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一位当年参与建设的老工人了解情况,他告诉我建设这里,足足花了五年时间。整个人防工程,为了达到抵御一定程度的核打击效果,整体全用高耐压力混凝土浇筑而成,里面也不是普通钢筋,而是大块大块的钢板?!?br />
    “就算能拆,我最少要花半年时间,才能把这座人防工程拆了?!?br />
    “那原址保留,你们在上面盖大厦,难道不行?”叶青不太懂建筑这块,按照自己理解,拆了费事那就不拆呗。

    “你看我脸色,就知道行不行?!彼赵戳成系谋砬?,比跑了媳妇的猪八戒还难看:“原来上面的百货大楼是五层,地底结构看似坚固,可是最多也只能在上面加盖十层的大楼?!?br />
    “但我们计划是建造二十二层,拥有保龄球场、大型游泳池、室内羽毛球场、篮球场,射箭场等等等的全方位体育运动健身会所?!?br />
    “原址保留,地下停车场没了不说,只能建造十层的大楼,还必须按照原有的承重结构来设计?!?br />
    “那样建出来的运动健身会所,游泳池里估计得立二十根支撑柱,保龄球场得劈成四半个?!?br />
    好吧……

    叶青在心里再次同情一下这家伙,现代建设大厦,需要在地基底部打入足够深的桩柱,来支撑整座大楼的稳定性。

    几十年前,建造五层的百货大楼自然用不上这种施工技术。

    “能冒昧问一下,这块地皮买了多少钱么?”

    或许是苏源内心太过苦闷,有太多的东西不吐不快。又或者叶青不像那种小报记者,考虑几秒后,苏源告诉了叶青,这块地皮花了接近二十亿才拿下。

    “那么贵?”叶青被这个数字吓住了,原来自己兜里的十几亿,连买个大厦的地皮都不够。

    “这是市中心最繁华地带,地皮当然贵?!彼赵淳拘牡溃骸敖咏诓唤鼋鍪堑仄で?,还有保证金,和各种税钱?!?br />
    又聊了一会儿,叶青告辞苏源,回到蓝天大厦公司内开会。

    往后几天,叶青在公司时候,透过玻璃,经常能看见苏源朝这废墟旁地跑。

    穿着迷彩服的人武部民兵,也陆陆续续来过几次,从里面撤走一些看起来相当有历史的设备。

    三天后的上午,叶青来到公司办公室,照例转过机械工学椅,朝着大厦对面望去时候,发现废墟旁的人员猛地多了起来。

    不仅人员多了,还有两台更换了破碎锤的挖掘机进场。

    一名工程师打扮的2人员,和挖掘机驾驶员交代一番。

    接着两台挖掘机开到废墟边上,“突突突~”作业。

    挖掘机凿击混凝土地面的声音很大,连在马路对面的叶青都能听到。等叶青在办公室里呆了两小时,打算返回龙溪滩那会儿,两台挖掘机依旧在施工。

    居高临下望去,连叶青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挖掘机凿了两小时,竟然只凿出了两个售货亭大小的凹坑。

    又过去一天,叶青路过这里时候,这里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十多辆汽车停在了两台挖掘机旁,星河建设的老板苏源被人围成一圈,叶青降下车窗,隐隐能听到情绪激动的人群,在喊着退款,赔钱之类。

    老板苏源成了波涛中的一叶扁舟,被人群推来推去。

    中午吃完工作餐,叶青发现废墟旁的十多辆汽车没了,苏源孤伶伶蹲在盖住了地下人防工事的木板前,足足有十多分钟,一动不动。

    叶青让食堂抄了俩小菜,连同米饭一起打包好。

    提着午餐再次来到苏源跟前时候,叶青又去隔壁的天鹰购物广场那里,买了包面纸。

    因为老板苏源蹲在那儿掉眼泪……

    “苏老板,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青把两样东西都递了过去,安慰道:“先吃点东西,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br />
    完了完了!”看见熟人,苏老板像个上了发条的木偶,不停在那儿重复这句。

    叶青静静等了一会儿,苏源终于抬起头:“昨天我找了两台挖掘机来测试了下,这里的混凝土硬度,结果过去了那么多年,依旧比岩石还硬?!?br />
    “现在大大小小的合作商,包括先前以入股方式出资,大厦建好后,他们可以获得内部场馆永久经营权的商人,都来找我,要我把钱退给他们?!?br />
    “因为工期肯定无法按时完工,我属于违约的一方?!?br />
    一辆别克君越开了过来,原本心情有些平复的苏源立马又陷入巨大紧张。

    好在来人不是要他退钱的合作伙伴,而是人防办的李主任。

    “老苏……”李主任拿着份档案袋,干笑着和两人打招呼。

    苏源扫了一眼档案袋,立刻跟蛋子被人猛踹了一脚样跳起来:“李主任,省人防办的回执下来了?”

    “下来了……”李主任抿着嘴:“我很抱歉?!?br />
    “省人防办在回执中,拒绝了我们拆除这座人防工程的请求?!?br />
    “回执说,他们核对了这里的人口密度,和地下停车场的数量后。发现如果拆除这座人防工程,市中心这里,就没有足够面积的人防工程供市民避难?!?br />
    “他们只同意我们,可以适当根据需要,进行不影响原有面积的修改?!?br />
    咕咚一声,老板苏源直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最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拆都没法拆。

    “老苏,事已至此,你那边赶紧想个解决办法啊?!崩钪魅斡行┎缓靡馑嫉幕乇苣抗猓骸靶薷牟姆延?,可以由我们财政来出?!?br />
    “你们出钱来改又有什么用?”苏源低沉道:“现在所有合作商都要撤资,我改了后在上面建什么?”

    “建一座十层的百货大楼?”

    “就算建,我拿什么建?”

    “银行贷款明年到期,原本计划到时候把主体弄起来,指望商户入住回笼资金?!?br />
    “现在可好,全中云都知道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再建出设计中的大型健身会所”

    “那……那……”人防办李主任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话。

    “李主任?!币肚嗫谖实溃骸敖胁挥跋煸忻婊男薷?,是不是说只要大厦建成后,下面依旧有同等面积的人防工程就可以?”

    “嗯?”李主任有些迷糊的点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