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巨力苦工,手持金属探测器来回探测,锁定了排污管道后,叶青操作机械巨神I型,立刻将这根埋藏在一米深沙石地下的管道给清理出来。

    更换切割轮片,将管道切割出一个整齐的断口后,另外一名巨力苦工,飞快地将特高压管网增压系统的预留管道,焊接到排污管道上。

    两台巨大的抽水机,开始从一旁的海水里抽水,泵入特高压容器当中。

    电源连在机械巨神I型上的特高压设备,也开始对容器进行加压。

    压缩机轰鸣,排污管道内,原本平静的压力,立刻吹气球一样涨了起来。

    两分钟后,压力回馈到了金美化工有限公司的设备间内。

    里面的管网增压系统压力表,悄然无息地朝上跳了一格。

    与此同时,一双带着惊愕的眼球,定格在了压力表上。

    “老板~老板~你快去看看,刚刚设备间的管道压力发生了变化?!?br />
    负责看护无负压管网增压系统的工人,刚刚眼睁睁看着管道的压力表,从0跳到了1,又从1跳到了3。

    这种从未有过的反常行为,让他怀疑管道是否已经被打通了。

    否则为何管道内的压力会出现变化?

    金美化工有限公司的老板汤建,正在办公室里,询问两名上午在船上的马仔。这两位马仔身上擦满了红霉素软膏,时不时和猴子样挠挠后背,挠挠胳膊。

    听完马仔添油加醋地描述事情经过,汤建更加确定了对方拥有水下机器人的怀疑。

    如果没有水下机器人,对方如何能神不知鬼不晓摸到作业船底下,来安装大功率干扰器呢?

    这个推测让他很是忧心忡忡,本想真刀真枪干一场,可这面都还没照上,汤建就接连损失了一票人马,和昂贵的作业船。

    那艘作业船还不是他的,不久前那家水下施工公司老板打来电话,用杀人的语气,让他赔钱。

    管道内压力发生变化,这个消息让他心情微微好点。

    来到设备间,管道的压力表已经上升到了4兆帕。

    管道已经被阀门锁死,否则4兆帕的压力,已经足够把大量污染海水泵到这里、

    “排污口那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压力不会有变化??彀言鲅瓜低炒蚩?,用6兆帕的压力冲过去?!?br />
    汤建心脏乱跳,只要管道被疏通,他就能立刻把二十吨酸性清洗剂泵进去,洗掉所有的罪证。

    “嗡嗡嗡~”

    无负压管网增压系统重新开始工作,压缩泵入空气,挤压水流朝着管道内前进。

    4兆帕的压力,自然干不过6兆帕。

    随着压力上升,死死盯住流速表的汤建,竟然发现流速表上的指针,发生了轻微的跳动。

    天大之喜,天大之喜。

    如果管道那端没有疏通,管道内压力就算飙升到五十兆帕,流速表也不会跳动一下。

    现在流速表竟然跳动,就代表了管道那端可以流出污水。

    汤建一挥手:“快快~快把压缩机开到最大?!?br />
    汤建对这台设备有信心,它是从法国进口过来的城市水管增压系统,压缩机一水儿的德国造。

    流速表又动了,汤建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

    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在他最需要,最无助的时刻,奇迹发生了在他身上。

    至于之前管道为何会增加压力,汤建懒得去想。

    他这台设备,最大工作压力能短时间保持在7兆帕,在绝对的压力面前,任何阻碍都会被一冲而散。

    龙溪滩那边,看着压力表的压力发生变化,叶青露出了一种得意的笑容。

    对方的设备已经开机,那就让他们体验一下,什么叫绝对的压力,什么叫死在同行的手下。

    “先把压力增加到20兆帕?!币肚嗲崦璧吹乃党鲆桓鋈萌司氖?。

    一股类似跑车发动机咆哮的超高转速声音,响彻在沙滩上。

    抽水机的功率也跟着提升,源源不断的化工污水,被泵入高压容器内。

    随后这些污水在高压空气的挤压下,奔流不息地返回原路。

    6……7……8……

    起初压力表的变化,让汤建以为是自家的设备超常发挥。

    可马上他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流速表变成了负数,这说明管道内的水发生了逆流。

    压力表变成了秒针,流速表负到了最大,警报开始鸣叫。

    长方形的压力塔上,两颗安全阀螺母忽然****开来。

    轰隆轰隆~整个管道,整个管网增压设备,开始颤抖起来,“砰~砰~砰~”安全阀接二连三的跟着爆开。

    爆开的安全阀内,是高压污水做怪。

    这些污水冲破阻碍后,像一柄离铉之箭,打在了四面八方的设备间内。

    他们的设备早已启动了紧急?;?,可是射出的水流立刻更快了,发出巨轮一样的气鸣声。

    在这些污水的冲击内,汤建就地化作了一滩稀泥,目光中全是惊骇欲绝。

    “喷!”一声炸雷的声响,主安全阀也经受不住如此大的水流流速,被撑破开来。

    “啊~为什么,这不可能!”汤建和工人连滚带爬逃出设备间,还没来得急呕吐,设备间的玻璃就哗啦一下被污水给冲破。

    接着是压力塔爆炸的声音,汹涌地化工污水,三峡开闸一样轰鸣着冲到室外。

    汤建哪还来得急跑开?

    他直接被一股水流冲倒在地,一张口,混合了各种异味的污水,就不停朝他嘴里飞溅。

    那名工人手脚倒是麻利,鬼叫着跑开了。

    与此同时,龙溪滩这边,精巧大师量身打造的这台特高压系统,已经把压力增加到了25兆帕。

    之前管道没有完全畅通,压力加的太大,容易涨破管道。

    现在管道彻底畅通,叶青自然要让他们好好享受一下,什么叫一百个消防栓破裂的感觉。

    五分钟!

    只用了五分钟,金美公司的角落,那台排污设备所在地附近,已经变成了沼泽。

    砖墙结构的设备间,已经变成了通往了化工污水世界的传送门。

    两扇玻璃,一扇大门早已不知被冲到了哪儿,深蓝色散发着各种异味的污水,宛如滔滔洪水,一发不收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