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厂建设的厂房,是那种标准的钢结构多跨度单层结构。

    这类厂房建造快捷,因为地基不用做太深,施工起来很迅速。如果采用成本较高的钢结构,工期会更快。

    叶江宁说这家建筑公司,干活到也没有偷懒。但是负责购进的施工材料,有一些猫腻,而且做事风格,让他不喜欢。

    叶江宁是甲方,找来乙方建筑公司负责工厂建设。

    因为有设计院专门设计图纸,还有监理负责质量监督。加上施工公司还得把样品,送到质检站和材料检测中心检测。

    叶江宁也就没太操心材料的事。毕竟你没有门路的话,从市面采购要比施工方提供的贵上很多,还很容易买到假货。

    结果工地上订购的那些材料,钢材和混泥土上到没什么问题??墒且恍┤菀缀雎缘牡胤?,问题很不小。

    比如新厂房准备上马的金刚砂耐磨地坪,这种地坪技术先是在发达国家流行开来,再传入华夏。现在国内新建设的工业厂房,也比较喜欢用这种地坪,它有坚固耐磨,不易起尘的特点。

    施工方在这块玩起了隐蔽的猫腻,用冒牌产品冒充大厂,虽然同样都能用??墒腔ǹ凳Ω档募鄹?,却买到了康帅傅,这事儿哪个会高兴?

    施工公司敢这样玩,自然就有规避监理和质检站的办法。

    首先他的钢材和混泥土,都是没有问题的合格产品,保质保量,厂房整体验收百分百能过。

    地坪上的那层金刚砂固化层,做好后它的各项指标都在合格线内。

    指标无非就是颗粒大小,莫氏硬度。至于用了几年后,这些地坪会不会因为粘合剂不过关,而发生开裂,起尘之类,鬼知道什么原因?

    检测方除非能有工商局那样的本领,去调查出这些材料的生产厂家,其实是个冒牌厂家。

    叶江宁得知这个纯属偶然,工厂现在扩招许多员工,其中就有一位在生产金刚砂的工厂内呆过几年。施工公司在做第一块金刚砂地坪时候,用的就是这位员工原来呆的工厂牌子。

    这位员工一下子发现了这些由矿物粉碎打磨出来的金刚砂,虽然外包装和他原来呆的那个工厂一模一样,可是里面的材料,他凭经验敢肯定有问题。

    他又打电话问了以前同事问了清楚,确定这些是冒牌产品后,就把这事悄悄告诉了叶江宁。

    如果只是单纯这一样,或许施工公司还能用他们也被骗了,来解释。

    可第一间厂房施工公司两班倒造好后,在布置管道、照明设备、和线缆这些时候,都被有了疑心的叶江宁,查找出了问题。

    同样的手法,而且都是高仿大品牌的产品,甚至叶江宁招的那些工人,从事过这些行业的都不敢下结论。

    还是这些从事过相关生产的工人,打了好几通电话,左拐右拐找原来的熟人打听,才问清楚了里面的行情。

    叶江宁让施工公司处理掉这事,施工公司结果大呼冤枉,说他们也是受害者,被这些做的和原厂几乎没有两样的产品给骗了。

    他们表示立刻更换,不过后面这个报价要朝上面提一提。

    合同内定价是这样,但是他们也没想到自己被人拿假货骗了。随后施工方列举了一系列,类似情况。比如他们之前给自来水公司作做管道,原本采用沙土填充,结果遇到土质松软地方,必须用混凝土来加加固。

    这是属于合同外变更价格,是合理的。

    饶是叶江宁脾气好,也差点被这家施工公司给气到。

    理所当然,叶江宁决定哪怕耽误一点工期,也要把施工方给换了,并且还让他们按照合同要求赔偿。

    挂了电话,叶青在脑海里想一圈,也没想到有熟人是搞建筑建筑公司的。

    当初龙溪滩厂房,完全是怪兽们自己动手建设。原来那本来就有围栏,和破烂的厂房,结果能拆的都被拆去卖废铁了。叶青直接让怪兽拉了道高大院墙,厂房加固翻新,又盖了两座。

    当初工厂转让时候,叶青就去城建局搞了个准建证。城建局的局长和他是老熟人,仕女图路缘石让他大出风头。龙溪滩在翻新的基础上加盖了两座,只要不盖在别人地上,叶青就算盖十座手续也不是问题。

    巨力苦工这边要造机械巨神,没办法抽开去帮那边建厂房,而且十几个苦工去了也不够。

    自己没熟人,叶青第一个就想到了兜兜,打电话问她,有没有亲戚是开建筑公司的,他这边有个项目要谈。

    这一问还巧了,兜兜说她的表姐家就是开建筑公司,只是规模不大,原来都是承包的小区里一栋两栋的住宅楼建设。这几年房地产不景气,他表姐家的公司维持的很困难,因为工程款一直要不回来。

    能建小区住宅楼,就能建厂房。叶青让兜兜先问问她表姐,现在有个工厂厂房项目接不接。

    “叶大哥,我表姐家的建筑公司规模很小的,会不会做不好?”听到叶青又要来帮她家的亲戚介绍业务,兜兜欣喜和感动之于,同样非常担心,会不会自己亲戚这边能力不够,无法完成叶青那边的项目。

    叶青虽然没说项目价格,但兜兜不用问,就知道不会是普通的小项目。

    “工厂标准厂房的难度,要比小区住宅楼低很多?!币肚嘀浪诘P氖裁?,不过这种担心没有必要。

    “工厂厂房主要是人力投入,机械不够市场上有太多的工程机械等待出租。人力的话,许多建筑公司都有合作过的熟悉施工队伍,毕竟能养起大型施工队伍的公司,少之又少。大多都是接到项目后,再和那些到处找活的熟悉施工队伍合作。

    “我等下把之前的电子版招标书本发给你QQ邮箱,你去问一问,项目给谁都是做,不如给自己人?!?br />
    叶青一句自己人,让兜兜心里美滋滋的,说她现在就来问。

    招标书传过去后,那边要看过才能回复,叶青继续忙着原型机的舒适提升改造。

    叶青打算这台原型机改进出来后,先去注册专利,再申请工程车辆的生产许可证,许可证下来就可以当产品销售。

    当然改进完,先送到老厂的施工工地,让它参与到工厂建设中,这样也能彻底验证一下,这台设备的各种性能。

    最先造出来的是穿戴式操作设备,按照正常人体格制作。

    这东西很酷,改进后和钢铁侠战甲的骨骼一样,当然目前只有上半身,而且不能自主运动,但是它控制的机械可比战甲大多了。

    操作设备全部采用轻质合金加工,感应器和线路都隐藏在内部,叶青扣上后,发现简直感觉不到重量。

    和腰部肩部贴合的地方,也采用了记忆海绵当缓冲,一点而也不硌人。

    和驾驶舱联线后,叶青特意启动机械,开到外面试了几圈。

    完美!

    问题被彻底解决。

    依靠腰部力量,叶青操纵机械巨神时候,根本感觉不到太多双手的重量,而且操作起来更方便。工具切换的按钮,也被集成到了上面。

    实验着正爽,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