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着坚固第一原则,巨兽工业大厦,一共设计了十三根巨型主梁。

    十三根巨形主梁,固定建筑的纵向,其余次粱交由编年史工作室,根据结构自由设计。

    根据萧俊的经验判断,整座大厦只用八根巨形主梁就已经足够,造十三根完全是金钱上的浪费。

    尤其中央那根巨形主梁,钢骨粗到了让人忍不住想爆粗口的程度。

    萧俊到底忍住了,转用较为文雅的【定楼神针】来形容它。

    这也是萧俊可以接受,大厦主梁由巨兽重工自己设计的原因。

    这年头任何行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换了别的公司来找他萧俊,如果对方提出主梁自己设计,萧俊肯定哈哈大笑三声,然后撵对方出门。

    开什么玩笑,你们自己设计主梁,那万一日后大厦发生什么质量问题,这个锅谁来背?

    萧俊肯定不背,谁让主梁不是他们设计的呢?

    但是叶青提供的主梁设计,萧俊敢接,更敢丝毫不改的添到整座大厦的设计图纸中。

    其实设计主梁没什么难度,强度、韧性,耐高温这三点达到标准就行,与其说是建筑领域的专业,倒不如说是金属领域的专业。

    因为这些参数,大部分都是靠主梁内部的钢骨来支撑。

    假如给这座大厦的主梁参数打分,60分合格可以施工的话,巨兽重工直接拿了400分,萧俊自然敢接下这个设计,和连带产生的安全责任。

    萧俊认为巨兽重工有钱烧的荒,光是中央那根定楼神针,就能拿60分。

    但是叶青认为中央那根巨型主梁,却很有必要,是整座大厦的灵魂。

    因为那根巨型主梁,是大厦连接底部秘密空间的唯一通道。

    在叶青设想中,中央巨型主梁建成后,内部会隐藏着一部由巨兽重工自己制作的高速电梯。电梯出口开在最顶层的私人生活区,入口不用任何智能电子之类的门锁。

    就纯粹合金钢电梯门,机械钥匙,加机械密码开关。毕竟最传统的,往往也是最可靠的。

    签完合同,叶青婉言谢绝了萧俊的午宴邀请,萧俊这人,除了有些艺术家通有,在常人眼中看来,有些过于极端的追求生活品质小毛病外,其他没什么瑕疵。

    要不是中午约了人,叶青肯定在他这儿混一顿尚海特色餐。

    叶青中午约了兜兜的表姐梁文菁,和她确定巨兽工业大厦的合作建设方案。

    看了下时间,等到自己返回中云时候,过不了太久就是饭点,这顿饭自然是梁文菁招待。

    车没开多远,天色就变得阴沉沉。

    好多天没下雨,叶青一看要下雨节奏,马上把天窗挡板给打开了,准备来场一个人的雨中浪漫。

    第一滴雨水,滴落到挡风玻璃上的霎那,叶青突然想起来,自己把梁文菁订的酒店名儿给忘了……

    叶青只好重新打电话过去,电话接通,叶青还没问她中午搁哪儿,梁文菁就告诉叶青,她这会儿人在锦溪,大概十二点可以到中云。

    叶青出于客气,说如果有事儿把午宴挪到晚宴也行。

    “我就来接下兜兜,她和电台同事一起来这取景,结果车坏了回不去?!?br />
    “我们马上就回去,我开了奥迪A4过来,很快的?!?br />
    叶青一乐,说这会儿下雨,你十二点到中云肯定开快车,正好我在尚海离锦溪也不远,就在锦溪那边边吃边谈。

    锦溪是个水乡古镇,离叶青这儿确实不远,只有六十公里。

    吃饭在哪儿都是吃,呆了二十多年的中云,自然没有锦溪有新鲜感,何况兜兜也跑在那儿。

    把导航目的地设成锦溪,叶青乐呵呵掉头朝锦溪开去。

    大雨如画。

    相比起周庄、乌镇,这些名声在外的水乡古镇,锦溪这个地方,商业味道要比他们小了很多,不像乌镇和周庄那边人挤人。

    不是江南省的人,基本很少能听过锦溪镇这个名字。

    锦溪很大,历史悠久,里面除了小桥流水人家,还有许多历史文化特色保留,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去锦溪游玩算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兜兜在锦溪的烟雨长廊那边,走不了几步,就能到莲池禅院。

    中云市正在做一款《江南上味》的美食节目,台长柳云钦点兜兜来当主持人。

    溪镇这里水多荷花多,自然和水有关的小吃也多。

    兜兜和摄制组来这儿拍摄溪镇小吃藕粉汤圆,她们昨天来今天走,结果摄制组的汉兰达不知怎么罢了工。

    修理厂说变速箱坏了,因为是老款汉兰达,他们这个镇子上没零件存货,得从外面发。

    摄制组一共就三个人,兜兜是主持人兼组长,男摄像兼司机,女美工和摄像是情侣,一听走不了,两人高兴地跟过年一样,丢下兜兜跑去划船去了。

    兜兜在朋友圈发了条动态,说自己一个人沦落他乡,叶青没看见,她表姐梁文菁心一软,跑来接兜兜回家。

    叶青导航到溪镇时,雨依旧下着,停车内稀稀拉拉只停了少量的私家车,还都是附近城市的牌照。

    乘着雨伞下车,叶青的心情都跟着美好起来。

    溪镇这边商业开发程度很低,路边的商铺不像其余名气在外的水乡,清一色都是针对游客开设的精品店,光看着就让人无从下手。

    停车场旁边有是一条碧波荡漾的小河,几只捕鱼木船正摇着船桨而过。

    耳畔回响着“吱乃”、“吱乃”地艄浆声,叶青朝着远方那座横跨在河面的仿古长廊走去。

    两个打着油纸伞的少女,静静伫立在长廊前端地如画雨幕中。

    看见叶青缓缓走进,穿着白色长袖旗袍的兜兜,不停冲叶青挥手。

    这一霎那,叶青似乎觉得自己成了许仙,站在长廊边上的就是断桥边上的白娘子。

    走进了,叶青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这里不是断桥,兜兜身边的梁文菁也一点儿也不像小青,她像……

    路人甲!

    “叶青哥!”兜兜带着银铃地笑声穿过雨幕:“你怎么也跑来西塘了,表姐和我说你要来时候,我还说她吹牛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