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氺如凉夜打赏的掌门,深怨幽谷的舵主,还有各位读者们的打赏。

    明天我试着三更一下,来实际行动感谢。

    …………………………………………

    兜兜的表姐叫梁文菁,今年二十六岁。

    这几年建筑行业放缓,许多建筑公司都面临接不到活的窘境。

    那些有关系有门路的建筑公司,可以接市政工程来旱涝保收。

    而那些小型建筑公司,尤其是没有门路的。大多日子比较难过,好不容易接到个活儿,尽心竭力干完了,结果剩下的工程尾款,能拖欠到下个世纪。

    梁文菁家里的建筑公司,就面临这种情况。

    好不容易接了个公司外包出来的活儿,用心用力去完成,本想能挨过今年。结果人家以各种理由,迟迟不通过验收。说要等到所有工程全部完工,才能集体验收。

    梁文菁的父亲,也就是兜兜姑父,这两年因为身体不好,所以公司一直是她在打理。

    接到表妹的电话时候,梁文菁正坐在办公室内,在拿公司电话,求爷爷告奶奶的去要工程款。

    表妹说那边有个大项目,是她一位好朋友主动问她,有没有亲戚在开建筑公司,要把这个项目介绍过来。

    梁文菁第一感觉就是表妹被骗了,表妹人长的比她漂亮几倍,可是脑袋瓜子要比自己差好多。

    这年头,还有愁找不到建筑公司接活的老板?

    现在就算是有人请她做猪圈,梁文菁也巴不得做一百个,还免费送五个。所以表妹说的大项目,一定是某个男生窥视她美色,才吹嘘什么能介绍大工程项目。

    这年头,男人为了泡妞,那真是五花八门的扣脑筋。

    梁文菁把自己的分析说给表妹听时候,没想表妹却咯咯笑了起来,一直笑不停。

    她说表姐你真会开玩笑,叶大哥需要冒充老板泡妞?

    “表姐你就放心吧,叶大哥不是那种人。我把招标书发给你邮箱,你自己看一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赐炅四愕萌范茏霾趴梢越影?,我不能坑叶大哥?!?br />
    “我马上要做直播,先不跟你聊了,表姐拜拜?!?br />
    挂了电话,梁文菁依旧觉得不靠谱。

    当然心里再怀疑,梁文菁也要认真的把招标书看完。真的自家建筑公司就能喘口气,假的顺便也能帮表妹识破一个骗子。

    首先这份招标书没有问题,她以专业眼光来看,里面对工期、质量、材料选择,都挑不出毛病。

    工厂图纸,也是出自她熟悉的设计院之手。盖章和日期,说明了这是新鲜出炉的产品,不是原来使用过的旧货。

    当然她拿到的图纸只是规划图纸,真正的施工图纸那是按平方收费设计,即使是工厂这种相对简单的图纸,也要花费上百万。

    这两样是真的,梁文菁已经相信确实有这个项目,在等待建筑公司。

    因为没有谁会花上百万,做这个出来只为了泡妞。

    这可是几千万的大项目,如果能接下来,家里的建筑公司不仅可以摆脱困境,还可以赚一大笔钱。

    梁文菁觉得自家的建筑公司,完全有能力接下这份招标书。厂房的技术含量并不高,设备可以租借、人力可以现组。

    也正因为这样,梁文菁才觉得这份机遇来的太过突然,让她怀疑叶青只是一位可以接触到这些资料的员工。

    她打电话给叶青时候,心情忐忑不安,怀揣希望,又有些不相信希望真的存在。

    接到这通陌生电话时候,叶青松开控制设备的工作按钮,问道:“喂~请问哪位?!?br />
    “请问……是叶青先生吗?我是白兜儿的表姐,我叫梁文菁?!?br />
    “你好你好?!币肚嗫推溃骸拔沂且肚?,兜兜发过去的招标书你看了没有?”

    “看了,我们公司有能力接下这份招标书?!绷何妮枷缘梅浅=粽?,小声问道:“不知叶青先生那边……”

    “我这边没问题?!?br />
    “你们既然能接下,那就签合同,一切按照合同来,梁小姐什么时候有时间签合同?”

    “啊~”梁文菁像突然过了电一样,对方竟然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签合同?

    对方问,什么时候有时间签合同!

    “我现在就有时间?!绷何妮急徽庵滞蝗缙鹄吹木苍业目诓辉裱?,现在是傍晚七点多,她连标书都还没做,签什么合同?”

    “对不起对不起,叶青先生,我太激动了?!绷何妮剂Φ狼福骸拔颐潜晔槎济蛔?,我们现在就来做标书?!?br />
    “如果你们觉得招标书上的要求没问题,标书简单做一下,几页就行?!币肚嗉侵止こ躺系谋晔?,老厚一本,里面全是一些复制黏贴的术语。

    做这个完全是走程序,之前那家公司标书做的好,该玩猫腻照样玩猫腻。

    “不过梁小姐?!币肚嘁鸦跋人登宄骸爸拔颐钦伊艘患医ㄖ?,结果他们的作风很有问题。我们决定中途换掉?!?br />
    “签了合同之后,我还想拜托梁小姐,一定要按照合同要求来做?!闭馕皇嵌刀当斫?,叶青说话自然就委婉了一些。

    “叶……叶先生,您放心,只要能签了合同。我们一定付出百分之一百的努力,绝对不出现任何您所担心的情况?!?br />
    梁文菁这会儿说话,明显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这份合同,如果真的能签订,对她家的建筑公司来说,意味着可以彻底摆脱眼前的困局。这一切都是她表妹,和这位叶青先生的功劳。

    “对了叶先生,请问之前那家建筑公司叫什么名字?中途更换施工队,我们要与他们做工程交接?!?br />
    “叫天惠建筑公司?!?br />
    “啊~”

    叶青说出这个名字时候,梁文菁竟然比听到叶青说随时可以签订合同还惊讶。

    不过这个惊讶,还带了点恐惧的意味在里面。

    电话里,梁文菁足足沉默了十秒中。最后声音有些失落,也有些沉重:“叶青先生,不知您在之前,有调查过这家建筑公司么?”

    “这家公司……他们的背景有些……我们……”

    梁文菁下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但叶青很好理解。

    无法是这家建筑公司不是那么好撵走的,而梁文菁根本没有胆量,去和这家公司谈。

    这会儿,叶青真是有些服了他父亲。

    找建筑公司,也应该打听打听这家公司的口碑。

    “我既然说,我们可以签订合约?!币肚嘣诘缁袄锏挠锲?,依旧和以往一样平静:“那我们之前的合作,就不会存在任何障碍?!?br />
    “梁小姐,标书你们什么时候能做好?”

    “我……我……”梁文菁这会儿哪有什么主心骨,她是真不敢和这家公司谈。

    不过叶青那股无形的自信,让梁文菁觉得她认为的天大难题,在叶青那里根本不叫事。

    “后天,最迟后天?!?br />
    “那就后天签订合约?!币肚嘈Φ溃骸澳蔷拖炔淮蛉帕盒〗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