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早在这里买下一座造船厂时候,龙溪滩的海水就非常差。整个海湾死气沉沉,连一条鱼都找不到?!?br />
    “至于……海底暗泉?这个没有,至少我没见过有海水上涌的现象?!?br />
    “没有暗泉?”邬顺云皱起了眉头:“之前也存在大量的污染,那为何海湾的水质,会变好了?”

    “叶先生,小平湖那里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晓?!?br />
    “我们追查污染源头,查到了金美化工。他们竟然偷偷修建了一条排污管道到这里,可是我们进行海水取样检测,发现这里的水质竟然达到一类海水质量标准?!?br />
    谈起小平湖,邬顺云有些低落。

    这件丢脸的事情,大半个中云市的人民都知道了。

    他们牵头折腾了整整三个月,结果却换来这个结果。这事搁脸皮再厚的人身上,也会有股愧疚之心。

    现在邬顺云有些害怕再回到小平湖,面对整个参与抢救小平湖的工作人员,越来越绝望的目光,他总有些抬不起头。

    叶青这两天全在总装车间里忙活,中云电视台没播这事,叶青不太清楚小平湖那边发生了什么。

    和公司那边电话沟通,几位经理也不会八卦,和叶青谈起这种与工作无关的事情,除非叶青主动提起。

    怎么现在看邬顺云的样子,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大事?

    好像还跟金美化工有关……

    但是副市长关于海湾的水质变好疑惑,叶青还是可以解答的。

    “龙溪滩海湾的水质,是我治理的?!?br />
    既然副市长没问,叶青也不会傻到主动将他与金美化工的恩怨抖露出来。

    “工厂在龙溪滩落户,那么我自然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护起龙溪滩的整个生态环境?!?br />
    “我们的技术员,对龙溪滩海水进行检测,发现里面有大量的化工污染成份。所以我们根据这里面的化工成份,量身定做了一套强电离污水处理……”

    说着说着,叶青有些说不下去了。

    因为此时副市长,和旁边两名穿着环保局制服的人员,怎么一个个都变成了见鬼模样。

    他们一个个呆若木鸡,嘴巴张大后,就直勾勾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情况?

    叶青记得刚刚自己照镜子,脸上没什么东西吧。

    办公室内,除开叶青之外的所有人,内心翻起滔天巨浪。

    这位龙溪滩的拥有者,竟然说海湾中的污染海水,是他自己净化掉的?

    “不可能!”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唰地站了起来:“小平湖那边是重度污染化工废水,龙溪滩不会比小平湖好到哪里去。这种污染水,治理再久也不可能达到一类水质标准?!?br />
    邬顺云没有说话,可他的表情在告诉叶青,他和环保局工作人员抱着同样看法。

    “没有什么不可能?!币肚嗪芷婀值胤次仕骸叭绻易霾坏?,那为何龙溪滩的水质,你们检测是一类水质?”

    “那是海底……或者治理一年半载……”环保局的人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叶先生,龙溪滩这里的海水,请问真是你治理的么?”

    副市长邬顺云站了起来,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激动情绪:“如你所见,我们遇上了大麻烦。整个小平湖都被金美化工偷运的废料给污染了,我们集结了整个市里的相关技术人员,可经过一天一夜的努力治理,小平湖的湖水依旧没有太多变化?!?br />
    “是!”叶青承认同时,心里狂汗。

    小平湖被污染了,还是金美化工干的?

    “这这这……”副市长邬顺云有些乱了方寸,他怀疑自己有些病急乱投医。

    理智告诉他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或者说不可能在两天内发生奇迹。

    污水治理是全世界难题,办法不是没有,那都需要时间。即使叶青真有更好治理办法,也需要更漫长的治理过程。

    “市长,您要冷静,您要相信科学?!被繁>值娜擞行┘毖哿?,专业告诉他,即使龙溪滩的海水再清澈,也没有可能让小平湖那边发生奇迹。

    “你叫我怎么冷静?”副市长邬顺云握紧拳头:“三个月努力,功亏一篑?!?br />
    “巧师傅,去让人把强电离处理设备抬到车上,再准备一些金属薄板,给那边的水上木屋屏蔽一下?!币肚嘌劭闯∶嬗行┞?,心想解释也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不如直接让人把设备送过去。

    听副市长这口气,小平湖那边污染不是一般严重。

    市长都找上门了,这个面子自然要给,那就让强电离污水设备去吧。

    一听什么强电离设备,果然他们注意力被转移了,顾不得和叶青打招呼,就跑到外面举目四望。

    两名装如铁塔,身穿工作服的大汉,抬着一台他们从未见过的设备,从仓库中走了出来。随后他们又返回仓库,用叉车装载了老厚的金属薄板。

    卡车上面逐渐装满了捆扎好的金属薄板,他们实在搞不懂要金属薄板干什么用。

    这台设备,环保局的人左看右看,都有些像天文台楼顶的观测站。

    只是缩小了好几号!

    那个半圆是陶瓷,外表呈乳白色。

    看到这里,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忍不住失望摇头。他们还当是什么高科技,原来也是走的陶瓷膜过滤路子。

    半圆形的陶瓷膜外壳,虽然算是有点创意??尚∑胶潜叩?,几十套的陶瓷膜过滤站,在不停过滤,滤管都更换了一卡车。

    强电离污水处理设备的电磁发生器外壳,确实用陶瓷打造,粉末冶金出的陶瓷材料。

    看到这里,副市长邬顺云也不说话了。

    陶瓷膜过滤设备确实有一定效果,可是……

    不怨他们有这样的想法,叶青说是强电离。但外表那层不导电的陶瓷材料,很容易让人往陶瓷膜过滤上联想。

    毕竟强电离进化污水,他们从未听过。那台设备上长长的污染物排出口,也很容易往过滤水排出口上联想。

    “请问这种设备,只有一台么?”

    “是的,我们只有一台。制造这种设备的代价太过高昂,我们没办法造太多?!?br />
    “叶先生,感谢你的好意?!壁吃坪鸵肚辔樟宋帐?,本想谢绝叶青的好意,可那边两名铁塔样的壮汉,已经把设备都准备好了。

    摇了摇头,邬顺云和叶青告辞,起身返回小平湖。

    一路上,邬顺云都抿着嘴唇一句话不说。

    等两辆汽车穿过环保局拉起的警戒带,回到临时指挥办公室时候,那辆运载着强电离设备和金属薄板的卡车,也跟着停在了旁边。

    跟着是一名巨力苦工,和一名精巧大师。

    “不会吧,这家企业搞什么,连配用的陶瓷膜过滤配件也不准备?”环保局的工作人员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精巧大师跳下车,对上环保局的工作人员眼神时候,他直接无视。

    “让叉车去帮忙把那台设备搬下来?!?br />
    邬顺云去查看现场时候,冲一旁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

    同样的陶瓷膜过滤技术,邬顺云认为巨兽重工的设备,应该可以比边上的更有效果一些。

    普通过滤设备,可以过滤出清茶一样的褐色湖水,这台应该可以直接过滤清水。

    可惜只有一台,如果有几百台,说不准还有一线生机。

    有!

    总比没有强!

    都到了这个份上,邬顺云也不想去计较太多。

    叉车小心翼翼的将这台设备搬运了下来,司机询问往哪儿搬时候,精巧大师直接让他将这台设备扔到靠近蓝河的水边。

    设备按精巧大师的要求安放完毕,他又带着巨力苦工,和一大帮满脸莫名其妙的旁边工人,去给那些水上木屋,贴上一块块金属薄板。

    说是贴,不如是靠着。一块块金属薄板靠在木屋的围栏边上,将所有木屋围了一圈。

    当精巧大师满意点头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快速的行驶过来。

    汽车挺稳,市长夏雨明从后排钻了出来。

    现在他的心思全在小平湖这里,只要一有空就往这里跑。

    然而基本没有变化的湖水,让他一颗心越来越沉。

    “报告已经打好了?!毕挠昝髯叩礁笔谐ぺ吃婆?,低沉道:“可是我不下命令敢发,这份报告一发,我们中云市的全部努力就要烟消云散?!?br />
    “理解~我们的担子太沉了,折腾了几百万人口三个月,却要我们亲手宣布失败?!?br />
    “那个,你们都把手机关了,人也靠远点,还有边上这些用电的设备全撤了?!?br />
    精巧大师走了过来,冲那些忙活的人群喊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