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野重工是合资公司,由一内一外,两大巨头企业合资创办。

    外面的安琦重工不说,是个搞机械的人,都了解这家企业的雄厚实力。

    内里是天丽集团,一家涉及建筑、房产、海运,以及汽车生产的大型家族企业。

    天野重工,相当于这两家企业的儿子。

    实力雄厚的张羽天,自然不会在意巨兽重工,知道自己动了手脚后会怎样。

    能怎么样?

    找律师来打个一年半载官司?还是报警请警察来侦查?

    那三位去动手脚的人,都是三进宫的社会人渣。就算被警察抓到。张羽天找个人去吓吓他们,顺便给他们开一份足够心动的封口费,事情就一了百而已。

    这也是在外省,要是在济东省,张羽天随便动动脑筋,就能让巨兽重工陷入手忙脚乱境地。

    叶青找到张羽天时候,这厮正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刷手机。

    叶青带着两名巨力苦工,走到了张羽天跟前。

    叶青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用手指轻轻叩击茶几:“张总,往巨神i型里倒入刚玉砂,很好的算计?!?br />
    张羽天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叶青会找上门。

    “叶总,什么刚玉砂?”张羽天眯着眼睛:“真要倒入刚玉砂,你们的产品不早趴窝了嘛?”

    两名巨力苦工一左一右站着,张羽天却有恃无恐。这两位保镖再壮又能怎么样,他可是两江政府的的合作伙伴,可以解决困扰海棠岛多年水患问题的唯一企业。

    “我只问你最后一遍,你想清楚了再回答,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造成终身遗憾?!币肚嘌挂肿∨?,非常严肃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决定,要和巨兽重工过不去?”

    “是……又怎么样?”

    “不是又怎么样?”

    张羽天微微思索两秒,就重新笑了起来:“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老美还在日本那里丢了两颗原子弹呢,可后来,两个国家还不是照样亲密无间?”

    “国与国如此,企业与企业也是如此?!?br />
    “可能我们因为一时的利益冲突,而走向了对立面。但是只要还有金钱,这个更高的利益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就能随时化干戈为玉帛?!?br />
    “叶总你的目光要放长远一些,如果与我们天野重工合作生产巨神i型,我在这里承诺。海外销售额的净利润,一年不低于一百五十亿?!?br />
    张羽天的意思很明显,他要用非常规手段,逼的巨兽重工与他们合作。

    “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踏踏实实研究技术,用产品的竞争力来说话?”

    叶青起身,离开前也送了他一句忠告:“人心不足蛇吞象,我请你记住这句话?!?br />
    “技术不一定要研究,也可以通过合作方式获得?!?br />
    张羽天懒洋洋地说道:“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叶总一定会同意与我们天野重工合作的?!?br />
    “是吗?”叶青回过头,目光中有两道凛冽寒光:“合作不合作,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很快你们就会滚蛋。因为海棠岛项目,我们巨兽重工拿了?!?br />
    “哈哈~好大的口气?!?br />
    张羽天也站了起来,脸上充满自信:“如果在中云市,巨兽重工能拿了这个项目,我还信三分?!?br />
    “哼哼~在两江,这可是关乎到海棠岛4A级景点,能否成为5A级的大事?!?br />
    “你就算白送十辆巨神i型,两江也不可能把海棠岛的人情送给你们?!?br />
    “我承认你们在机械自动化领域的技术不同凡响,可是防洪墙,和巨神i型根本不搭边?!?br />
    “为了拿下这个项目,我们专门调研过天江历年水位,用计算机模拟过天江水流,对防洪墙的冲击,防洪墙的材料,也是用国内没有的合金技术打造,无需用支撑住来抵抗水压?!?br />
    “你们靠一句话,就想从天野重工这里抢走几十亿的项目?”

    “还是靠你们临时赶工出来,需要用脚手架支撑,以抵抗水压的防洪墙?”

    “海洋上航行的巨舰,不需要知道什么叫天江水浪打浪。同样,巨兽重工也不需要知道这些?!币肚喑逭庞鹛斓愕阃罚骸拔颐鞘媚恳源??!?br />
    “哈哈~那叶总要赶紧拿出可行方案。明天下午就是防洪墙送入水力学实验室,接受测试密封性与水流冲击的日子?!?br />
    “测试场上,我们拭目以待?!闭庞鹛煲涣车奈匏肪?。

    等到叶青离开,张羽天捂着肚子,退到沙发上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巨兽重工和叶青不自量力,防洪墙真正的科技在于防洪墙材料,那是母公司安琦重工的专利技术之一。

    并且在如何隐藏防洪墙的思路上,天野重工已经做到了极限。

    巨兽重工想搞,只能拾人牙慧。

    “还什么海洋上航行的巨舰,不需要知道什么叫天江水浪打浪?”张羽天笑坏了,明天下午只要他们的产品通过测试,两江政府就会立刻签订合约。

    只有一天时间,那位年轻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叶青自然不是放空话,离开休息厅,叶青就通过负责洽淡巨神i型订购协议的那位领导,联系上了曲市长。

    听说巨兽重工也想来参与海棠岛的工程,曲市长非?;队耐?,又有些疑虑的告诉叶青,防洪墙技术测试,明天下午会在两江市的水力学实验室内举行。巨兽重工现在参与,时间能来得急么?

    相关工作都已经准备就绪,他们这边也不太好推迟测试时间。

    曲市长还告诉叶青,通过之前的产品设计与科技含量来看,只要天野重工通过测试,那么海棠岛的项目,就会交给天野重工来负责。

    “曲市长,天野重工,有给出项目的具体工期么?”

    “半年?!碧傅焦て?,曲市长确实有些头痛,无论选择哪种方案,都要面临封闭海棠岛的玛瑙石滩,随后将整个沙滩挖开,进行长期的建筑施工。

    施工期间,海棠岛即使不关闭,也别指望游客能来这旅游。

    因为没有哪位游客,会喜欢周围被厚厚的,印有【正在施工】的塑料隔离墙给围起来,还要忍受轰鸣的机械噪音。

    “我这里有个方案,一天的施工期都不用?!?br />
    即使隔着电话,曲市长也能感受到叶青话语中的强烈自信。

    “曲市长,我们巨兽重工也研究过类似的项目,明天拿出产品参与测试,没有任何问题?!?br />
    “真的?”曲市长话音瞬间变了:“真的可以一天施工期都不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