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最直观体现,往往就是那些生活的微小细节上。

    刚刚在用餐大厅,叶青全神贯注工作的样子,让他们误以为是某个工厂,或是实验室里一位专业技能熟练的技术员。

    现在看来,这位他们眼中的技术员,明明就是一位偶像剧中的男主角。

    年少多金,动手能力特强。

    别说维修个家用电器,指不定某个家电元器件坏了,人家就拿来工作台现场制作一个。

    男人在专注工作时候特别迷人,目睹叶青微微点头,弯腰坐进拉贡达时候,食客里面的一些年轻姑娘,目光统一变带上了含情脉脉。

    男人们则一个个挣脱斯文的外衣,将姜松团团在了人墙中。

    原本想吃出个半仙之体,结果差点吃成半身不遂。

    越是在乎养生之道,讲究生活品质的人。在发现被严重欺骗,还会危害到自己身体健康时候,越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愤怒。

    要不是四名执法人员在一旁努力干涉,姜松很可能会去加护病床上睡一段时间。

    等到叶青和萧俊到达目的地时候,被执法人员控制的老板姜松,和两位经理,也在铁一般的证据下,竹筒倒豆子般交代了关于重金属超标的事实真相。

    坛鸡是姜松家里,传承了数百年的一道招牌菜。

    早期的坛鸡,根本不需要用这种下作手段,它的味道,据说比现在的坛鸡还好吃。

    但是偏偏姜松他老爸,是位不务正业的二混子,没把手艺学出来,让坛鸡断了传承。

    至雉菜馆是姜松后开的一家菜馆,营业已有数十年。刚开始坛鸡做为特色菜推出时候,反响并不是太热烈。

    它的价钱昂贵,而且因为方法不得要领,做出的口味也并不算太好吃。

    直到姜松有次去山村里收草鸡,发现有位农户饲养的草鸡异常美味,用这种草鸡制成的坛鸡,简直能把人味蕾给点爆。

    弄出来好吃的原因并不难,姜松通过观察发现,这户人家因为靠近村头金属冶炼厂的缘故,饲养的草鸡,老爱去啄食丢弃在厂外的金属矿废渣。

    这是家专门冶炼镍矿的工厂,姜松照葫芦画瓢,让草鸡从小就啄食打成碎渣的镍矿后,无论是肉质,还是熬出的高汤,都和那家农户饲养出的草鸡味道一模一样。

    罪恶的种子从此种下,姜松为了利益,硬生生在几年内,将草鸡饲养规模扩大了数十倍,建起生态养殖。

    直到这里面的猫腻,被叶青给破解出来。

    “越想越觉得吓人,忙完这事儿,我得去医院测个微量元素?!背隽说叵峦3党?,萧俊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似乎骨头里都变得麻麻的。

    叶青没说话,而是托着下巴,向审视艺术品一样,审视四周。

    这是哪?

    这是金陵路边上,华夏最早的商业街区之一,也是闻名华夏的购物天堂。

    叶青本以为,萧俊会把自己带到一个偏僻的,充满尘埃的建筑工地上。

    结果跟在他后头东绕西绕,越绕车窗外的景色越繁华,最后绕到了这里。

    金陵路是步行街区,车辆禁行。萧俊轻车熟路的带着叶青,把车停在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地下停车场?;垢嫠咭肚?,他想请教的问题,就出在这附近,一栋由瑞典依斯达芬集团投资建造的购物中心里。

    “是金属还是机械方面的问题?”叶青漫不经心问道。

    “机械方面?!毕艨』疃思赶赂觳?,随后咧了咧嘴:“那栋购物中心,是我们工作室负责设计。现在购物中心落成,瑞典的斯达芬集团,却擅自做主,把负一层购物广场中间的风车建筑,换成了一台精密机械?!?br />
    “现在那台精密机械出了问题,他们瑞典方面干着急找不到原因,却赖我们工作室的设计方案有问题?!?br />
    “精密机械出了问题,那自然是机械设计有缺陷?!?br />
    叶青有些哑然笑道:“一般人都认为瑞士手表出名,但是手表的背后,是精密机械制造领域的强大。按理说机械问题,他们找个钟表匠过来都能搞定,怎么会把理由怪到你们身上?”

    “因为他们保留了风车的转台和风力轴承,现在说我们的机械零件不行??伤怯忠皇卑牖岫挡怀瞿睦锊恍?,我这个搞建筑的听地云里雾绕?!?br />
    “我原本想把设计图纸,和模型带过去。现在你人到这儿,三下两下肯定能给它搞定?!?br />
    在机械工业领域方面,萧俊对叶青那叫一个毫无保留的信任。

    “你带着我们的首席工程师去就成,正好我缺一些秋装,我去购物,你们忙你的?!?br />
    巨兽重工的首席工程师?

    萧俊这才结结实实打量了身旁的精巧大师一眼,之前萧俊还估摸,这位看起来又瘦又矮的小老头,是叶青私人管家。

    人不可貌相,萧俊乐呵呵带着精巧大师离开了。

    “今天,我也要彻底来领教一把,什么叫沙漠土豪的购物方式?!币徽糯亢谏俜虺ば庞每?,被叶青翻在了手指间。

    这是华夏工行联名发型的百夫长信用卡,鉴于叶青每每把卡刷爆,就会立刻全额还款进去,再次刷爆的土豪举动,现在叶青手中的这张工行百夫长,已经上涨到五千万信用额度。

    吸了口充满奢靡味道的空气,叶青领着临时充当拎包和保镖的巨力苦工,朝金陵路的入口处踏去。

    金陵路是万商云集的宝地,也是国外著名的购物天堂。这里奢侈品牌扎堆,还有恒隆广场这个著名销金窟在。

    换了败家的过来,一圈逛下来银行卡里少个几百万根本不成问题。

    一边走,叶青一边带上耳机给兜兜打电话。

    兜兜在徽省合巴市,这会儿刚刚录完一道当地特色美食节目。

    电话很快挂掉,变成了视频通过话。

    叶青举着手机旋转一圈,让兜兜猜这是哪儿。

    “金陵路,我都看见小杨生煎的招牌了?!倍刀悼┛┬Σ煌?。

    “对的,我带你去逛恒隆广场,看中什么告诉我?!币肚嗯踝攀只?,朝金陵西路走去。

    路上,叶青和兜兜讨论到了秋季,穿夹克好还是风衣好,或是单层皮草。

    等走到恒隆广场,叶青愉快的决定,每种款式都买几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