的表情很相似。

    精巧大师,也从始至终,没把那些他们奉为精密制造巅峰的零件,看在正眼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