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我们可以自己炼出最好的钢?!苯鹗糇?,指着脚下棕褐色,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地面道。

    “这是褐铁矿,铁含量百分之四十,已经具有了开采价值?!?br />
    一直往前冲的叶青,哪会在意铲出来的平整地面上,有什么颜色变化?

    听到金属专家这么一说,叶青才稀奇地从机械巨神X型驾驶舱下来。

    “嘶……”

    就着驾驶舱上多角度的探照灯,叶青这会儿准确看清了,四台X型推出的地面上,竟然像是被国画大师用染料涂鸦过一样,布满了好似云朵、又好似花瓣的棕褐色莫名图案。

    用手摸了一下,冰凉的略带金属触感,让叶青意识到眼前这些石头,正是可以用来炼钢的褐铁矿石。

    真是缺什么,来什么。

    铁矿石,通常以颜色就可以区分它的含铁量。

    那些从澳大利亚、巴西,进口过来的铁矿石,如果是著名的富矿区产品,往往铁矿石断口呈银灰色,似乎不用提炼,就可以直接当铁使用。

    那是含铁量超过60%的富铁矿,才有的色泽。

    这些矿石虽然价格高昂,但相对提炼也非常简便。

    华夏的铁矿资源很多,但大多数都是贫矿。而且很多是伴生矿,就像叶青眼前这些褐铁矿。它们因为长期受到海边湿气的影响,已经变得非常潮湿。里面还混杂了大量的石英,这给普通钢厂带来了很大的提炼难度。

    也是到现在,叶青敢确定,龙溪滩如此荒芜的原因。

    这里蕴含了很多矿产,比如地底基地中发现的高纯度钛矿,外面荒滩上发现的露天型褐铁矿。

    土地的成份中含有大量金属,自然不利于植物生长,再加上有加化工厂在常年排污。

    “老板,这些矿物我们金属专家有技术提纯。如果我们自己动手炼铁,完全可以得到性能远超市面的钢铁?!?br />
    矿石提纯是门技术活,叶青自然不担心金属专家的本事。而且既然在自家门口发现了非常适合开采的露天铁矿,叶青没有任何道理不把这些铁矿盘下来,让金属专家炼制出更好的钢铁。

    没错——盘下来。

    地底基地中隐藏着的钛矿就算了,随叶青怎么弄别人也发现不了。但这里是露天铁矿,肯定要去国土局备案,申请开采许可证。

    叶青重新爬上机械巨神X型,用对讲机喊:“一二三号停了停了,掉头跟我去推中转仓库,和新厂房?!?br />
    备案时候,国土局肯定会来这搞勘探,叶青决定等他们勘探结束后,再根据储量重新规划设计工厂设计。

    从发现铁矿脉的初始点,到工厂大门有一千五百米距离。叶青相信工厂四周那几座山,勘探队不会打主意,因为那里属于自己的工厂区。

    不能为了点对别人来说开采价值不大的铁矿,就去跑去工厂里搞探测。

    叶青现在工厂总资产十几亿,缴税缴到起飞,就算叶青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一点点不毛之地的矿产,就去耽误这家企业的生产,那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吗?

    等日后,叶青一年能缴纳几百亿税收时候,那个待遇场景又会不一样。

    ……………………

    第二天一大早,叶青打电话到国土局,说自己工厂施工过程中,发现了一片褐铁矿,也不知储量有多大,你们赶紧派人来看看。

    一听是褐铁矿,还在龙溪滩,接线员登记后二十多分钟,国土局的副局长就把电话打到叶青这儿。

    龙溪滩是块毫无开发价值的荒滩土地,叶青买下来这里的使用权,让国土局几位领导,很是高兴了一阵子。现在又接到叶青电话,说这里发现了褐铁矿,他们当然要来征求一下叶青意见。

    同时这位副局长也有些纳闷,中云市附近目前还没发现什么有开采价值的金属矿。

    而且通常一些企业,在建设过程中,即使挖到了什么矿产,也会当不知情给糊弄过去。

    汇报干什么?

    国土局派人过来勘探,这不是耽误自己工厂建设进度么?

    “情况是这样的,孙局长,我们巨兽重工正好需要用到大量钢铁,如果龙溪滩的铁矿储量还行的话,我们可以承包过来开采?!?br />
    “行~没问题,我立刻让地质勘探队过去勘探?!碧揭肚嘤幸庀虺邪痔?,这位局长恍然大悟。

    按照正常思维来说,不是想开采的话,没有任何一位老板愿意给自己找麻烦。

    而叶青对这些矿石感兴趣,那只有把情况反馈上来。

    挂掉电话,叶青一边画草图,一边在群里,和公司那边的十名CAD制图员沟通,让他们根据自己上传的草图,画出CAD图纸。

    叶青准备把要扩建的项目,都用电子图纸规划出来。这些费时费力的工作,自然是公司员工来完成。

    工厂扩建工作,叶青在过了一把巨神X型驶员瘾后,也交给新招募出来的十名巨力苦工和精巧大师们负责。

    中午十点,中云市的地质勘探队,开着两辆长城皮卡,和两辆大货来到了龙溪滩。

    一条环海大道隔开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景,龙溪滩这边全是乱石和荒芜,大道的那边,则是一片风景秀丽的茁壮树阴。

    出门迎接勘探队时候,叶青忽然想到个问题。

    环海大道在建设的时候,肯定也要发掘地基,那么地基下面肯定没有铁矿。

    自己工厂这边也没有,而通常来说铁矿的分布范围都比较大,说不准有一部分的铁矿被埋在了海中。

    当叶青走到荒地上时候,这支十二人的勘探队伍也陆续下车。

    常年搞野外工作的人,都有个很明显的特征——皮肤黑!

    这些人也不例外,一个个都是饱经风霜的黝黑面孔,不过人看起来很精神,也很有活力。

    双方照面之后,叶青先邀请他们去工厂办公室喝点热茶。

    “叶总,您太客气了?!绷焱纺俏淮┳挪厍嗌砑?,脖子里挂着望远镜的中年男子,和叶青握手道:“来之前,孙局长已经交代过我们,要速战速决,千万不能耽误了您工厂的生产?!?br />
    “我们就不做打扰了,叶青您去忙,不用管我们?!?br />
    “那行~中午我让人准备两桌酒菜,等你们忙完了就过来吃饭。千万别和我客气,你们这也等于在帮我的忙?!?br />
    “感谢~感谢!”这位男子没有拒绝叶青的邀请。

    和叶青猜测的一样,这些勘探队卸下钻探机的同时,也从四面八方探了一些半米深小洞,根据取的碎石进行采样分析。

    不过采样范围,止步于工厂的小路旁。

    本来叶青还有一点担心,他们会来荒山这边采样,乘着他们在小路对面采样时候,叶青搭话得知,荒山里即使有矿产,也没有开发价值。

    一座矿区的建设,需要涉及海量的重型矿用机械。

    这几座荒山,即使有铁矿存在,也根本不值得投入人力物力过来开山取矿。

    更何况叶青的工厂还在这边,来荒山上搞钻探采集,不是扰乱工厂正常生产么?

    到了下午,送去检测的结果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