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铁盾,这也是四面了不得的铁盾。

    黝黑的金属表面,找不到任何铸造或是打磨的痕迹。

    底部的尖角,分毫不差地位于中心线位置。黝黑的金属两侧,是浑然一体的银白色线条。

    更何况,这并不是铁盾?

    “叶先生,你们的产品……”曲康心市长,也彻底被这种铁盾一样的东西搞懵了,昨天明明在电话里说,会提供一种高科技的防洪墙产品。

    最最最重要一点,是海棠岛可以正???,一天工期都不用的高科技产品。

    如果真靠眼前这些铁盾一样的东西,那两江市想做一万件,也能从本地工厂那里采购到。

    “叶总,我想很严肃的跟你说一件事情?!闭庞鹛烊米约壕×啃钠狡拖吕?,不能失了自己风度:“我们这是一场严谨的水力学测试实验,你们弄了一块铁板来,这不是等于带了把锤头过来,和人比雕刻嘛?”

    “叶总您别介意,我这人说话比较直,要是说错什么话,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闭庞鹛煲涣车恼?。

    “曲市长,我们巨兽重工承诺的事情,自然不会让您失望?!币肚嗝淮罾碚庞鹛欤骸氨鸸俗帕奶?,测试要开始了,我们还是先看看天野重工的产品?!?br />
    张羽天看了一眼即将安装完毕的产品,自得地道:“叶总,看完了我们的产品,我相信你会对天野重工的工业技术,有个更具体的认知?!?br />
    五分钟后,测试开始了。

    为了这次测试,两江水力学实验室,特意对测试设备进行了改造,以保证能与防洪墙高度吻合。

    “压力室加压完毕?!?br />
    “循环水站准备完毕?!?br />
    “压力检测系统正常?!?br />
    头发有些花白的工程师,用对讲机说道:“测试开始?!?br />
    随着令下,滴答一声,安放在测试台两边的记录摄影机,同时开始工作。

    密封水槽中传来奔腾的水流,三块厚约一厘米的银灰色金属墙,缓缓从底部升起。

    底部是液压升降结构,如果他们能拿下海棠岛订单,这些裸露在外的液压升降结构,就会全部安装在地底的混凝土通道中,以便于工人进行定期维护。

    三十秒后,槽口瀑布般的水流,缓缓被三块银灰色金属防洪墙封死。

    瀑布般水流立刻消失无踪,只有密封水流槽中“咕咚~咕咚~”的水泡翻滚声。

    压力表已经跳到了三兆帕,一直过去了四分钟,三块防洪墙的缝隙,都没有发生明显渗漏。

    当然想做到没有任何渗漏是不可能的,三兆帕的水流,等于橡胶密封条,要承受每平方厘米33公斤的压力。

    三块防洪板的密封条,总长度超过50米,谁能保证没有水渗漏过来?

    时间过去五分钟,防洪墙背后,已经有涓涓细流朝外渗透。

    张羽天还是那副怡然自得样子,因为测试中,这点渗漏已经超越合格标准许多。当他们的产品安装在海棠岛时候,这些渗漏过来的水量,压根不会对滩边造成什么影响。

    “测试通过?!蓖贩⒒ò椎墓こ淌α成?,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你们能将密封做到这个地步,实在超出我的意料?!?br />
    “这都是科技的力量?!闭庞鹛烨橹写湃值靡猓骸罢庑┫鸾好芊馓?,都是高分子无毒橡胶,有着良好的耐油与耐水性。即使长时间浸泡在水中,也不会发生降解?!?br />
    “好好,我们进行下一项测试?!惫こ淌πΦ母牧?。

    下一项是抗水浪测试,波浪制造设备,可以模拟出最大7级的狂浪。

    7级的狂浪,浪高6到9米,这已远远超出天江有历史记录以来,最大的浪涛。

    因为这套设备,压根就是为了模拟海浪而准备的,用在模拟内河上,根本就是大材小用。

    抗浪测试,防洪强能通过5级大浪,持续一千下的拍打,就算合格。

    当天野重工的防洪墙,转移到波浪测试平台上时候,用于模拟水浪的挡板,开始像船桨一样,猛地晃动起来。

    一道高达四米的浪头,狠狠扑打在了银灰色防洪墙上。

    “轰隆~”

    防洪墙宛若被一头野猪撞击,发出巨大的震动声响。

    声响还在持续,第二道浪花又跟着扑打上来。

    “轰隆~”

    “轰隆~”

    浪头毫不停息,现场水雾弥漫。

    紧贴在防洪墙背后的检测仪,忠实记录下每次浪头扑打上来,防洪墙产生的震动参数。

    仪器显示器上,一条类似人体心跳的波动图,在持续移动。

    主持测试的工程师,目光在防洪墙和显示器上来回移动。

    如果震动变得越来越大,就说明防洪墙的金属材质发生了疲劳,随时都会发生变形。

    不过天野重工的防洪墙,一直历经了半小时的浪头拍打,震动幅度依旧保持在合格线以内。

    这些都是暴力测试,模拟了天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极端水浪,只要通过测试,海棠岛就能保证百分百的安全。

    “通过!”工程师已经高兴地拍起了巴掌。

    “服气了,到底是合资企业,技术牛到不行?!蔽诩鸾ǖ耐趵习逄玖丝谄?。

    “天野重工背后,要技术有安琦重工,要资金有天丽集团,当然厉害?!焙B菝乓档睦钭芤涣潮忝乇砬椋骸霸勖蔷褪抢炊说??!?br />
    “叶总,我们天野重工的实力如何?”张羽天觉得自己这边的胜利天平,已经被压了一座泰山般砝码。

    “该轮到我们测试了?!币肚嗉绦奘诱庞鹛?。

    “哈哈~”张羽天三部并做两步,走到叶青跟前,悄悄说道:“叶总,你不是想抢我们天野重工的项目嘛?”

    “尽情的来吧,只要曲市长,和工程师两人眼睛彻底瞎了,你们巨兽重工就能把项目抢到手?!?br />
    “我不是针对你一个人,而是说天野重工,和后面的安琦重工,你们做出来的东西,全是垃圾?!币肚嗝嗣橇?,头也不转地说道。

    “你……”张羽天脸色瞬间憋的通红:“好,我倒要看看,你们拿块破烂铁盾,能翻出什么浪花?!?br />
    在机械的帮助下,来自巨兽重工的三块盾牌造型防洪墙,很快被安装在密封水流槽的端口,那里是深深的游泳池一样蓄水池,足够容纳防洪墙强度。

    当三块造型精美的防洪墙固定完毕,顶端刚好与出水口最底部持平时候。

    负责主持测试的工程师立刻跑了过来,喊道:“错了错了,你们应该把防洪墙直接堵在出水口?!?br />
    “没有错?!币慌缘木纱笫戳苏馕恍±贤芬谎?。

    “没错?那你告诉我,你们这种实心的防洪墙,难道长了腿,待会儿可以自己爬上去,把出水口堵了?”

    “谁告诉你,它是实心的?”精巧大师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中,拿出一件造型怪异的扳手。

    “喀嚓~喀嚓~”扳手拧动防洪墙背后的一块三角形凸起,当这块橘子大小的盖板被拆下后,牛一扛着一捆婴儿手腕粗的电缆走过来,将电缆前端的卡槽,对准盖板里面的接口拧了进去。

    工程师,和张羽天有些发愣。

    这些防洪墙,还要插电?

    曲市长觉得该去翻一番十万个为什么,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这件产品,到底如何能做到,一点也不耽误海棠岛的正???。

    “你们这台测试设备,最大工作压力是多少?”精巧大师看了工程师一眼。

    “9兆帕?!?br />
    “好垃……好低……”

    “那就调到9兆帕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