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雉菜馆是个主打特色怀旧风高消费,并且取得巨大成功的菜馆。

    一只坛**百八,这可比驰名中外的烤鸭贵多了,能来这里吃饭的人,不说非富即贵,至少也是在社会中算得上成功,小有资产的那拨人才能消费起。

    这里还不接受预定,店里的装修也很有民国味。

    理所当然,来这里的顾客们,都是文彬彬很有修养的感觉。

    一个更文彬彬,无论穿着还是散发出的气质,都很与众不同的大叔,在这种场合莫名其妙的摔了盘子。

    客人们一个个交头接耳,目露兴奋。

    “这位先生,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协商,为什么要发脾气呢?”这名年轻经理的目光中,隐隐透露着不屑。这里又不是大排档,摔碟子砸碗能吓唬得了谁?

    “协商?”萧俊气的发笑,指着饭桌上的鸡骨头,大声道:“我在你们这店里吃了几十次,你跟我谈协商?”

    “那好,你告诉我。你们这里的坛鸡,重金属严重超标,你打算怎么跟我协商?”

    重金属严重超标?

    这几个字传到食客耳朵里面时候,不亚于掰开他们的脑壳丢了个原子弹。

    有钱人追求的就是个健康,什么油腻不吃、油炸不吃、烧烤不吃、饮料不喝,就是为了一个身体健康。

    越是有钱的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越高。

    他们来这里吃近千元一只的鸡,除了味道外,图的就是山上原生态放养,又加入了几种滋补食材。

    既美味又养生,现在有人告诉他们。这种他们视作珍馐的坛鸡,里面重金属严重超标。

    “经理呢,你给我解释清楚?!币幻行┩憾サ哪腥苏玖似鹄?,显得非常气愤:“我从你们家推出坛鸡,就吃了整整四年,我还指望养生?!?br />
    “结果养的老子秃顶了,我说怎么莫名其妙秃顶,一定是你们的鸡有问题?!?br />
    “你!”经理气的直跳脚,对萧俊质问道:“你说我们这里的坛鸡重金属严重超标,你有什么凭据?”

    “凭据?”萧俊冷哼一声:“把鸡拿去实验室检验一下,证据不就来了?”

    “别人说我这里重金属严重超标,我就得拿去实验室化验?!?br />
    一名年约四十,眉宇间有些商场上生意人和气生财气息的壮硕男人阔步走来:“那别人说我这里用了地沟油,工业盐,农药残留超标蔬菜,不洁饮用水?!?br />
    “是不是我们至雉菜馆,就得一次又一次的拿材料去实验室化验?”

    “老板~老板~”这名男子往这儿一站,经理和服务员们立刻跟找到主心骨一样,退缩到他的后头。

    看热闹的食客们,这会儿有些犹豫不决。

    从心理上,他大多数人,是不太愿意相信坛鸡重金属严重超标的,相信这个,不就等于自己身体受到了损害么?

    不过芥蒂的种子,今天算是彻底种下。

    这次事情没有个圆满解决,食客们心里肯定有疙瘩,以后,至雉菜馆的招牌菜,很可能有问题的疑惑,一定会流传开来。

    这位自我介绍,叫姜松的老板同样明白这个问题。

    姜松摸了摸额头:“这位顾客,我看你也很面熟,一定是我们这里的老顾客。你说我们这里的坛鸡有问题,能跟我说说,您是从哪方面来下结论的么?”

    “是啊,这位哥你快给说道说道?!蹦敲行┩憾サ哪腥私辜钡溃骸罢嬗形侍?,我得去告这家菜馆。说不准我这秃顶的毛病,就是吃坛鸡吃出来的呢?!?br />
    “等工商与质检的人来了,自然会水落石出?!毕艨∽匀蛔矫煌咐锩娴脑?,但是他非常笃定这些鸡有问题。

    “那如果证明了我们清白呢?”姜松反问:“我们的坛鸡,从小就放养在大明山上,只靠它们自己啄虫长大,从不喂食任何饲料?!?br />
    “在座各位很多都去大明山游玩过,我们至雉菜馆的生态养殖基地,去过的人相信都会明白我所言非虚?!?br />
    “公鸡放入坛中后,就摆在走廊中,每天喂的什么大家都一清二楚?!?br />
    “你连判断依据都没有,这不是污蔑我们至雉菜馆么?”

    “我看这位先生是酒喝多了?!?br />
    “是啊,从哪儿判断出来的呢?”旁边食客们有些认同姜松说的话,至雉菜馆的生态养殖基地就在风景区附近,那里放养的母鸡和鸡蛋,很受那些追求绿色食品的游客们欢迎。

    “不会真喝多了吧?”

    “生态养殖基地我去过,上月我妻子还在那儿买了两百颗原生态草鸡蛋,那鸡蛋色泽鲜艳,怎么看都不像有问题的样子?!?br />
    “没有依据,就污蔑至雉菜馆的坛鸡有问题,这行为一点都不好?!?br />
    “对啊,拿出依据来???”

    食客们成了墙头草,觉得哪边有道理就往哪边倒。

    萧俊脸上火辣辣的,他不知道,也不打算回答,直接拿出手机准备拨投诉电话。

    只是看老板这幅胜券在握的样子,萧俊还真怕,即使工商局派人过来,他们也有办法将这事情和稀泥和过去。

    他们事先有准备的话,想要达到这点并不难。

    “是我告诉他,这里的坛鸡重金属眼中超标?!币肚嗾玖似鹄?。

    原本叶青是想劝萧俊先息事宁人,可以走了之后再打投诉电话,或者自己联系金属实验室,出具检验报告单。

    看见萧俊被老板趾高气昂三言两语的挫败,叶青自然要替萧俊找回场子。

    “你又是谁?”脸皮厚到无极限的姜松转头,自信道:“今天你要不跟我把话说清楚,我保留追究你们污蔑至雉菜馆的权利?!?br />
    “瞧您好大的口气?!毕艨⌒α?,叶青也笑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的话?!?br />
    “密度大于四点五克每立方厘米的金属,叫做重金属?!?br />
    “微量金属是人体不可缺乏的营养成分,但是过量的重金属在人体内,却能和器官产生强烈的相互作用,危害身体器官?!?br />
    叶青从餐桌上,拿起那块断掉的鸡腿骨,环顾一圈道:“我为何断定,坛鸡的重金属严重超标?”

    “答案就在这根看似平平无奇的骨头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