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为什么不长鸡毛?”叶青问出了所有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会问的重复疑问。

    至雉菜馆。

    雉在古语中也是鸡的意思,起这个名字倒是非常应景。

    但是再给叶青十年,他也想不到,会有这种油亮亮不长毛的鸡。

    “哈哈~”

    叶青一脸迷惘的样子,让萧俊笑的很得意,虚荣心得到彻底满足。

    “因为这种坛鸡是这家馆子的最大招牌,自然要有与众不同之处?!?br />
    “这种公鸡从小精心饲养在在山上,等到长大快要被宰时候,就把它放进坛子中,用秘制的麻油浸泡?!?br />
    “泡一天就能把鸡毛给泡下来,然后倒掉麻油搬到这里,整整一星期,都只喂掺了酒的泉水?!?br />
    “鸡是普通的鸡,可是养成方式却异常繁琐?!?br />
    萧俊一副回味无穷地表情:“这家馆子里的招牌菜,我吃过不知道多少次,可就是百吃不厌?!?br />
    叶青没忍住,掏出手机给不长鸡毛的它们拍了好几张照片,随后发给兜兜。

    穿过走廊,走进这家馆子的内部,叶青和萧俊足足等了二十分钟,才等到了一张座位。

    叶青看了一圈别桌客人,清一色都点了招牌菜。

    “坛鸡两只,时令蔬菜小炒来两份、蟹粉豆腐、松鼠桂鱼,再来一瓶黑标石库门?!毕艨∏岢凳炻?,菜单都不看。

    “好的,客人请稍等?!狈裨蔽⑿ψ偶窍虏说?。

    一只坛**百八,这顿饭价值大概在三千这样,谈不上昂贵,但两个人吃三千明显也不便宜。最主要这个地方有特色,五星级酒店再好,可全国各地多如牛毛。

    趁着厨师备菜的时间,萧俊有些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吃完饭,带叶青去个地方。

    通常来说,一个商业伙伴在饭桌上,用这种口气,小声说饭后去某某地方。

    那通常都是好地方,而且只能男人去的地方。

    可惜萧俊不是那样的人,他告诉叶青,去的地方,和这次拜托叶青帮忙的难题有关。

    原本萧俊准备把材料带去中云,现在叶青来了尚海,直接去问题所在地,自然更直观一些。

    十分钟后,两个描金瓷坛,被服务员推着餐车送过来。

    瓷坛造型颇为别致,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是蒸笼一样的小碟,里面整齐码放了一层皮酥里嫩的焗**肉,底下一层是乳白色,用鸡骨加了几种大补食材熬制的浓汤。

    一股让人口舌生津味蕾绽放的香气,从瓷坛中袅袅散开。

    萧俊用舌头扫了下口水,叶青则忍不住长吸一口气,给予肯定的赞美点头。

    黑标石库门也被打开,萧俊给叶青斟满一杯,说吃坛鸡配尚海的石库门酒最有滋味。

    “呵呵~看你扎了个小辫子,我还以为你平日里都是喝咖啡抽雪茄的海派格调?!币肚嗉衅鹨豢橥馄に謰募θ夥湃肟谥?,一口咬下去,觉得根本不是鸡肉,而是鲜嫩与多汁组成的别样风味。

    里面还带了淡淡的酒香,和一种让人微微觉得舌头发麻的麻香。

    两道时蔬,和蟹粉豆腐也算是美味,不过比上次在锦溪品尝过的时蔬就要差上一些。

    几杯酒下肚,萧俊的话逐渐逐渐多了起来。

    工业基础,往往决定了建筑的高度。这两者互有相通,萧俊边吃边聊,抓住机会向叶青请教一些金属材料方面的问题。

    他的问题也颇有新意,比如他问既然金属可以镀层,那能不能在地面上镀一层金属?

    还有现在建筑装修喜欢用石膏线条来做花形,那能不能用金属线条来做,类似汽车镀铬亮条一样银光闪闪?

    不愧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建筑设计师,萧俊提出的几条疑问,都是对传统装饰领域里的一次冲击。

    “只要不在乎成本,做到你说的那些,没有太大技术问题?!币慌碳θ獗灰肚喑酝?,撤掉小碟,叶青又开始品尝浓汤。

    鸡汤味道鲜美,并且里面的骨头同样酥脆,叶青不小心吃到了一块,感觉就像吃脆骨。

    骨头再脆,那也是骨头。

    叶青丢掉咬成两半的骨头,继续为萧俊解惑同时,还在心里默默记下萧俊提出的种种构想。

    没得说,这些构想可以运用到巨兽重工大厦里。

    只是聊着聊着……

    叶青目光慢慢,转移到了那块被咬成一半的鸡骨头上。

    叶青先是疑惑,接着转变成隐藏很好的愠怒。

    这顿饭是萧俊请,叶青自然要给萧俊留些面子。即使发现了什么,也不能说就立刻撂脸色给人看。

    之前不知情鸡肉被吃完,现在瓷坛中的鸡汤,叶青肯定不会再去碰了。

    萧俊设想的正欢,根本没有注意到叶青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他一口酒一口浓汤喝着,不时还央叶青多喝些汤,说是大补。

    等到萧俊颇为满足地,将乳白色浓汤喝差不多时候。萧俊这才注意到,叶青那份儿的浓汤几乎一点没少。

    “汤我也尝了几口,味道很不错?!币肚嘈α诵Γ骸爸皇俏移饺詹惶不逗忍??!?br />
    “对了老萧?!奔副坪裙?,叶青对他的称呼也变了:“你一共来这家店里,吃过多少次?”

    “没有五十次,也有三十五次吧。这些鸡汤里有辽参、海参,西红花。人一上了年纪,就喜欢补气血养精元?!毕艨∮行┎惶吹枚肚嘁馑?,笑道:“每次来,招牌菜的坛鸡必点?!?br />
    “多补不一定是好事情,以后你还是别来这家店了?!币肚嗯孪艨∫幌陆邮懿涣苏飧鼋峁?,但是不告诉他实情又不行。

    “为什么?”

    萧俊从叶青的话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安,他放下酒杯和筷子做聆听状。

    犹豫了会儿,叶青凑到萧俊耳边,把自己发现的实情告诉萧俊。

    “这…这…这……”萧俊愣怔了半天总算还过了魂,脸上表情由红迅速变成了铁青:“服务员!”

    第一遍没人应答,萧俊立刻提高音量,叫唤来一位年轻姑娘。

    “去把你们经理或者老板叫过来?!毕艨∩舯?。

    年轻的服务员笑道:“先生请问,是我们这边的服务,有让您觉得不满意地方吗?”

    “你是要让我把话再重复一边?”萧俊的目光中,已经全是愤怒。

    碰了一鼻子灰的服务员悻悻的走了,或许是觉得萧俊有些不可理喻,她去喊经理时候,仍然兀自频频回顾萧俊。

    一分钟后,身穿黑色制服的经理来了。

    “这位先生,我是至雉菜馆的经理,请问有什么可以帮……”

    萧俊站起来二话不说,直接捧起瓷坛,“砰地”摔在了地上。

    “哐哗~”

    瓷坛就像经理满是不可思议的视网膜一样,裂成无数碎片,里面残余的汤汁溅了经理一身。

    喧闹的大厅顿时凝固,旁边用餐的食客们,更是一个个扭过头,表情凝固的看住了这边。

    没有任何人预料到,这位看起来蛮有文艺气息的小老头,脾气竟然和悍妇一样暴烈,毫无征兆地就摔起来盘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