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有时慢如蜗牛,有时又觉得快如闪电。

    小平湖边上,副市长邬顺云恨不能仰天大喊——苍天赐我一万年。

    还有两天……

    昨儿一天,市长夏雨明亲自来了两趟。

    今天早晨六点半,市长夏雨明趁着早会开始前又来了一趟。

    这次离开时候,他的脸上苍老了许多。因为小平湖经过一天一夜的奋战。仅仅只是将湖面的刺鼻异味,降低到了一个能让人接受的范围。

    而湖水,只有边上有限的范围变得清澈一些,大部分还是蓝褐色。

    现在不止他们领导班子绝望,基本上中云的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都知道了这条消息。

    三个月他们轮番上阵捡垃圾,扫马路,擦栏杆玻璃。

    现在得知了小平湖被严重污染,嘴上虽然不说,可心里人人都憋了一股邪火。

    检查小组还没到,就败在了奸商手中,这他妈叫什么事情?

    市长夏雨明今天开早会时候,连说了三遍咱们中云市出了个好企业,叫金美化工有限公司!

    汤建死定了!

    根据派往两江市的干警传回消息,他们已经初步锁定了汤建的藏身范围,正动员当地警方一起进行拉网式搜索,哪怕他钻老鼠洞里,也要把他揪出来。

    早会上,几位局长和副市长冥思苦想,看看能不能想出一条理由,能让他们输的不那么难看。

    然而讨论来讨论去,他们发现只有一条路可走。

    那就是照实把情况跟检查小组说明……

    因为有太多市民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是网络社会,消息不是以往的一传十十传百。而是一传千,千传万。

    一旦检查小组发现中云市,敢用谎言来蒙蔽这次检查。那等待他们,可不仅仅是严肃批评那么简单。

    “两位教授,你们说的没错?!绷偈卑旃夷?,副市长邬顺云双眼中布了血丝:“或许真的只有筑坝,将小平湖的水整换一遍,才能达到我们要求?!?br />
    “命运不在我们这边呀!”两位教授不停叹气:“如果污染发生在封闭的湖泊中,我们还可以用最粗暴的方法,用抽水机将整个湖水抽空?!?br />
    “小平湖靠着蓝河,现在污染物都扩散到了蓝河上,要不是上游关闭了水闸,让水流平静下来,整个蓝河下游都要遭殃?!?br />
    “尽人事,以待天命!”副市长邬顺仰天长叹。

    “咚咚~咚咚~”

    用简易板房搭建的临时办公室响起了敲门声,秘书出声让他们进来。

    板门被推开,两名穿着类似警察制服,肩章绣着环境监察的环保局工作人员,有些拘谨的走了进来。

    “市长,您让我们排查的管道排污口,确定下来了?!?br />
    “在哪里?”副市长邬顺云闻言,心里咯噔一下。

    第二个炸弹要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副市长邬顺云甚至有种破罐子破摔,打个电话到检查小组那,说你们别来了,我们中云放弃申请了的冲动。

    如果申请可以撤销,中云市绝对会立马撤销……

    “在龙溪滩,昨晚我们定位到九点,把管道出口给定位了出来,还插了定位杆?!?br />
    副市长邬顺云记得这个地方,昨天检测报告还说,龙溪滩的水质是所有取样结果中最好的。

    “为什么取样结果,会是那里水质最好?”副市长邬顺云,有些威严地看住了两位工作人员。

    “我们取样小组的工作疏忽?!绷硗庖幻ぷ魅嗽?,有些紧张的解释道:“我们乘坐缉私艇去周边海域取样,可是到了龙溪滩海湾那边,缉私艇的船员说什么也不肯进入龙溪滩?!?br />
    “他们说那边全是暗礁,之前还因为追走私船,在那里栽了跟头,我们只好在远海取样?!?br />
    “现在我们决定重新取样,用橡皮艇划过去,对整个海湾的海水进行检测?!?br />
    “也就是说,龙溪滩那里的海湾,是第二个小平湖?”副市长邬顺云凝重道:“走,我们一起去?!?br />
    半小时后,四辆汽车停在了距离龙溪滩工厂六里外的环海大道上。

    这里乱石丛生,副市长邬顺云和环保局的人员下车,绕过满地乱石,走到那根孤伶伶,在海风下摇曳的定位杆面前。

    可是……

    眼前的场景……

    现在是白天,他们的位置距离大海有几米远。

    然而就是这大白天,却让环保局的所有人额头上冒出冷汗,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这里不是排污口嘛?

    可是他们怎么有种来到巴厘岛度假的感觉?

    瞧瞧这吹来的清新海风,瞧瞧那一簇簇打在海滩上的晶莹浪花。

    要不是这里的沙滩实在提不上档,几位环保局人员都想搬来躺椅和遮阳伞,美美地躺在这里晒太阳。

    “你们确定,定位杆下,有金美化工的排污管道?”副市长邬顺云目光变得严肃了,拥有化工排污管道,海水质量却比附近海域好一大截,这不是天大笑话吗?

    几名昨晚参与了探测的工作人员,不停擦拭额头冷汗。

    昨晚黑布隆冬,他们又疲惫至极,哪还有耐心和胆量,再去海里走一遭。

    现在大白天,定位杆是这里没错,可海水为何是一副世外桃源里才存在的优美海水?

    想要证明他们有没有搞错很简单,当即几名工作人员,用随身的铁锹挖了起来。

    三分钟后,避开乱石专挖沙子的他们,将一条斑驳地金属管道,暴露在了副市长邬顺云面前。

    很快他们又从车上取来工具,将金属管道钻出一个小孔。

    小孔内有深蓝色污水渗出,污水散发出的味道,和小平湖那边一模一样。

    有了这些,这条排污管道确定是金美化工偷偷修建的无疑。

    可正因为如此,一个天大的疑问出现在所有人心头。

    “为什么,为什么这里的海水如此清澈?”副市长邬顺云快步走到海边,用双手掬起一捧海水。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环保局的所有员工,也跟着跑到海边,一个个眼珠瞪大到极限,看着清澈见底的海滩。

    这绝不可能,这里的海水他们光凭经验,就能分辨出来,是可以列入重点旅游开发项目的顶级水质。

    可身后那条化工排污管道怎么说?

    “检验,立刻对整个海湾的海水检验?!备笔谐ぺ吃埔槐呔砜憬懦@死镒?,一边冲他们下命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