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见识福伟玉的嘴脸,叶青早已怒气难平,最后他玩花样把厂房砸个窟窿,更是点爆了叶青心中的怒火。

    伪装成操作失误?

    那就来见识见识我的失误,和工业的铁拳吧!

    至于事态会不会闹大,那是以后的事,只要不伤到人,那这就是一场纠纷而已,叶青请上十个律师再来陪他们慢慢玩,变着花样告他们。

    想到这里,叶青变得有些兴奋。

    对付这些瘪三就不能来文明套路,你越来文明套路,他们越觉得你好欺负,也越不吃这套。

    就得这样一次把他们砸趴,砸的告饶,再慢慢跟他们玩。

    喀嚓,破碎剪无情地,夹在了另外一台慢吞吞的挖掘机机械臂上。

    巨大的机械运动声音之后,一截挖掘机机械臂,断口平整地从半空坠落,又是一个液压油喷上天。

    “上,给我上,我不信这台设备能有三头六臂?!?br />
    上百万一台的挖掘机,一个照面被这台看起来异常吓人的设备拆了三台,巨大的损失让福伟玉鬼火冲到了天灵盖。

    哪还管对方有没有背景,把场子找回来才,否则他的面子往哪儿搁?以后的工程还怎么抢?

    前方只剩一台挖掘机,机械巨神的破拆锤,直接夯到了它的履带上。

    不是这台挖掘机不想努力阻挡,实在是对手太强大。那两根机械臂挥舞的跟手臂一样灵活,再瞧瞧他们的挖掘机,喀、喀、需要挂档一样一点一点控制。

    如何能比?

    四台挖掘机彻底趴窝后,整个场面,已经变成了战场。

    这帮横惯了的工人们,立刻嗷嗷叫开动所有能开动的机械设备。

    挖掘机、吊车、强夯机、推土机,他们红着眼,不管不顾的向前冲。

    “来吧,哈哈!对付你们这些人,就得用最强力的手段?!被稻奚竦デ蛊ヂ?,勇往无前的向前冲。

    一台山推sd16tl推土机,喷薄着浓浓黑烟横行在前,前方铲斗倾斜到最大,看样子是想一下把机械巨神掀翻。

    “冲击模式启动!”叶青反应迅疾,一掌拍了集成在轻钢操作衣的按钮上。

    “咄咄~咄咄~咄咄~”机械巨神的破拆锤高频震动,一锤冲在最前方的推土机门脸。

    合金对合金!

    最纯粹的工业暴力,机械巨神的钛铬合金破拆锤,以最直接的角度,冲击在了推土机的前端低碳合金钢上。

    火星四溅,爆响如雷、推土机跟撞到了泰山一样,猛跳了起来。

    铲斗刚被砸出个大坑同时,也迎来了破拆锤的冲击洗礼。

    轰~轰~轰~轰~

    在所有人眼珠巨瞪,耳膜狂跳的观察下,推土机的铲斗变成了一张纸板,每响一声,就跟着凹陷一块。

    这还不止,一台想从侧面绕过来救驾的挖掘机,铲斗还没完全举起,就被机械巨神另一台机械臂钳住了发动机舱。

    让人毛骨悚然的金属破碎声,巨钳深入发动机舱时候,还顺势旋转了两圈。

    零件下雨一样飞溅,冒出滚滚浓烟。

    司机哇一下来了声刺耳的男高音,推开舱门连滚带爬地跑了。

    一台强夯机,借着破拆锤巨大的冲击声音掩护,绕到了机械巨神后头。

    强夯机是现场除了机械巨神外,体形最庞大的一台设备。

    这种拥有巨大行走履带,和高高举起的三角钢架车辆,可以居高临下,让数十吨的铁饼夯锤做自由落体运动。

    只要被这个玩意砸中,就算擎天柱来了也得告饶。

    叶青嘴角露出笑容,机械巨神现在拥有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摄像头。

    又是一锤补在了推土机的后侧面,使它彻底瘫痪的同时,机械巨神灵活地绕了一个s形。

    夯锤从天儿落,强夯机的司机还没有完全被鬼火冲昏了头,他瞄准的是机械巨神后面车身,不过这个致命一击注定落空。

    大地跟着抖动,烟尘四起。

    灵活躲过这劫的机械巨神,自然不会放过它。

    机械巨神的右臂迅速收回,破拆锤精准无误地放入工具架中,侧面一张布满铁齿,直径一米的切割轮被组合了起来。

    强夯机刚想通过钢缆收回夯锤,结果一片高速旋转的切割轮闪过,四根拇指粗钢缆瞬间崩断。

    强夯机驾驶员一副我见鬼了的惊悚表情,这台造型威武的奇怪设备,竟然可以和顶级机床一样自动切换工具。

    这还怎么打?

    强夯机驾驶员怪叫着推动倒车档杆,但是履带行走缓慢的缺陷,让它刚逃了不到五米,就被机械巨神迎面追上。

    左机械臂夹住强夯机的三角架,右侧高速旋转的切轮剖黄瓜一样,将三角架横切开来。

    太突然了,切轮劈过来时候,强夯机根本无法做出任何躲闪动作。

    现场还剩下十多台挖掘机,他们正商量是不是要围成一圈冲过来,机械巨神却已经朝前突进了一大截。

    “呜……”

    切轮飞旋,带起让人心寒的破空声音。

    另外一台金属光泽凌冽的破碎钳,不停张合旋转。

    那些没有开动设备的工人,全都远远躲在一边,眼睁睁看着机械巨神,冲入由挖掘机推土机组成的队伍中。

    猛虎入羊群,机械巨神的灵活程度,简直甩这些笨重的工程设备十条街。

    那张金属切轮,但凡被它擦中一下,非瘫即伤。

    破碎钳,更是破碎厚重的挖掘机机械臂能手,现场液压油漫天飞溅,浓烟四起。另外一台强夯机更是被拆成了破碎的毛熊地图,要不是驾驶舱里还坐着人,保证连驾驶舱都被一剖两半。

    “这不可能!”曾经多次发生的震惊目光,再次出现于工地上。

    这台机械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可以自动更换工具,而且还换了两次,再看它的后方,还有至少七种工具没有更换。

    那薄薄一层的切割轮片,凭什么可以一下把强夯机结实的钢架切开?

    上到老板福伟玉,下到所有员工,期待目瞪口呆,如被雷殛。

    短短五分钟,只有短短的五分钟,他们引以为傲的全部工程车辆,就被叶青驾驶的一台设备干趴下。

    彻彻底底的干趴,瞧瞧那满地的破碎零件,断口整齐的挖掘机机械臂,被蹂躏成废纸一样的推铲。

    这一切都还没发生之前,老板福伟玉的心比天大,认为整个工地尽在掌握。

    现在他的心却比针尖还小,巨大损失,和来自顶级工业带来的恐怖,让他牙关打颤,双腿发软。

    “还有谁!”觉得浑身都得到了升华的叶青,冲着整个工地发问。

    叶青一眼扫过满地破烂,发现还有几台塔吊完好无损的竖立在工地。

    机械巨神轰鸣着开了过去,喀嚓喀嚓切换出另一套工具系统。

    两把弯刀一样的开石斧,然后机械巨神砍竹子一样,从上到下,将几台吊塔挨个砍成十八截。

    这些吊塔负责吊装厂房钢梁,高度也就十米多,叶青也控制好了角度。

    搞定完这一切,叶青将机械巨神开到那群瑟瑟发抖的工人旁。

    这些工人们变成了鹌鹑,一个个缩着脑袋。

    叶青推开驾驶舱轩窗,冲着老板福伟玉笑呵呵道:“哈哈~福总,我这台设备测试的如何?”

    “你……你……你……”老板福伟玉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有种你就撞死我们,否则我们排成一排,你也别想走?!?br />
    说完那些吃了大亏的工人们,慢吞吞站出来几个还有胆儿的,看样子是想围人墙。

    一台奔驰g65,咆哮着冲入了工地。

    四扇驾驶室门同时洞开,前面走出两名身高足有一米九五,体格比灰熊还健壮的巨力苦工。

    他们带着墨镜,面目凶悍且不苟言笑,连颈脖都长着肌肉的他们,脑袋环视一圈,原本还想壮着胆儿上前的工人,就像被收割机掠过的稻田,齐刷刷矮了一片。

    后坐下来的,是三名看起来很文雅的男人。

    叶青心情舒畅地冲老板福伟玉挥挥手,讥笑道:“福老板,我问你服不服?!?br />
    “你等着,你给我等着?!崩习甯N坝衲抗庵新桥蓿骸拔乙婺忝?,我要告你们损坏我们工地设备?!?br />
    “哈~哈~”叶青用手抖了下耳朵,看小丑一样看着福伟玉。

    “你好!”

    三名身穿西装,带着金丝眼镜,夹着公文包的文雅男子走上前:“我们三位,是岳成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律师,同时也是叶总的私人律师?!?br />
    “我们岳成律师事务所,在接下来会对你和你们的公司,提起长期诉讼?!?br />
    “你们涉嫌侵犯我们的当事人的人身安全,扰乱我们当事人工地的正常施工,蓄意使用虚假建筑材料,危害我的当事人工厂生产安全?!?br />
    “放屁,放你娘狗屁?!备N坝衲柯防浜?,忍不住咆哮:“你们他妈眼瞎,敢告老子,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br />
    “我们还会告你侮辱,和威胁律师?!比墒ρ凵裰腥遣恍?,看泥腿子一样看福伟玉。

    “还有,麻烦你最起码请几位高级律师,来和我们谈?!蔽赐甏?。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