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巧大师永远这么直接,在他脑海中压根就没有委婉二字。

    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很明显负责测试的工程师认为不行,他照旧让加压室把压力升调制三兆帕。

    张羽天在旁边笑的一抽一抽,很明显已经不用他多说什么,巨兽重工这次都能出个大洋相。

    “测试开始?!币磺芯托魇焙?,工程师冲对讲机说道。

    工程师这边话音刚落,压力室和循环水站,还没来得急打开阀门。

    “嗡嗯嗯~”

    固定在测试台上的三块铁盾样的防洪墙,刷地从顶部弹出三块银白色金属,严丝合缝地贴在了水流槽上。

    张羽天用力擦了擦自个的眼睛,之前扫过一眼的时候,他好像并没有发现防洪墙顶部,有缝隙存在。

    这一眨眼,怎么忽然就变了个模样?

    工程师也被这么突兀的视幻错觉给搞懵了,“嗡嗯嗯~”了两秒,须臾间水流槽那里,就多了三块白银闪闪的金属墙。

    不可能没有缝隙。

    之前没注意到缝隙,只有一种可能。

    金属挡板与底座之间,间隙非常小,小到让人容易忽略。

    例如发动机活塞与气缸的间隙,也足以小到让人忽略。

    高精密度的开缝,极快的弹出速度。仅仅是这两点,就把天野重工产品给彻底比了下去。

    张羽天心里一百个不服气,这种连夜赶工出来的中看不中用产品,肯定无法通过压力测试。因为张羽天压根就没有在他们的产品上,看见橡胶贴条。

    水流槽中只有“咕咚~咕咚~”的水泡翻滚声。

    一分钟过去了,三面金属墙后面,没有任何渗水的痕迹。

    两分钟过去了,现场的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三分钟过去,三面金属墙后面别说渗漏,连一滴的水珠都没有。

    “这不可能?!闭庞鹛煸僖脖3植蛔∑龋骸叭着裂沽?,连我们的产品都有渗漏。为什么你们甚至都没用橡胶密封,却没有一点渗漏?”

    “我们靠技术啊?!币肚嘈绷怂谎?。

    “没道理……”负责测试的工程师悄悄在对讲机里询问:“压力室,你们那边一切正常么?”

    “一切正常,三兆帕压力?!?br />
    “那……”负责测试的工程师有些尴尬,同时又有些期待的道:“那你们把压力,上调至五兆帕?!?br />
    “明白,二十秒后压力调升至五兆帕?!?br />
    密封水槽内的又响起了轰隆的水泡声,可是负责测试的工程师发现,那三块金属板依旧纹丝不动,没有任何水渍渗透出来。

    “上到七!”负责测试的工程师决定厚黑一把,倒不是他存心和巨兽重工过不去。

    纯粹是职业好奇心使然,许多企业拿着产品,来他们这里接受测试,往往最终都要检测出这样那样的毛病。

    他想测试出眼前产品的极限在哪里。

    “三十秒后上调至七?!?br />
    密封水槽内,犹如钻进了一条史前巨兽,随着压力增大,整个密封水槽都开始震动起来。

    “什么情况?”乌吉金建的王老板离的比较近,水槽震动的声音吓的他慌忙往后退几步。

    这一退,他刚好退到了仪表台旁。

    “我天~怎么压力值变成了七兆帕?”王老板一看仪表台的数据,又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七兆帕,如果有水流打出来,那个力道打在人身上,保证跟出车祸没两样。

    “七、兆、帕?”海螺门业的李总同样被吓了一跳:“这位工程师,不是只测到三兆帕么,怎么现在到了七?”

    “误会,误会?!备涸鸩馐缘墓こ淌狭惩ê?,赶紧甩锅:“是这位师傅,让我上到九兆帕测试?!?br />
    说完,工程师看了一眼耸立在工作台上的金属防洪墙,老脸更红了。

    七兆帕的压力,巨兽重工的产品硬是纹丝不动,背面依旧看不见任何水渍。

    这种直接碾压他们所有公司产品的强大实力,震撼他们的同时,也勾出了他们浓烈的好奇心。

    七兆帕没问题,那么九兆帕呢?

    每平方厘米,接近一百公斤的压力。

    “试试看!”负责测试的工程师怀揣着紧张与激动心情,通知增压室。

    张羽天就像一个心爱玩具被夺走的小孩,原地不动在那里暗自受伤。

    九兆帕是这套测试设备的最大工作压力,加压室用了一分钟时间,才把压力调升完毕。

    “轰隆隆~”

    密封水槽里似乎开起了火车,而三道防洪墙就是通往未知世界的黑洞,震动传递到这里时候,直接消失地无影无踪。

    “这样的密封技术……”工程师彻底服气了,转头赔笑着问精巧大师:“能问一下,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嘛?我从没听说过,哪种防洪墙的橡胶密封条,可以做到滴水不漏?!?br />
    “工业制造中,又不止橡胶一种材料可以密封?!本纱笫π笔幼∷骸肮饨鹗舻木陀新?、铅、铟、不锈钢,非金属料、陶瓷、石墨、棉板,气凝胶?!?br />
    “我们用了软金属材料,只要两块金属墙之间的缝隙,控制在一定的精度内,就可以做到完全密封?!?br />
    “金属材料能承受的压力,远远超过橡胶?!?br />
    “说到底,还是工业技术的差距?!?br />
    “这位先生,你说对不对?”

    张羽天的脸色涨成了猴屁股,半天憋不出一个字。

    “呜呜~呜呜~”

    “警告~警告~”

    试验场内,忽然响起冰冷的电子提示音,亮起红色警报灯。

    “水槽压力超过最大上限,请立即停止测试,请立即停止测试?!?br />
    “快快快,加压室下调压力?!惫こ淌Φ牧扯悸塘?,人家产品最大承受压力没试出来,到把他们实验室用来测试产品的家伙什,最大承受压力给试了出来。

    险之又险,水利实验室,没有发生让人贻笑大方的丢人事件。

    一道测试结束,工程师实在不知道给出什么评语,只好挠挠发白的脑袋,赔笑着询问:“这位师傅,抗水浪测试,您看可以开到多大?”

    “最大的?!?br />
    最大是七级狂浪,浪高6到9米,这已远远超出天江有历史记录以来,最大的浪涛。

    听到开启七级狂浪,实验室内的工作人员,默默从储物箱中掏出一打塑料雨衣,挨个发给每人。

    接过雨衣的张羽天,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