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时候的季节,长期风向不一样。

    冬天容易刮西北风,就是可以喝了止饿的那个西北风。

    夏天容易刮南风。

    现在气象局的人员说刮南风,会引起上空旋窝风柱。

    那不是意味着整个夏天,都别想玩摇臂拍摄了?

    “峡谷风原理想必大家都懂?!闭馕黄缶值墓ぷ魅嗽苯馐偷溃骸罢饫锴榭鲆怖嗨?,开阔处的风从炸开的闸口处灌进来。但是这里原来是湖泊,湿度较大温度低于外面。吹进来的热空气会快速上升,形成旋窝风柱?!?br />
    “也只有夏天才有这种情况,而且风柱威力也不算大。你们只要不架太高的建筑,就不会有任何问题?!?br />
    “那怎么行?”导演丁引紧张要命:“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么?”

    “把闸口给堵上就行了?!?br />
    众人随即望向远方那个大豁口,然后都觉得这个建议太不靠谱。有这钱还不如搭个摄影棚。

    “如果只是六级风速,那我觉得不会有问题?!币肚嗫醋潘窍萑氤蠲伎嗔持?,有些好笑道:“你们不是想要抗风摇臂么?”

    “六级风很常见,连它都抗不了,那它还叫什么抗风摇臂?”

    “呵呵~”气象局的工作人员一副你外行的表情道:“这是旋窝风柱,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峡谷风?!?br />
    “那也是六级风,不可能有八级风的力量?!?br />
    叶青把目光转向了天空,那里正有一片树叶在盘旋打转:“当然我并没有质疑你们专业的意思?!?br />
    “气象和工业是两个专业,而工业恰好是我们的专长。我既然说我们的产品,能在六级风速下工作,那就一定能?!?br />
    “我说你们不能,就不能?!闭馕黄缶值墓ぷ魅嗽闭抖そ靥溃骸鞍耸滓”?,你知道受风阻影响有多大么?”

    “我敢肯定,你们这边把摇臂竖起来没多久,就会被风柱连带着底座一起刮翻?!?br />
    “哼哼~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为了赚钱,什么话都敢说?!?br />
    这会儿其他几名负责采集气象资料的人也回来了,一听说要在这种气候下竖八十米摇臂,纷纷表示这是在开玩笑。

    导演丁引有些犹豫,巨兽重工的技术他觉得很厉害。但是气象局的工程师都这样说了,他又不能不听。

    “导演,我也觉得有些玄乎,之前那个国内最专业的摄像摇臂公司,做出来的东西都不能用。他们这个只用了一天时间……”管摄像的叫傅翔青,用惯了传统摇臂的他,对这种新产品,天然就有股抵触的心里。

    “我个人倾向巨兽重工?!?br />
    当然现在他们还没付款,这两件产品所有权还是叶青的,导演丁引还是希望叶青拿主意。

    “没测试,你们怎么就能武断下结论呢?”一旁的许凝宫不乐意了,气象局和叶青,她自然相信叶青的话。

    “我们武断?”两名气象实验室的工程师扬了扬手中的记录资料:“一定会被吹翻的,我们这是根据气象资料得出的结论?!?br />
    “要不这样?!?br />
    “都说实践出真理,我们可以来测试一下它的抗风性能?!?br />
    叶青不证明一下自己,不是成了他们口中,为赚钱什么都敢说的年轻人了吗?

    “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可以把摇臂先安装在足够距离的空地上?!?br />
    “你都不心疼产品报销,我们还能说什么?”两名工程师笑了:“我们是为了安全考虑,现在安全问题解决,你们尽管试?!?br />
    一听叶青决定测试,导演丁引立刻积极忙碌起来,又是指挥吊车,又是让摄像组去安装摄像机和线路。

    现在是六级风柱,这种堪称极限的测试,让整个剧组都感兴趣极了。就连气象局的几人也不走了,要留下来看测试,和叶青的笑话。

    毕竟他们之前已经权威的认定,这场测试百分百失败,走了不是让人觉得心虚么。

    很快准备工作被布置完毕,摄像机也连在了这台自带稳定功能的摇臂上。

    摇臂的巨大底座也被固定完毕,放上铁块加重,并打入四根长长的铁杆到泥土中。

    没有钢缆,也没有鱼竿一样一直到底的收缩臂,而是八节折叠在一起的银白色轻质合金。

    叶青也没非要站在摇臂底下操作来证明什么,操作手柄集成在底座上,叶青按下升高和自稳的按钮,就不紧不慢的离开了现场。

    看着叶青离开,一旁的剧组全都屏气凝神,满脸紧张的看住了这台他们从未见过的摇臂。

    导演丁引坐在监视器旁,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住画面。

    画面抖不抖动,他一眼就能凭经验瞧出来。

    最先升起来的,是摇臂的最上面一截。

    它只有普通人手腕粗,前端固定着摄像机,连接处是像关节一样的机械臂。

    笔直的竖起,宛若旗杆。

    接着第二节突兀的拔高,一下子把摄影机顶到二十米高空。

    “嘶!”除了叶青,在场围观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它怎么可以蹿的这么直,这么快?

    接着是第三节竖起,只有普通人胳膊粗。

    同样的笔直,这会儿导演丁引像是体验过山车一样,体验画面快速拔高,横移、拔高。

    “哎呀哎呀,不能再高了,会被风吹倒的?!逼缶值募溉思词挂丫3至俗愎坏陌踩嗬?,还是下意识朝后面又退了十几米。

    他们这一退,剧组看热闹的人们也纷纷朝后面退。

    第四节、第五节、一直到最后一节伸展完毕。

    此时,整整好好八十米的摇臂伸展完毕。没有任何钢缆固定,只有连接处万向轴一样的自动轴节。

    “要倒了要倒了,大家主意安全啊?!逼缶值墓こ淌σ涣逞纤?,大声道。

    他的话音刚落,八十米长的折叠摇臂,忽然抖动了一下。

    像蛇一样的抖动一下,剧组的人都清晰看见了它的八截竖起的折叠摇臂,在空中画了一个并不显眼的圈。

    然而最顶端的摄像机位置纹丝不动,甚至因为画圈而带来的距离上缩短,也被最前面一节,带了伸缩功能的折叠臂补偿了回来。

    一个圈刚画完,折叠摇臂又扭动了起来,同样的幅度不大,甚至都听不到电机补偿角度的运行声音。

    但是随着折叠摇臂轻微舞动时候,大家都都听到了一股呜呜的风声。

    这是风柱划过摇臂上的声音,这股呜呜风声,就像音乐。在它的伴奏下,摇臂随着风声轻舞。

    唯一不变的只有摄像机位置,和导演丁引监视器中的画面。

    “这……这……”

    “这什么情况?”两名气象局的工程师瞪着眼,哇哇大叫:“这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