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鹰大厦、时代大厦、蓝天大厦、宝龙国际购物中心,旁边的几个大厦物管都跑了过来。

    不来不行,天鹰大厦焕然一新,这一下就把他们附近,这些同等档次的商业中心给比了下去。

    一个二八芳华的少女,一个是皓首苍颜的老家伙,不赶紧整一整,怎么跟天鹰大厦竞争?

    也只有这四座商业中心,享受了一把高科技美容的待遇。

    再远一些的大厦物管们,一看身边多出了四栋锃亮如新的大厦,也屁颠屁颠跑过来。

    “没水了?!本纱笫ε呐墓九晒吹脑惫ぜ绨?,示意他们去找这几座大厦的物管们收钱。

    排着队的物管们,一副怎么可能的表情,昨天那阵暴雨把基坑都下成了汪洋,别说一台抽水设备,十台抽到第二天,也不可能把基坑排空。

    验证这点很简单,穿过施工墙看一眼就行。

    结果基坑空空如也!

    “那……那我们自己供水?”

    “等以后再下暴雨的吧?!本纱笫俸僖恍?,拒绝了这个很赚钱的提议。

    这套设备只有巨力苦工或精巧大师才玩的开,别人来操作,高压水流打破玻璃是唯一结局。

    他们抽水时候顺便赚些外快行了,指望搞这个赚钱,完全得不偿失。

    下午两点,四台巨神X型重新下到基坑内,开始掘土作业。

    工厂那边,也源源不断地将二十二米高的巨大金属框架,用重载卡车运送过来。

    将人防工程底下所有泥土挖空,换上高大的金属框架,是一项难以想象的庞大工程。

    这项工程如果普通建筑公司来做,光是消耗的时间,和付出的金钱,就能让他们赔个底朝天。

    叶青付出的成本同样巨大,先不说巨神X型每天需要消耗的燃料。光是雇佣建筑废料运输公司,和生产这种巨大金属框架的成本,就让叶青非常肉痛。

    如果不是这些支撑框架是拼装式,上下两个底版,和中间支撑面都另有用途,叶青需要付出的资金恐怕更大。

    暴雨之前,支撑框架完工了三分之一。

    四台巨神X型集中方向,开始朝基坑中心位置挖掘,一铲斗七十吨泥土,没有任何停歇。

    凌晨四点,基坑中心位置,被清理出一片直径十米的地底空间,巨神X型用金属框架,将这里牢牢围成了一间钢铁密室。

    当浩浩荡荡的翻斗车队,载着泥土离去时。

    两辆由巨力苦工亲自驾驶的重卡,叶青开着奔驰G65垫后的车队,悄悄行驶进工地。

    整个工地的照明灯,哐哐哐跟着变暗。

    “老板,基坑中心点已经挖掘完毕,四周也全部用金属框架支撑好了,可以进行施工?!?br />
    “辛苦了?!币肚喟肟懦得?,就着车内昏暗的灯光,将新买的一双雨靴换上:“等我下去后,你们就将两辆重卡上的合金板卸下来,用巨神X型锻压成直径八米的管道?!?br />
    精巧大师点点头,随后朝着着巨神X型走去。

    换好雨靴,叶青深一脚浅一脚地顺着缓坡通道,向基坑底部摸索。

    基坑已经施工部分,距离地面有三十五米深。

    其中人防工程十三米,金属框架二十二米。好在这里距岩石层足有一百多米,也没有浅层地下水带。

    巨神X型只要在基坑底部,规划好网状引水渠,将缓缓洇出的水引流到边专门挖掘的蓄水坑内,再用水泵排出积水,就能保证基坑底部的正常施工。

    越往下走,地面越泥泞不堪。

    等走进人防工程底部,叶青仿佛走进了一座置身于星外的钢铁丛林中。

    二十二米高的钢铁丛林,底部因为重力下压,一排排规格整齐的钢墙支撑,已经牢牢陷入了泥土中。走在这里,只需稍稍转上两圈,方向感再强的人也会分不清东南西北。

    好在怪兽们在顶部安装了橙黄色的照明灯光,顺着箭头指示,叶青慢慢朝着基坑中心,那间隐蔽的钢铁密室摸索。

    地面之上,一张张长度二十五米的厚壁合金钢板,被巨神X型完美的锻压成圆。另一辆重卡,则悄然无息地行驶进人防工程的通道里。

    当重卡消失在错综复杂的通道内,两扇被加装电机驱动的钢制大门,隆隆地缓缓闭合。

    这辆重卡最终停留在一间拥有坚固防暴门的应急食品储藏室旁,在这里不仅仅只有重卡,上午负责安装排水系统,和清洗大楼的那辆巨神I型,赫然也停在那里。

    巨力苦工跳下驾驶室,攀爬进巨神I型中。

    昏暗的灯光下,这台巨神I型轰鸣启动,将机械爪放入后方设备架,然后从重卡车厢内,锁死两张硬质合金打造的黑色切割轮片。

    没错,巨力苦工打算将眼前的食品储藏室,用切割轮片给切除,腾出足够大的空间来施工。

    如果谁有超人一样的透视眼,就能发现在食品储藏室的一米厚钢板混凝土下,恰好就是怪兽们用钢墙围建起来的密室。

    这里是基坑的最中心,食品储藏室立于其它库房,将它的混凝土围墙切割掉,并不会破坏人防工程的承重结构。

    切割开始了!

    硬制合金轮片,瞬间从静到动,急速旋转产生的破空声,似乎能割裂人的耳膜。

    旋转的轮片刚一贴近混凝土墙壁,被打扫干净的通道中,就跟着扬起沙尘暴。

    “嗡嗡嗡嗡~”

    混凝土破碎的粉尘如同水一样溅射而出,最后华为尘暴四散在空气中。

    伴随着切割产生的巨大声噪,黑色的硬质合金轮片,迅速镶嵌进混凝土墙壁内部,当切割到内里衬着的钢板时候,尘暴转为火雨,有浓烈的金属焦糊味道在蔓延。

    这是普通工人根本不敢尝试的暴力切割,巨力苦工似乎都不在乎,高温是否会因为不采取降温措施,而烧毁切割轮片。

    也不是不在乎,摩擦系数越大,温度相应也会越高。

    当右机械臂的合金轮片,经过长时间切割作业,温度上升到1500度的关口,巨力苦工操作巨神I型,更换左机械臂继续切割。

    硬质合金能够在1650度下,保持结构强度不变。巨力苦工自然没必要去追求这个极限,反正更换机械臂切割,也就两秒不到的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