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中,一股久违了的清澈,慢慢~慢慢地开始扩散。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一缸原本清澈的水,被倒入了染料,变得不再清澈。

    随后这些染料,时光倒流,一点点地与水分离,让水回归本来的面目。

    岸边,那些混了各种有害物质的化工污染物,渐渐堆成了一堆蓝色半固体。

    时间大约过去二十分钟,排污口逐渐停止了排污,半个方圆两千米内,海水竟然变得清澈无比,叶青甚至可以透过据数眼镜的放大功能,看见两米多深的泥沙。

    无与伦比的强大!

    处理污染水一直是各个行业的头痛问题,化工厂冒着巨大风险排污,那是因为如果想把化工污水,处理成合格标准的排放水,需要付出大量的金钱。

    举个例子,假如两家化工厂,用同样的技术,同样的原料,生产五百吨的硼酸。

    A厂按照生产规范,对化工污水进行处理,然后报价6000/1吨。

    B厂因为偷偷排放化工污水,直接报价5000/1吨。

    同样产品,B厂价格低,抢到的订单,但是赚取的利润却会比A厂的还高。

    在绝对的利润面前,许多商的良心都会被狗给叼走。

    而龙溪滩所遭遇的情况,很明显是一位良心负100的商人所为。这位商人为了偷排污水,不仅修了一条隐蔽的排污管道,还煞费苦心在化工污水中参杂了很多染色剂,让这些化工污水颜色变得和海水相似。

    叶青让精巧大师关闭电源,强电离污水处理设备的工作范围内,污水净化干净还不行,海边那一堆蓝色半固体化工污染物还得处理掉。

    这种活儿只能交给巨力苦工了,他们受到任何伤害,也可以通过返回怪兽工厂空间中休息,来回复良好的身体状态。

    道理是这样道理,叶青还是给两名任劳任怨的巨力苦工,准备了工业防毒面具,和橡胶裙挡。

    两名巨力苦工用铲子,将那些污染物,连同下面的泥沙,一起铲入厚厚的可降解袋中,最后用扎带扎牢。

    正好那台真空电炉闲着,叶青准备将这些化工原料,送入真空电炉内焚烧。

    加热焚烧,可以完全破坏这些化工污染物的全部成份,也是常见的化工废弃原料处理方式。

    可降解袋中,都是化工废水中的物质,经过长期降解,已经丧失了原有特性,不用担心焚烧会产生爆燃爆轰之类的危险。

    化工污水处理工作既然开始,叶青就不会停止。那边收集好废弃原料,强电离污水处理设备就被搬运到另外一片海域,继续开始工作。

    这次叶青有经验了,直接在排污口套上个扎牢的可降解带,只留一根小管给袋子排出空气用。

    …………

    第二天,叶青订购的玻璃钢船壳制作完毕。

    那位女销售被叶青无情拒绝后,竟然真的取消了送货服务。

    去拉船壳是公司的司机,拿到了这艘船首被特意预留出强电离污水处理设备卡槽的船壳后,叶青给这艘无动力玻璃钢船挂了个大帆,一边在岸边送缆,一边让它乘风而去。

    叶青优先处理地,是六公里外的排污管道所在地。

    那里是污染的源头,之前叶青堵了几次管道,他们好像停止了排污。但是龙溪滩的海水流动性差,水质一直不见好转,叶青也就暂时停止了治标不治本的举动。

    强电离设备一开,没过多久,可降解袋就跟吹了气球似地鼓涨起来。

    可是那里的海水丝毫不见清澈。

    叶青一发狠,直接根据玻璃钢船壳的最大排水量,自己DIY几个大密封口袋。

    只见海中紫光流动,无数淡淡的紫光朝一起汇聚,变成了浓稠的油脂状态。

    这次处理的时间格外漫长,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玻璃钢游艇被压到了红色吃水线时候,远方那片海水,终于变得有些清澈。

    停了电源,两名巨力苦工转动绕线架,哼嘿~哼嘿地将线缆和玻璃钢拖拽回来,卸载那些有害物质。

    然而还没等叶青来得急高兴,那些变得清澈地海面,竟然又有一股深蓝色的海水,病毒样朝着四周洇开。

    毫无疑问,这股深蓝色海水,就是化工厂排放出的化工污水。

    “我去他姥姥!”自己辛辛苦苦,消耗海量金钱来治理海洋环境。没想到这边刚处理过,那边排污管道就立刻排污。

    叶青杀人的心都有,之前条排污管道好像被堵的怕了。停工了好久,叶青还以为那家老板放弃了这条管道。

    没想到一段时间没把注意力放在这上,现在管道又被偷偷抢修通畅。

    而且明显排污位置,和原来记忆中的参照物有所变化。

    这说明那家化工厂,悄悄改变了排污口的位置。

    换做普通人,或许把这事报告给环保局,才是最佳的选择。

    环保局不会容忍这种偷偷排污的行为,顺藤摸瓜找到那家化工厂,给他开一个停业整顿通知书,和天价罚单是必不可少的处罚手段。

    但那需要时间,比如环保局调查取证,要首先找到排污口,再根据排放的污水分析出其中成份,筛查附近化工企业,上门调查。

    而任何一家化工企业,在建立之初,都强制配有污水处理设备。

    那家化工企业只要稍稍得到风声,完全可以先封掉排污设备,启用正规的污水处理设备。

    这一来一回的扯皮时间,等到最后停业整顿,开罚单之类,还不知要多久。

    如果这家化工企业之前赚取了大量利润,然后抗过这次处罚和整改,谁能保证它以后不继续重操旧业?

    偷偷排污的甜头若不大,全世界就不可能存在那么多化工污染。

    叶青一刻都不能容忍!

    召唤出第四阶段的领主战车,叶青操控着这台可以乘坐四人,有些像深海潜航器一样的家伙一头扎入海水中。

    浑浊的海水阻挡不了叶青寻找目标的决心,远方那片已经变得相对清澈的海水中,烟囱一样冒污水的管道,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醒目。

    当领主战车找到那条,已经改变了位置的排污管道时候,叶青真是气的直发笑。

    他们竟然在海底缓坡处,又加了一大节延长管道。

    管道陷入海底泥沙中,出口处竟然伪装成了一簇珊瑚。

    “你姥姥的,这片海域能有珊瑚生存吗?”

    叶青真是服了这家化工企业的创造能力,他们用金属管道,和特种水泥做出一簇珊瑚的伪装口。

    这些金属管道一共有三十多个细细的引流管,这样做不仅可以起到伪装作用。

    更重要是叶青之前用木塞堵管的方法,彻底失效。

    除非有本事把这三十多个细小的排污管全堵上!

    “瞧瞧~以后谁在说华夏的企业没有创造力,叶青跟谁急?!?br />
    要不是有领主战车,叶青还真拿这个管道没办法。所以礼尚往来,这次堵管,叶青决定来点有技术含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