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一章:雨(读者大人们,我要求推荐票)



    梁文菁本想调戏一下小表妹,结果表妹心不在焉。

    她深深吐了口气,也学着表妹,开始认真打量着船头的那位男人。

    那是一张略带张扬的身影,根据梁文菁的了解,那位男人,根本没有任何商人的感觉。

    事业往往是男人一生的依靠,为了事业,有些男人愿意变得卑躬屈膝,也有些愿意变得不择手段,或是斤斤计较。

    他没有。

    他身上除了一股平易近人外,还有一股自信,和伴随着自信,那个年龄段特有的张扬。

    在兜兜眼中,这个背影给她的感觉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似乎叶青要是换套长衫,一定当得玉树临风,青衫激荡评的评语。

    “咕咚~”

    心没放在方向舵上的白兜儿,一不小心把画舫撞在了另外一条蓬船上。

    叶青拽着雕木栏杆,费好大劲才重新保持平衡,把刚刚凝聚出的气场给晃的一干二净。

    兜兜揪着小嘴,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了,两位朋友?!币肚啾欢刀的Q盒α?,冲蓬船上的两人喊道。

    对面蓬船上应该是对情侣,划船的小伙原本已经气冲冲站起来,准备理论。结果一看见画舫上,还坐着位白衣翩翩,似乎雨中仙子般的白兜儿,表情立刻来了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哈哈~没事儿,也怪我们没注意?!毙』锒幽油?,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自己女朋友。

    蓬船开走了,结果兜兜拿起地图,很无辜地问叶青和表姐,这是哪儿?

    这个问题无人能答,叶青看了看旁边的小桥流水人家,桥边上还有一家在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手工制酱作坊。

    “不管了,我们先上岸转一转,待会导航回去?!币肚嘟庸芊较蚨?,把画舫??吭谇嗍胪?。

    这里应该是一条没有被商业开发的河道,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商铺,除了一家制酱作坊,和一家连招牌都没有的小商店,再也找不到什么了。

    叶青领着俩人在青石路面上瞎转悠,好在这里景色很漂亮,还有许多充满历史感的石凳,古井之类的小玩意,边走边玩,跨过了几座桥,又绕了一个巷子,一片长满荷花的池塘出现在三人眼前。

    池塘连接水道,边上来停泊了一艘十五米长度的白色画舫。

    画舫里摆了两张古色古香的酒桌,竹根剜成的酒盅,站在岸边甚至还能闻见淡淡的酒香味道。

    一名面带古铜色泽的汉子正蹲在船头,用特制竹竿采摘荷叶。叶青来了兴致,问他这船上有吃的没。

    “有!”汉子一手从旁边捞起个拴了麻绳的鱼篓,里面尽是鱼儿扑腾声。

    “篓子中是百里淀山湖捞出的鳜花鱼,还有装着草虾和螃蟹的篓子。蔬菜也全是淀山湖特产,现摘现炒?!?br />
    就着淡淡酒香,叶青明显能听到兜兜在吞口水的声音。

    上了画舫,和这位船主闲聊才得知,他这艘长长画舫在锦溪镇颇有名气,靠着一手祖传捕鱼手艺和私房菜,就连县里的一些老板招待客人,都喜欢带来这里品尝淀山湖特色湖味。

    今天下雨缘故,没人预定,船主就把画舫开回家里,结果遇到了叶青这拨迷途游客。

    这年头玩原生态就等于玩钱,冲鱼篓里那几条野生鳜花鱼,恐怕端上桌就得上千。

    要是换了普通游客来问,船主一定说画舫不对外营业。

    一顿看似普通的水乡风味,就要收人好几千。遇到不明就已的游客,说不准能拍照传到网上,给锦溪镇冠上喜欢宰游客的头衔。

    眼前这位不同,船主就算忽略掉他那一身比画舫还值钱的行头,也要高看叶青一眼。

    有多少资本的男人,身边就站着多出彩的女人。这个资本不仅仅是钱,也可以是其他方面。反正船主接了七八年客人,还没见过哪个小仙女,愿意倒贴一无是处的男人。

    邀请三位客人落座,船主冲池塘边一户敞着门的青砖小院喊一嗓子。

    画舫开动时候,用实木屏风隔出的后厨里多了两位帮手,船主的妻子和女儿。

    别看船主五大三粗,可闺女生的确颇有灵气,典型地江南水乡姑娘,窈窕的身子,小家碧玉的古典鹅蛋脸。

    当然咯~

    人美归人美,在这种环境下,哪怕十恶不赦的混混来了,也不会有太多想法。

    否则五大三粗的船主,一定会用手里的剖鱼刀,让胆敢轻薄佳人的混蛋,见识见识什么叫百里淀山湖浪打浪。

    “三位客人,中午想吃些什么?”小姑娘捧着菜单,和一壶自家酿制的米酒:“我们这里湖鲜可以按人数准备分量,不用担心点太多吃不完?!?br />
    叶青抬头一笑:“那就每道拿手菜都稍稍准备一些?!?br />
    过了片刻,画舫荡进了碧波无尽的淀山湖。

    船主站在船尾撒网,每每一网下去,都会收获几尾鲜活的鱼儿,然后被他从中选出一条,其余重新丢进湖中。

    如果有懂行的老饕客坐在这里,一定会忍不住为船主叫好。

    倒不是因为放生的举动,而是他从中选出的鱼儿,全是按照鱼龄来算,最好吃的那条。

    画舫经过一座沙洲,船主又跳上沙洲,从上面采摘了些当下季节最可口的野蔬。

    清蒸鳜花、白水湖刀、油焖青鱼、蒜茸开背草虾、酱香湖蟹、脆炒茭白,拔丝莲藕……

    一道道湖味被端上桌,鱼儿刀工处理一流,搭配了各种水生野蔬,光是闻着味道都能感觉到洋溢地愉快。

    “手艺不错?!币肚嘣廾懒艘痪?。

    从这些精美的菜肴上,不难看出船主一家严谨的烹饪风格,和一丝不苟的完美厨艺。

    味道同样非常赞,就连采摘的莲藕,都清爽可口极了。

    之前采摘的那些荷叶同样另有妙用,三种不同品种的鱼儿,被洗净从小到大放入鱼腹中,再裹上荷叶放入炭火中温熟。

    荷叶打开那一霎,香味差点让叶青把持不住。

    人美~味美~景美,还有沙沙雨幕伴奏,叶青待会儿连车都不打算开了,一杯一杯米酒接着下肚。醉就醉,把牛一招出来当司机。

    兜兜微微眨巴着漂亮眸子,脸蛋红扑扑的,同样一杯杯米酒入口,似乎根本不担心醉了之后,某人会做些啥。

    一段轻柔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如画如诗的场景。

    是兜兜的手机铃声。

    兜兜吐了吐舌头,说是台长柳云打来的。

    “你们在回来的路上了么?”

    “没…没有啊,摄像和美工可能明天才回去,我下午两点坐车回去?!倍刀涤行┎皇ぞ屏?,娇艳欲滴红着脸。

    “先别回来了,中云现在下起的特大暴雨?!碧ǔち粕羝1?,很有心事的样子。

    叶青电话也响了起来,公司的销售部经理孔涛告带来了同样的消息,说现在外面的暴雨跟消防栓往下喷一样。

    孔涛忧心忡忡告诉叶青,他透过办公室窗外,能看见工地的基坑都被淹了一半,要不要让员员工们去抢险抽水。

    叶青神色如常地说不用。

    中云目前最高建筑天峰大厦建设时,基坑就因为类似情况陷入?;?。

    但那是别人家的基坑,自家大厦的基坑周围早用钢板固定,下刀子也不会塌方。

    底下桩基还没开始打呢,全淹了又能怎么样?

    等雨停了,用水泵把水抽出来就是。正好之前为了对付那家胆敢在龙溪谈排污的化工公司,怪兽们特意打造了一台超级猛的特高压水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