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神I型挨了一发火箭弹?”叶青瞪大眼睛。

    巨神I型在设计之初,考虑过撞击、震动、涉水、防尘,防冻等等几乎所有恶劣自然条件下,和复杂环境下施工。

    但从没考虑过火箭弹袭击!

    火箭弹经过几十年的战争对抗进步,已经发展成了一种威力极为强大的攻坚型武器。

    尤其对付装甲目标。

    采用空心装药战斗部,前端金属射流威力极为恐怖,装甲车在它面前,不比纸糊的强多少。

    采用串联穿甲弹头,甚至可以打破一半以上的现役坦克侧面和后面装甲。

    现代坦克都是复合装甲,加反应装甲。

    巨神I型再合金,也不能去和坦克比硬度,因为这完全是两个设计思路。

    “火箭弹打在了巨神I型的右机械臂上,打出了个碗口大窟窿?!崩罨侨盟净霉匆桓銎桨宓缒?,放出里面的图片,给叶青观看。

    图片一共有五张,只见巨神I型的中段机械臂上有个烟熏火燎,周围布满火切割灼烧痕迹一样的破损洞口。

    破损口内部,液压杆和机械传动结构,被融化了的金属射流彻底贯穿成筛子。就连背面厚实的合金外壳,也差点被打穿。

    这是空心装药战斗部,岩土工程上,有用类似结构的装药,来给岩石打孔开矿。

    “李董事长,尼加亚那边看起来很不安全的样子,随随便便挖个沟渠,都能被火箭弹袭击?”

    如果在国内发生这种事情,恐怕早成了国际头条。

    可是搁尼加亚那儿,似乎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情。

    “各个军阀控制区,或是政府控制区内,只要雇佣当地安保公司,治安还是有保障的?!崩罨翘玖丝谄骸罢饽晖飞饽炎?,开矿冶炼铜矿又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不做不行啊?!?br />
    “这次事情,主要还是他们把水渠开到了恩苏卡地区的边上?!?br />
    “我已经和阿努特地区的莫普将军通过电话,以后再借设备可以,自己找驾驶员,我们这边一概不去?!?br />
    “只是巨神I型已经损坏了,我们又没技术维修,只能来求助叶总?!?br />
    “机械臂的中段需要全部更换?!币肚嗫醋磐计?,沉思道:“单纯的焊接换零件已经没有意义,高温金属射流,已经破怪了金属的整体强度?!?br />
    “机械臂部件我们可以空运过去,只是我们的工人,可以自己动手更换么?”

    “不可以,机械臂的更换需要用到十七种非标工具,还需要将液压杆和工作台里面的连杆复位?!?br />
    目前叶青在培训公司工人们,维护巨神I型的技术,只是培训才刚刚开始,更换巨神I型机械臂必须有怪兽们从旁指导。

    这个难度,对机械工学门清的李华星肯定知晓。

    否则他不会亲自前来,告诉叶青这个消息。他来的目地,也是为了能邀请一名技术员做飞机去尼加亚。

    “我会派一名技术员过去,只是他的人生安全一定要保证?!?br />
    “不会有任何问题,铜矿区位于阿努特地区的腹地,出入也都有矿区安保人员守护?!崩罨前研乜谂牡呐榕橄?。

    航班定于明天下午。

    叶青准备派一名金属专家过去,反正都有如假包换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办理护照出国一点问题没有。

    并且金属专家穿了伪装者工作服后,就是个面容冷酷的年轻男性,很符合技术员形象。

    护照由李华星负责,出差需要四天。

    告别李华星,叶青去公司内听取几名经理汇报工作后,又让巨力苦工载着自己和精巧大师,前往尚海。

    现在真是忙到连开车时间都没有,叶青坐在后座儿,用怪兽工厂手机控制领主战车,与愤怒矿工一起在扩展地下基地空间。

    因为靠近岩石层空隙缘故,这里地下水渗透的非常厉害,随着空间扩大,愤怒矿工就跟在泥浆里打过滚的猴子样,排水泵也被增加到了三台。

    中午十一点,地底工业基地进行第一块二十米长,四米宽合金外墙焊接工作。

    上方密室挑高二十二米,二十米合金外墙,可以一下运送五块进来。

    等到了尚海市,具有高锈蚀性能的合金外墙,已经被领主战车焊接好了十三块。

    这会儿刚好是饭点,设计师萧俊坐着一辆奥迪在高速路出口处等候叶青。

    “哈哈~叶总舟车劳顿,一定饿坏了?!痹烁鲂”枳?,很有艺术风的萧俊上来热情地握手:“想请教您的难题先不谈,我带你走吃一家,在我们这儿不要太美味的馆子?!?br />
    “说了你都不信,只是最寻常不过的草鸡品种,竟然可以好吃成那样?!碧傅街形绲拿朗?,萧俊不自由吞了吞口水,一副叶总您别笑话我,等吃了它之后,您也和我差不多馋嘴的笃定表情。

    奥迪在前面带路,穿过让人眼花缭乱的高架桥,不知路过多少个让人抓狂的红绿灯,才终于钻进了一条仿民国时期建筑的巷子中。

    【至雉菜馆】。

    这是一座红砖小洋楼,仿青石板路,门口招牌同样很怀旧,也很有尚海滩风格。

    “外地牌照有些地方限行,稍稍绕了点路?!毕铝顺?,萧俊招呼叶青往这家菜馆走时候,不好意思笑道:“时间耽误了些,不过来迟也有来迟的好处,这里不能预约,我么迟来不用排太久的队?!?br />
    隔着玻璃,叶青被里面乌压压人头给吓到了。

    这还叫不用排太久的队?

    进了门,竟然不是最常见的酒楼大厅,而是要顺着侧面通道行走。

    通道两旁摆满了高高的雕花木架,架子上是一层层古色古香的老黄泥坛。

    这下,叶青是真被吓到了!

    老黄泥坛里不是酒,更不是老坛酸菜,而是一只只从坛子口,探出脑袋的公鸡。

    这些公鸡模样让人觉得又好奇又好笑,它们脖颈光溜溜的不长任何羽毛,油亮亮的鸡冠一抖一抖。

    “喔喔~喔喔~喔喔~”

    两三百只公鸡都一个摸样,看见走道来人,它们脑袋拨浪鼓一样扭动,恍若醉鬼。

    “它们为什么不长鸡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