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容纳两辆卡车并行的地下通道,差点被那些肚大腰圆的开发商们,挤出踩踏事故。

    通道上面,更是停的跟车展会一样。

    奥迪R8、宾利、奔驰S级、宝马七系列、捷豹,揽胜……

    不止中云市区,甚至连中云下属几个县里的地产大亨也闻风而动。

    这年头房地产难做,竞争越来越多,成本越来越高。

    免掉两个巨额税收!

    这种诱惑力,就像当年玩传奇,GM拍拍你的肩膀说:“兄弟,你只要拿下沙巴克,我们就奖励你一把屠龙一样?!?br />
    这是会引起天翻地覆的。

    比如现在通道中,有位衣冠楚楚地老板,带着两位小蜜,漫姿漫调打算以参观历史建筑的心态,漫步在通道时候。

    直接被身后同样一位衣衫华贵的老板,给撞了个巨大趔趄,硬是拽住两位小蜜的胳膊,才没摔个狗吃屎。

    “骚瑞~”这位老板丢下句道歉匆匆跑了。

    通道上挂着结构图,这些老板们匆匆用手机或平板拍下来后,就朝钢铁大门内钻。

    等他们飞鸟回巢一样,消失在四通八达的通道内部,叶青走了进来。

    作为一名雄心勃勃男人,叶青同样无法拒绝在市中心位置,建造一座只属于自己的先进工业大厦。

    骨头难啃不假。

    可是城建局的三条优惠项目横空出世,叶青在内心算了笔账。

    如果自己建造十层大厦,能节省一个亿。三十层的大厦,能节约五个亿。如果建造四十层大厦,能节省九个亿。

    建造一百层,能节省二十亿……

    二十亿,这是多么天文的一个数字?

    通常时候这种数字只适合用来形容精子的数量,还是大象的那种。

    所以叶青来了,带着数据眼镜,三维相机,和精巧大师。

    拍了通道上的结构图,叶青也钻入钢铁大门内部。

    这座地底建筑,除了众多储备物资,和充当小型服务机构的密室外,还拥有三个狭长的拱形结构避难区。

    避难区有些像隧道,特别狭长,没有任何支撑住。每个避难区,可以容纳两千五百名市民避难。

    现在好多开发商老板都在避难区,就着橘黄色灯光,在跟带来的工程师们,眉头紧皱地讨论什么。

    等叶青来到这里时候,这些原本兴致勃勃的老板们,已经脸上蒙了一层非常难看的阴影。

    “我就知道天上没有掉金元宝的好事儿?!币幻钭虐俗趾哪腥嗽股氐溃骸扒魄普饫锏慕峁?,没有一个地方能够支撑大厦主梁的地方,甚至连下次粱的地方都找不到?!?br />
    “要建大厦没有主梁,那不是拿脑袋开玩笑么?”

    “大厦?我看连建造十层的大楼都不好搞?!庇形淮忌嗝钡睦习?,擒着雪茄发言:“你看我们现在的位置,这种狭长的拱形避难区内,并无支撑柱,意味着我们建楼,上方就不能出现承重结构?!?br />
    “都按照地下的结构来修楼,那修出的楼和原来百货大楼有什么区别?”

    “五层和十层的区别,还没有地下停车场?!?br />
    “地下停车场不能修,可以修地上停车场嘛?!彼淖笫直吣俏荒昵崮腥舜蛉さ溃骸暗厣贤3党《嘈孪?,一层黄金商铺全砍了,留给顾客停车?!?br />
    “或者你们可以把所有的承重墙全切了,重新规划承重区?!?br />
    “刘总,那我们退出让你来?”

    “只要能把承重墙切了换新的,你们就能把十层高的大楼想怎么规划,就怎么规划?!?br />
    “再把脚下的混凝土也全切了?!毖忌嗝蹦俏?,用明显损人的语气:“切了底下所有混凝土,贵公司就能往下面打桩基建大厦,保证赚的大发特发。

    “哈哈~好主意,我去问问?;ど」疽灰黄鸷献?,他们最擅长地下土木建设?!闭馕幌喽阅昵岬哪腥艘槐咚?,一边挥手示意工程师和他离开。

    “我也闪了?!毖忌嗝蹦俏桓牌鹕恚骸案魑挥锌瓷险饪榈仄さ母辖粝率?,我们海龙公司还是老老实实回去造小区?!?br />
    实力最好的几位大鳄离开,剩下那帮规模都不算太大的老板们,也一个个起身,按结构图上的路径返回地表。

    他们不知该如何好,GM,确实要发屠龙刀,不过需要六十级的法师才能装备。

    人走了一多半,还剩下几位老板,在那儿捧着电子版结构图,入神的研究。

    他们不仅在看电子图纸,一旁随行人员,还捧着作图板,用铅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叶青也在研究,只是要随意的多,一旁精巧大师,偶尔会用手中颇为科幻的仪器,对准四周墙壁,发出“啪嗒~啪嗒~”的清脆打击声。

    凑过去看一眼作图板,发现他们在做人防工程的承重结构绘制。

    咬铅笔,挠头揪发,砸大腿舔嘴唇。偶尔露出被醍醐灌顶了的惊喜表情,随后表情转为疑惑,再到迷茫,再到失望。

    这些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发挥出比高考还要专注的劲头。

    “啪嗒~啪嗒~”清脆敲击声在继续,有位气的将草纸撕成碎片的结构工程师站起来,怒气冲冲喊道:“有完没完,不就是一把硬度测试仪嘛,在那里装什么装?”

    “乖乖~”精巧大师看着手中的仪器,又看了看那位工程师,一副你二了吧唧的表情:“如果我这是硬度测试仪,那你们手中的东西,就是小学生的圆规?!?br />
    “算半天,什么都没算出来吧!”

    “你……”工程师涨红脸。

    “行了!”叶青挥挥手,示意他不要再打击人了:“我们也上去吧?!?br />
    到了地面,叶青发现那些老板们都还没走,而是围成一堆在不停抱怨什么。

    圈子里还站着一人,叶青以为是星河建设的老板苏源。

    “局长?!比巳豪镉腥吮г梗骸白疃嘀荒茉谏厦娼ㄊ愕拇舐?,这我们接手开发有什么用?”

    “局长,要不您再多给点优惠?比如免掉营业税、城市建设维护税,土地增值税?”

    “各位,各位?!崩终疽獯蠹野簿玻骸拔颐浅墙ň忠丫隽俗畲蟮挠呕菹钅?,我相信各位一定可以根据结构方案,设计出最合理的建筑出来?!?br />
    “智慧是无穷的,人防工事不好改,我们可以在上层建筑里动脑筋嘛?!?br />
    这群老板们,很隐晦地露出你继续扯表情。

    乐正东亲自过来,也是没办法,在全国卫生文明城市的评选节骨眼上,总不能让市中心黄金地段,跟烂尾楼一样老杵在那里。

    他本想继续劝解,劝这里面的几位老板,能拿下这块地皮。

    比如拿了地皮之后,可以在他们以后开发的其他项目上,给予一定优惠之类。

    然后乐正东看见了叶青。

    叶青旗下的巨兽重工大名,现在中云市无人不晓。

    这会儿叶青正在打电话,乐正东打算等他打完电话,就过去亲切地打声招呼。

    等着等着,局长乐正东有些觉得不对劲。

    怎么……

    他隐隐听见,叶青在电话里说,让谁谁去注册一个建筑公司?

    他注册建筑公司干啥?

    巨兽重工,可是红透中云的重工企业,这一季度缴纳的企业税收数目,差点把两位市长的眼珠子瞪出来。

    中云要是有十家巨兽重工这样的高科技工业公司,他们的腰板能挺到天上去。

    按理说,像巨兽重工这种日进万金的企业,实在没有必要再来弄个建筑公司,插足房地产一脚。

    房地产?

    站在这块待开发地皮上的乐正东,顿时打了个激灵。

    不知为何,叶青身旁的那位小老头,让乐正东有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这位小老头,目光不时朝着地下通道瞅去。

    他看通道,和隐藏脚下人防工程的表情,就像奥数冠军,在看一道1+1数学题。

    他眼神中,已经不是胜券在握的自信,是彻彻底底的无视。

    会不会……

    乐正东觉得城建局拿的优惠项目,是不是还不够完善?

    比如超过一定层数,就不享受契税和房产税的免除?

    应该不会发生他担心的事情,乐正东脑海里转一圈,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杞人忧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