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主意安全?!苯痪桥吭诙纯?,脖子伸地老长,朝里面张望。

    “没事儿,里面全是混泥土结构?!碧ヌ较盏墓と宋匏胶暗溃骸巴ǖ阑拐嫔?,看起来也很有历史?!?br />
    “通道有上百米长呢,这里真宽敞,两辆汽车在里面跑都没问题?!?br />
    “我靠……”

    “我靠……”

    半分钟后,洞口回荡着两名工人的惊讶呼喊:“你们一定猜不到,通道尽头是什么?!?br />
    “那你们倒是说啊?!苯痪伎毂徽饬┕と思彼懒?。

    “自己下来看,保证让你们大吃一惊?!?br />
    交警二话不说,也打着手电跳了下去。

    没过多久,又是一句:“我靠……”

    又有胆大的工人跳了下去,先前下去的几人跑了上来,脸色激动地汇报自己见闻。

    “铁门!两扇大铁门,就跟电影里的银行金库大门一样?!?br />
    这么一说,边上看闹热的再也站不住了,一个两个都跟着跳进了洞中。

    叶青是最后一个跟着下去的,职业使然,当第一波工人们下去探险时,叶青就沿着通道的方向检查了一圈。

    这个神秘的通道不知存在了多久,之前大楼进行爆破时候,叶青在蓝天大厦那边都察觉到了晃动。

    叶青自然要检查一下通道上方的地面有无坍塌危险,有的话就要立刻提醒里面人员。

    检查一圈,应该没有问题。

    从裂开的缝隙看,通道上方应该用了大量的钢筋进行加固,并且越朝里,上方的混凝土结构也就越厚。

    没有坍塌风险,叶青自然也跟着下去看热闹。

    空气并不沉闷,压缩机一直朝这里泵入空气。许多人拿出手机照明,还有几名交警的强光手电,将通道内照的透亮无比。

    即使四五十人涌入通道内,也丝毫不觉得拥挤。

    朝着通道底部漫步,叶青内心越来越震撼。

    通道倾斜着深入地底,两边是斑驳的混凝土结构,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上面刷着的白蓝两色油漆,已经开始起皮脱落。

    在这些脱落的油漆上,依稀还可以辨认出一些,用红色油漆涂刷的汉字。

    中云机电厂、中云二中,中云第一机械厂……

    1979……

    这些字迹的历史真是太悠久了,1979年,叶青表示离自己出生还有几十年呢。

    脚下同样是混凝土,中央是带钢筋的防滑纹斜坡,两边是浅浅的阶梯。

    因为岁月太过悠久缘故,这些钢筋防滑纹已经严重锈腐,轻轻挫一下,就能挫掉大片铁渣。

    漫步过通道,走到尽头时候,叶青和其他几十个工人交警们,一起陷入了难以言喻的震撼。

    五米宽,四米高的通道尽头,是两扇涂刷了厚厚军绿色防锈漆,拥有巨大转轮的钢铁大门。

    两扇钢铁大门紧闭,在周围的钢铁门框上,红色油漆涂刷的标语,依稀可见。

    【深挖洞广积粮】、【华夏人民万岁】!

    通道内并不算闷热,可是所有人内心却火热无比。

    这些已经严重褪色的标语,鉴证的是一段最灿烂历史。

    标语带着角铮飞扬的豪迈语气,在向旁观的人们,无声诉说着一段,上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那个时候的人民,用天不怕地不怕的双手,建设起全世界为之震惊的地底奇迹。

    那个年代,华夏有个已经把钢铁洪流开到边境,随时准备朝华夏内陆城市推进的强大敌邻。

    那个时代,华夏贫穷落后,无论陆地,还是天空,还是海洋,所有装备,全部落后强敌整整一代的差距。

    但是那个年代的华夏人民,傲视天下,心胸开阔,不像现在这么鸡毛蒜皮,患得患失。

    毫无疑问,这是一座地下人防工程。

    从厚重的铁门,和超高厚度的混凝土结构来看。

    这座隐藏在百货大楼下方的人防工程,可以直接抵御任何航空炸弹的袭击。甚至因为百货大楼的阻挡,这座人防工程,已经初步具备了核避难所的基本条件。

    钢铁大门紧闭,十几名工人卯足吃奶的劲头,也没转动开这些缺乏养护,而锈蚀的转锁。

    “真是大开眼界,之前我们一直以为百货大楼又破又矮,没想到底下,还隐藏着一座规模如此宏大的人防工程?!?br />
    “佩服,那个年代想要建造出这种规模的地下混凝土建筑,估计大部分只能靠人肩扛手推?!备涸鸨频哪切┕と嗣?,陷入感慨。

    “喂,里面的人快上来?!闭馐倍纯诖?,传来电喇叭的回荡声音:“我们是中云人防办的工作人员,还请大家配合一下?!?br />
    反正大门也打不开,人群陆陆续续朝外面走,等到叶青上去时候,洞口周围已经被拉起了警戒条。

    而警戒条外,早已站满了乌压压一群的围观市民。

    市人防办,是城市人民防空工作的部门。平时负责组织管理城市人民防空建设,战时负责组织开展城市人民防空袭斗争。

    现在百货大楼爆破出了个规模巨大的防空洞,他们自然要第一时间到场。

    一辆哈弗H8匆忙开到这片废墟前,驾驶室门打开,一名年龄约莫四十岁,头发稀疏的男人跑了下来。

    这名男人神情焦急,跑下车不顾警戒条阻拦,也不顾满地尘土,直接趴在了地上朝洞里张望。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br />
    “喂喂~里面不能去?!比朔腊斓墓ぷ魅嗽贝蠛?。

    “我是星河建设的老板苏源,你们人防办是怎么一回事?”这位有些秃顶男人站起来,脸上写满了愤怒与担忧:“为什么百货大楼下面有人防工程,你们人防办不事先通知?”

    “为什么我买下这块地皮时候,没有任何人告诉我。我们为了赶进度,请建筑爆破公司来爆拆大楼,也没有任何人过来阻止?”

    “现在大楼都被爆了,却爆出个人防工程。你告诉我,我们该怎么施工?”

    “息怒息怒?!比朔腊斓牧矫ぷ魅嗽备辖襞庑Γ骸拔颐瞧涫狄彩墙拥降缁?,才知道这里有人防工程?!?br />
    “这都快四十年,负责看管档案室资料的人,都换了好几拨,中云市的街道名称也一变再变,要不是扒出档案资料,我们也不知道百货大楼底下有这个???”

    “全国各地,因为施工挖出的秘密人防工程太多了。都是因为年代久远,没人记得那里还有人防工程。我们人防办,也不能天天往外跑,看见哪里施工,就回去翻箱倒柜找资料,对照那里有没有人防工程?!?br />
    “你叫我怎么息怒?”星河建设的老板苏源,额头上全是汗水:“别以为我不知道人防工程想要拆除,必须打一大堆审批。连你们市人防办都没资格审批,还要朝上报?!?br />
    “还有这种结构的防空洞,你叫我拿什么来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