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尴薏ɡ阶忱母锌焙?,也会让人心深恐惧。

    在那波澜壮阔的深海之下,会不会潜藏着,什么人类未知的海洋凶兽?

    有!

    叶青可以很负责任的说。

    只是这个凶兽,可能是来自神秘空间的机械凶兽。

    作业船锚停在这片60多米深的海域中,船上的人正在搭凉棚举目四望。

    那些吃饱了撑的环境?;ふ卟焕淳退懔?,只要敢过来,他们这边数十个敢打敢拼的悍将,绝对有信心让那些人有来无回。

    哪怕他们其中有两名NBA一样的壮汉。

    两名潜水员,经过长达二十分钟的休息,再次带上潜水头盔,准备潜入海中。

    然而在水下三十多米的深处,一抹红色的流线型幽灵,正静静悬停在那里。

    强电离污水处理设备的半球形磁发生器,正精准的对准锚链上方的作业船。

    之前叶青已经测试过,领主战车并不惧怕强电离设备的干扰。要不是因为要背负巨大的污染物质采集袋,叶青完全可以只用领主战车,来负责强电离设备的移动。

    机械臂正如外科手术医生般精准,在强电离设备上设定启动参数。

    范围100米~

    5、4、3、2,1。

    启动。

    这会儿两名潜水员刚刚顺着扶梯,攀爬到工作台上。

    然后他们觉得浑身打个激灵,似乎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就在他们认为是下潜次数太多,对这被严重污染的海水,产生了心里抗拒时候。

    他们防御一百米范围内的海水,瞬间变成了淡紫色。

    前一刻还是蓝,眨眼间变成了紫,似乎有电流在水中掠过。

    这种巨大的视觉差异,让两名潜水员直揉眼睛,却发现手打在了厚厚的抗压玻璃上。

    相比他们,船舷上的人感受的变化要更多。

    海水像通了电一样,变成淡紫色时候。他们先是激灵了一下,随后他们扒到船舷,连擦了三遍眼睛,才敢确定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

    “我靠~海水变颜色了?!币幻觳采媳椴嫉栋痰哪凶?,大呼小叫:“汤老板排了什么污水过来,怎么还会发光?”

    “喂喂~喂喂~老板?”领头的正在打电话,紫光出现时候,他的电话跟着断开了信号。

    这里是近海,之前信号一直是满格。这人疑惑地看了看自己手机,却发现手机黑屏了。

    按下开机键,他“啊~”一声,甩烙铁一样猛地甩开手机。

    这部苹果6S,落地后,竟然从耳机孔、充电孔处,冒出一股股白色的烟雾。

    这股白色烟雾,引起了链锁反映。

    扒在船舷看热闹的那波人,几乎都跟着猛掏口袋,一边掏一边发出狼嚎样的叫声。

    那些被从兜里甩出来的手机,不论什么牌子,都在不停的冒出或白或黑的烟雾。

    这是手机电子开关,和主板发生了短路,冒出的浓烟。这些人一个个捂着大腿,目光中带着恐惧。

    他们打破脑袋也想不出,为何海中泛起一片淡紫色光芒时候,所有人的手机都中邪一样短路?

    一股袅袅青烟,从驾驶舱里冒了出来。负责掌舵的船员还没发现海中异变,正想大呼日鬼,结果看见了蛮甲板地人在捂着大腿乱跳,而地上跟丢了十几个烟雾弹似地。

    啪嗒~啪嗒~

    几乎所有的电子和电路设备,都在跟着冒出火花,船员拽着水管想过来灭火,却发现整条船的电力全部瘫痪。

    “咳咳~这…这到底是什么?”船员的腮帮子变成了啄木鸟,双眼被烟熏的通红:“一定是这些紫光捣蛋鬼,这水底下一定有东西?!?br />
    “快~潜水员快下去看看?!?br />
    “你他妈怎么不下去?”两名潜水员这会儿早面色惊恐地跑到船舱上了,头盔也早不知仍到了哪儿。

    “快点开船,我们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整条船的所有电路系统都烧了,求你他妈教我一个开船的方法!”船老大唾沫星子乱飞,表情和阉割过的驴子一样。

    白烟越来越浓,短路带来的电火花,成功引燃了电线上面的橡胶。

    船上的人们像个鹌鹑样缩在船首瑟瑟发抖,他们想打电话喊人来救援,更想逃离这个变成了魔鬼的地方。

    现在这些想法都变成了奢望,而从船舱溢出浓烟越来越多。

    不知是谁从船舷扣了个救生圈下来套在腰间,随后十几道火辣辣目光,差点把救生圈点燃。

    “旁边还有,我日旁边还有,别跟我抢……”

    当十几名套着救生圈,因为船舶开始起火,不得不跳入让人毛骨悚然的大海里,奋力朝着岸边游动的倒霉鬼,耗尽全部体力游动到岸边时候。

    这些人踉跄着爬上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喝了洗衣粉一样,趴在地上剧烈呕吐。

    这里的海水简直就是生化武器,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道不说,还伴随着强烈的皮肤灼烧感。

    上岸后他们又吐又抓,看见远处环海大道偶尔驶过的一辆汽车,跟看见了多年未见亲人一样,哭喊着朝环海大道上跑。

    没人敢停车,这伙人一个个凶神恶煞,有的连脖子上都带有纹身。

    只能用双脚走回去了……

    等到汤建看见这些人时候,他们已经一个个累瘫在了金美化工有限公司的大门口。

    他们硬是跑了一上午,才跑到老巢门口,现在他们的胆子已经变成了针尖,提起龙溪滩那边,全是见鬼一样的恐惧。

    龙溪滩工厂内!

    两座厚壁铝合金,瓶胆一样的特高压容器已经铸造完毕。

    两台压缩机的缸体、转轴、阀片、连杆,全部采用耐高温的钛合金,一体化加工而成。

    压缩机泵入空气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热。

    这种热量会让压缩机的各个金属部件发生热膨胀,从而卡死停止运行。

    所以一台格的特高压压缩机,不仅仅是转子的功率够大,还得拥有良好的抗热能力,和冷却能力。

    下午两点,一台机械巨神I型,举着制造完毕的特高压管网增压系统,来到那条排污管道的大致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