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史上最牛魔头已经更新,求点击、收藏、推荐票支持!】

    为夺宝,五大王者齐齐动手,虽是化身,但在燃烧法力,达到最高极限之后,已经不下于本尊亲自,王者之威,展现无遗。

    “红莲花开!”

    伴随着砺石兽出手,莲王一声冷笑,背后腾起无穷华光,华光中,赫见一朵妖娆红莲,绝世盛开,片片莲瓣之上,刻画着都是古老岁月中的场景,山川河流,古木森森,太古星辰,这无数的场景全都化作了一股恐怖的力量。

    “无上悬空!”

    天空之上的伟岸身影,他的背后悬浮起一座庞然浮空岛屿,毫无疑问,这座悬空岛屿,就是他的神城,这是一尊厉害到了极点的无上至宝,在石兵之中,也是足以位列前茅的强大存在,现在被其祭出,赫势碾压江晨。

    “杀戮之剑!”

    无尽血光朦胧,隐约之间,可以看见,他不是石人,而是无上祖神修炼到了高深境界的逆天战者,一身白衣如雪,如世俗中一位王孙公子,气质温和宁静,手上却出现一口血蒙蒙的长剑,此剑代表着无穷的杀戮,浓郁的杀戮之气内敛,轻飘飘地一剑向江晨劈斩过来,威势却可洞穿世界,斩断天地。

    “万川归海!”

    水雾翻涌,霎时,平地惊起千重浪涛,虚空之中,成千上万道水流汹涌,汇聚而来,转眼之间,便就形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被九天罡风一瞬,滔天骇浪翻涌间,携着倾吞万物之威,赫势吞向江晨。

    五大王者,足可威震洪荒天界的万古巨头,一起对江晨出手了!

    强者出手,声势惊天动地,整个太阳虚空都仿佛在这一刻颤抖起来,像是要爆炸开来一般,无数的浩瀚伟力激荡,形成一道道恐怖的潮汐,千百万个时空位面都在瞬间崩塌了,其中更不知道葬送了多少修士,其中不乏祖神级别的高手,都是因为遭了池鱼之殃,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不过,此时此刻,根本不会有人去注意这些,诸天万界之内,许多神秘之地,诸多老古董高手,禁忌存在,都察觉到了这堪称惊世的一战,一道道神念散发,纷纷焦聚过来,欲要一探究竟。

    “来得好!”

    面对五大王者联手之威,江晨口中一声长啸,剑意升腾,达至极限,霎时,九天风云动,万古山河崩,岁月轮剑身一颤,高昂剑鸣,响彻天地尘寰,令得无尽轮回滞转,诸天万界共震:

    “岁月轮,一斩风月不留痕!”

    禁忌神力,亘古神兵,加成的威力,在江晨一击之下,牵动九天剑界爆发,时间长河都被生生斩断,在天地虚空之中划出一道天堑,浩瀚剑意,无尽剑芒,汇成了一道耀眼无匹的剑气,切割天地,磨灭所有。

    “轰隆隆........”

    岁月一剑,斩断风月,以摧枯拉朽之势,强行击溃了五大王者的杀招,同时,九天剑界显化苍穹,浩瀚世界无垠,遮天蔽日,镇压而降,一声巨响之后,就形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剑的世界,吞没了力量洪流,将五大王者化身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不好!”

    意料之外的变故,惊得众人纷纷为之大惊,不及多想,连忙奋起反击,然而,他们的各种攻杀手段不断轰在九天剑界之上,虽然打得这方世界光芒爆炸,裂纹丛生,但实际上,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岁月轮,一斩风月人不留!”

    再祭神兵,江晨对准五大王者其中一人,绝世神剑,一击劈斩而出,霎时,风云消散,时光崩溃,湮灭了滔天洪流,崩开无尽水势。

    “可恶!”

    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喊,挽不回已经到来的战败,掩藏在水雾之中的修长身影,在一番艰难的抵抗过后,终于崩溃消散。

    一具王者化身崩溃了,即便是对于王者本尊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下一个,该是谁呢?”

    悬身九天剑界之巅,俯视着被困在剑界之中的几位王者化身,江晨淡然开口,言语之间,却自有一股难以言说的霸道。

    言语间,掌握诸位王者化身的身死,纵观洪荒天界,千万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步。

    “该死的,他太强了!”

    “除非本尊降临,否则,光凭化身,我们就算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错估了形势,一招落败,陷入危境,众王化身抬头,仰望着高天之上的不世身影,脸上不自禁的流露出几分苦涩。

    身为天界巨头,曾经纵横无敌的逆天战者,他们的一身,所向披靡,横推八荒世界的无敌手,何曾想过,会有被人威胁到生死的一天,虽然,仅仅只是化身,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一种侮辱!

    江晨高举屠刀,正欲斩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变故发生了,突来一股莫名异力,强如江晨居然也在瞬间受制,随即,一股莫可名状的强大力量,居然生生从他的手中将逆天战宝夺走。

    “该死!”

    一声暗骂,江晨强行挣脱束缚,欲要夺回逆天战宝,却见战宝流转着混沌光芒,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突兀消失不见。

    “想跑?”

    心知这是有人以逆天神通,想要从自己手中盗取逆天战宝,江晨勃然大怒,也顾不得灭杀莲王、砺石兽等人的王者化身了,连忙紧跟在后,一个闪身,消失在无尽虚空之中,九天剑界,无声消隐。

    “这..........”

    连番惊变,饶是莲王等人亦不禁为之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一日,洪荒天界动荡,逆天战宝出世,引来数位王者与战者出手争夺,但是,最终所有人都失手了,居然被一个不知来历的盗走了宝物,这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却说江晨展开无上神通,追踪逆天战宝气息,转眼之间,已到了数万里之外,终于,他在一个山谷之中,截住了盗宝者。

    出乎意料之外,江晨本以为敢对自己动手的,至少也是无上祖神一级别的顶峰高手,却不曾想,对方只是一个祖神。

    这个祖神是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外表看起来能有五六十岁的样子,身材瘦小,有些周咒文的老脸也干巴巴,细长犹如一个鞋靶子一般,颌下留着一撮山羊胡,微微弯翘着,就容貌而论,简直就像是一只老山羊一般。

    此时此刻,他正怀抱着逆天战宝在飞蹿,速度之快,匪夷所思,然而,他到底还是小看了江晨。

    “从我的手中盗取逆天战宝,老家伙,你问过我的同意了吗?”

    幻灭的身影,眨眼之间,从天而降,截断了老山羊的去路,江晨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可怕的冷冽:“交还战宝,我给你一个痛快?!?br />
    “.........”

    老山羊呆愣愣的看着突然拦截在自己身前的江晨,好半响,方才带着几分哭丧道:“可不可以不要这样?”

    “你说呢?”

    江晨冷然道:“想活命,就拿出诚意,看你能否为你自己争取到活路,我相信,你应该不会令我失望的?!彼呛蔚热宋?,只一眼便就看出,这个老家伙不简单,只是一缕印记显化,可以想象,其之本尊,至少也是王者一级的超级强者,自己正好可以借机敲上一笔,应该不难。

    老山羊苦笑:“好吧,你想知道什么,老头子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br />
    “先说说跟我夺宝的那几个高手吧?!?br />
    江晨道:“五个人,我认得莲王和砺石兽,但另外三人却未曾相识?!?br />
    “从天界古战场冲上太阳星的血光,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昔日名为单骏的石人王者逆天归来了,看他的样子,居然褪去了石体,经历生死,似乎修为更上一层楼了?!?br />
    没有隐瞒,老山羊当即道出了自己所知:“而那只拦了你路的巨手,现在细细想来,非常熟悉,定是悬空岛的始祖无疑,想不到悬空老祖真的没有死!至于螺旋形水雾当中所隐藏的王者,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水王宋大飞?!?br />
    莲王、砺石兽、单骏、悬空老祖、水王宋大飞,天界五大王者与战者同现,着实不可小觑,虽然,六人都没有显化真身,不过出动了化身而已,但威势之盛,已非同小可,如果真身出世,那将是何等的场面?即便是强如江晨,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至少,在他彻底掌控这具神魔之身前如此。

    “天界究竟还有多少王者?”

    这是江晨非常关心的问题,不搞清楚形势,如何能够确保,九州能够在即将到来的大战之中击败异界。

    “不多,天界向来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强势的新王者出世,必然要伴随有迟暮的老王者陨落,自古以来王者数量都很稳定……”老山羊给了江晨一个模糊的说法,回避了王者的具体人数。

    “不过,个别逆天归来的战者算是变数……”

    这句话让江晨很是不解,但老山羊有意错开话题,“老大,我觉得咱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讨论这些,而是看看这所谓的逆天战宝到底是何物?!?br />
    江晨也充满了好奇,他也很想知道,太阳星宫中的战宝到底是什么,随着混沌光华的闪现,战宝浮现在两人的身前。

    “剥掉混沌皮!”

    在战宝的外面,生满了混沌石皮,非常的坚硬,江晨祭出了岁月轮劈砍,才让那混沌石皮慢慢龟裂,渐渐露出里面的宝物。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老山羊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江晨也在集中精神,凝视指掌间的战宝,这可是他寻缘而至,费了老大力气,从诸多王者手下虎口夺食抢来的。

    “喀嚓……”

    混沌石皮终于彻底碎裂了,点点光华闪耀,脱落而下,露出了里面的战宝。

    见到战宝的刹那,两人当场石化,怎么也没有想到,引得诸多王者、战者为之打生打死的东西却是如此的普通。

    老山羊捏着一根拇指长的石钥匙,泪流满面,道:“我老人家机关算尽,以残身逆天夺宝,虎口拔牙,就得到这样一个小玩意?!他#@¥#@%¥#……传说不是见到战宝的刹那,任何人的修炼天地都会打开一扇全新的窗口吗,难道就是这样一把烂钥匙?打开个鸟啊,我老人家也能炼出百八十把这样的烂钥匙!”

    也不怪老山羊失望,这石钥匙太普通了,虽然是石兵材质,异常坚硬,难以朽灭,但是上面根本没有神力波动,更没有留下任何印记。

    江晨接了过去反复观看,也没有看出任何特别之处。

    “他祖宗的,难道需要拿着这把烂钥匙去某个地方,打开一扇门?”老山羊愤愤不已道:“连点提示都没有!”

    江晨也相当的无语,一番豁命厮杀,方才抢来的逆天战宝,竟是一把石钥匙,也许隐藏着惊天的秘密,但是眼下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石钥匙……石钥匙……让我想一想……”这时,老山羊忽然自语起来,口中不断的重复着石钥匙三个字,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之处,很是重要。

    “天界史上,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神秘的石钥匙呢……”他在记忆中搜索,在回忆无尽岁月来所经历的种种往事。

    过了足足有半刻钟,老山羊突然大叫了起来,神色变得非常激动,道:“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了什么?”江晨的心绪也跟着波澜起伏。

    “亿万年前,我还是一名小小的至人时,曾经有幸见到两位石人王者在一株通天神木下弈棋..........最后他们说是要去一个神秘的地方,打开一扇门,隐约之间,似乎提到了……‘石钥匙’三个字?!?br />
    说到这里,老山羊有些神情恍惚,道:“我能有今日的成就,与能够观摩两位王者弈棋有很大的关系,真心感激他们,但是那一别却是永别?!?br />
    “遥想那时,神花飘摇,片片晶莹,两位石人王者,出尘绝世,踏着花雨登天而去,但是从此再也没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