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俄洛斯的牛逼并没有改观大家对人类的看低,这一年多,每隔一两个月,就会有几个形同乞丐的人类找到这里和艾俄洛斯借钱,而艾俄洛斯几乎是来者不拒,他根本就不在意金钱这东西。

    本质上,艾俄洛斯只认力量,这才是生存的关键,越严酷的条件越是一种历练,但他不求别人跟他一样,事实上,他不是糊涂,而是看的更清楚,只是他跟王重不同,他懒得去改变别人,他只能做好自己。

    每次看到艾俄洛斯扎紧裤腰带过日子,扎力罗晃都要嘲笑一番,嘴上是嘲笑,但心里却是佩服的,一个弱势的文明,确实需要团结,只不过这些人太不争气罢了,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运出生在高等文明。

    “咦,突然想起来,已经有两个月没有看到你的同族来找你了?!痹β藁魏茸藕眉副?,突然说道,最近艾俄洛斯请他喝了不少酒。

    艾俄洛斯笑了笑,说道:“你刑期也快到期了吧?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作为七级文明的泰坦一族,扎力罗晃显然不应该属于沙场这种地方,但这家伙砍杀了其他贵族级文明的人,按神域律,被贬为平民,并获一年劳役!

    一般贵族若是被判劳役,基本上都是去星盟的公共设施做服务,比如星盟高阶接待,比如星盟高阶保镖……但是扎力罗晃不愿意丢泰坦的脸面,宁愿来到这里做苦工。

    “想让我帮你去打听消息?不过,说实在的,与其打听这么多干扰自己的修行,你不如尽快修行成为真正的强者,这才是改变你们人类唯一的道路,走个体强者的道路,也是可以晋升五级文明的,事实上,星盟有很多这样的五级文明,整体淳弱,但是在神域拥有几名影响力级的强者,从而带动整个文明得到晋升?!?br />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艾俄洛斯有感而发。

    “什么鸡犬升天,鸡族和犬族可比你们人族强多了……算了,大概就是你说的这个意思就对了,你应该是你们人类当中的最有希望的?!?br />
    艾俄洛斯怔了一下,然后微笑的摇了摇头:“我对自己的确很有信心,不过,最有希望的人,并不是我,我有两个弟弟,比我强多了?!?br />
    扎力罗晃一脸惊奇,“难道还有比你更有潜力的人类,你在吹?”

    一脸怀疑,这一年里,他试过艾俄洛斯很多次,这家伙的身体相当变态,不但恢复力惊人,抗辐射能力也超强,打不死打不烂,关键是目标专一,又能忍,说真的,他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披着人皮的妖族,少了条尾巴,或者角之类的。

    艾俄洛斯笑了,“扎力,敢不敢打个赌,三年之内,整个神域都会知道我们地球三兄弟?”

    第一次扎力罗晃从艾俄洛斯的目光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骄傲,从一开始,这个人类就没把其他高等种族放在眼里。

    等王重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扔在了那个狭窄的小阁楼中,头部依然有些痛,他知道刚才还是冲动了,但是无论如何他真不能见卡洛琳像一个牲口一样被贩卖。

    远远能听到花店外面大黑牛又在骂人了,好像是小迷狐又犯了什么错,王重揉了揉额头爬起身来,脑子还有点晕沉,后颈处传来阵痛,在奴隶市场挨那一下可着实不轻。

    他推开阁楼小门走了出去,大黑牛那边的骂声已止,朝这边瞥了一眼:“醒了?到楼上来!”

    说着,大黑牛直接转身上楼,那边小迷狐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楼上,吐了吐舌头:“王重,你惹事了?今天牛魔王的心情好像特别不好!刚才我……咦?刚才我是为什么被骂来着?吁……反正你要小心!”

    小迷狐一脸的关心,王重想冲她笑一笑,可转念想起奴隶市场的卡洛琳,却又感觉心情有点沉重,实在笑不出来,对神域的人来说,那或许只是一个个奴隶,和地上的虫蚁、快餐店的便当没什么区别,可对王重来说,那却是一个个熟悉的、活生生的人,如果是陌生可能稍微好点,但那毕竟是卡洛琳,地球人在神域的现状,只会比元老会当初说的还要更加不堪。

    大黑牛老神在在的看着他,二郎腿一翘一翘。

    在天宝街呆的时间久了,这种人他见的太多,曾经在各自的文明里独领风骚、一代天骄,有着各种各样的傲气和所谓坚持,认为自己心之所向就当一往无前,老牛能理解这种人内心的骄傲,可这种人在神域往往都活不长。

    王重给他盯的有点尴尬,主要是凑到自己眼前的那俩牛鼻孔忒大了。

    “牛哥,你下手有点重?!蓖踔孛嗣缶?。

    “那是你贱皮子?!崩吓K档溃骸耙磺潜??你还真敢喊,把你自己卖了吗?你也不够个零头?!?br />
    王重无奈的耸耸肩,“那个女孩子是我的初恋,虽然分手了,但作为一个男人,你说该怎么办?”

    老牛愣了愣,自始至终他都觉得王重不是个笨蛋,难怪,心中的怒气渐渐消了,本来他是打算直接赶走王重的,不过想想如果这样的情况王重都能转身就走,恐怕他也看不起对方了。

    “你这种人哪,”老牛摇着头:“就是惹是生非祸事多?!?br />
    ‘啪’

    一个沉甸甸的小袋子扔在了桌子上。

    “老实说,你来花店这段时间,给我省了不少事儿,是个机灵的帮手。所以我给你两个选择?!崩吓K档溃骸暗谝?,我这里不收留认不清自己是谁的主,拿着这五十星币自谋生路,咱们也算两情,我老牛做事儿相当公道?!?br />
    遣散费?坦白说,以老牛的性格,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可王重却并不感觉到意外,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这点眼力还是有。

    老牛平时的吝啬只是一种习惯,它对它自己也是很吝啬的,但说实话,它的心眼真不坏,否则以小迷狐在花店里弄坏的东西,她那点薪水根本都不够赔的,可老?;故且恢笔樟糇潘?。

    真要是冷酷无情那种人,当初他就不会收留王重,什么打碎了花坛子让他打工赔偿,王重知道那只是老牛的掩饰而已。像之前在天宝街,老牛完全可以直接什么不管,可还是把自己弄了回来,毕竟在老??蠢?,王重根本就没有一千星币去买人,空口白话却拿不出钱来,会死得很惨。

    这样的老板,在神域可真是不多见。

    “第二个选择呢?”王重问。

    老牛又扔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的也是星币,但显然比刚才那个要少一些:“我每个月给你十星币的工资,算是正式雇佣你,呆在这里好好的干,凑够十年分文不动,你再去放什么一千星币买个女奴的大话,但别怪我提醒你,以你的实力和身份,真揣着一千星币去奴隶市场那样的地方,你什么都买不到,因为你只会被抢!”

    “没有判断的善意,只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伤害,凡事量力而行,我这里不收留拎不清事儿总要自己去找死的蠢货?!?br />
    “好了,”老牛敲了敲桌子:“两个袋子,你自己挑吧?!?br />
    王重微微一笑,并没有过多迟疑,伸手拿过十星币的钱袋,冲老牛深深一揖:“谢谢,老板?!?br />
    看他选择留下来,老牛满意的点了点头:“那还站这里干嘛?挨了一腚子就想要休假???干活!”

    花店里的日常继续,老牛说得没错,在神域这样的地方,没有判断的善意只可能给周围的人带来灾难,但真就这样不管卡洛琳了?

    王重有些不忍,可又能怎么样呢?真拿碎片世界去换?就怕东西没换到还被灭了口。

    星盟比圣城更加弱肉强食,不同的种族之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怜悯,想要拥有,也得你有足够守护的资格,王重也是暗自长叹,看来只能再想想别的办法了。

    等到花店关门,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收了店打了佯,回到自己那个阁楼小窝中,意识凝转,四周光影变幻,只是眨眼间便已经出现在了碎片世界中,或许只有在这里头脑才能清醒一点。

    明亮的空间一扫刚才外面漆黑的阴霾,王重正打算躺下,冷不丁的看到地上居然杵着一个紫彤彤的东西。

    这是?

    王重狐疑的端详了半天:“天灯火芯?”

    不怪反应慢,杵在地上这玩意和天灯火芯看起来倒确实有些相似,但要更大一些,而且天灯火芯是红色的,可这玩意却是紫色的,还有当时自己只是随手一扔,它怎么就自己长进去了呢?

    “啊……”以王重现在的心境修为,已经很少有事儿可以让他吃惊了,但此时此刻,他仍旧是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自己扔进来的可是一株要死的天灯火芯,可现在出现在眼前的这玩意,非但没有半点焉巴之态,反倒是精神奕奕,甚至都发生了蜕变!

    他却明显能感觉到这株天灯火芯内蕴的灵气变得充沛了足足数倍有余,不止是灵气充沛,天灯火芯是用来入丹的药材,之所以称之为天灯火芯,最重要的就是那四根红色的花蕊,又长又细,乃是整株花最精华的部分,蕴含有充沛的火元素之力,可现在这根变异的,竟然有着足足十一根花蕊,且要比普通的花蕊粗得多,整体呈紫红色,整朵花汇聚在这里的灵气浓郁得简直像是要直接滴出水来!

    空间中飘散着一股浓郁的花香,带着一股浓浓的火焰味道,连四周的温度都随之升高了不少。

    紫色的花瓣、十一根花蕊,且粗壮到这样的程度……

    坦白说,老王并不敢确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品种,老牛那里无数的天灯火芯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异种,但毫无疑问,这玩意的价值绝对远在天灯火芯之上。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一阵惊喜之后,王重也是有点懵,所能想到的唯一有可能导致这种情况的,是头顶上的命运石!

    连这片崩溃的碎片世界都是命运石重组起来的,修复一株花草算什么呢?堂堂命运石,这么高端上档次,怎么会显形之后就毛用都没了呢,王重心中有数了,只是现在还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

    卡洛琳或许有救了,即便没有卖过这玩意,但以自己在老?;ǖ旮苫钫舛问奔涞募?,王重也能大概估计出这株变异天火灯芯的价值,这至少在三百星币左右。

    救人是当务之急,在奴隶贩子那里,每多耽误一分钟,都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变数。

    当然,危险肯定存在,正如老牛所说,那只狼妖一看就是贪婪之辈,自己真拿着这东西去交易,对方见财起意、下狠手不是没有可能,得有一个完全的计划。

    王重略一沉吟,回忆着中午时面对狼妖时的感觉,感受着体内那一丝微弱运转的魂力,一个仓促定制的计划逐渐成型。

    可以一试,只是,得瞒着老牛。

    在阁楼中耐心的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二楼传来老牛那粗重恐怖、如同闷雷般的鼾声,王重悄悄爬了起来,轻手轻脚的出了花店。

    天宝奴隶市场……

    这里既是奴隶市场,也是天宝街的红灯区,最不缺乏的就是夜生活。

    尽管天色已经黑尽,可四处灯红酒绿,只是那些白天时套着一个个奴隶的木棚却已经人去棚空,大晚上跑来买奴隶的人还是很少的,大多数人这时候到这边都只是来找乐子,凭着印象找到之前狼妖兜售卡洛琳的台子处,果然是半个人影都不见,找周围开店的红灯区一打听。

    “狼妖巴斯?卖女奴那个?嘿嘿,兄弟,大晚上何必费这功夫,我们店里的小妞,八岁到八百岁、天上飞的到地上跑的……”

    一个星币塞到那个留着八字胡的妖族手里,八字胡放在手里掂了掂,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王重直接又扔过去两个。

    “哎哟,有钱就是大爷!”八字胡说道:“出门左拐,后堂街三百八十一号!”

    后堂街是这边的一个住宅区,能在卡坦克莱区买下一栋住宅的显然都不是一般人,财富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得有身份和背景,神域里多的是那种四五级文明的暴发户,花大把星币买下一栋住宅,却不敢再住宅上写下自己名字的,住得担惊受怕,不受星盟律法?;?,哪天要是招惹了别人被人告发,轻则???,勒令数月内交易房产,重则直接没收,根本就不管你吃不吃亏。

    ‘嘭嘭嘭’

    敲门了半天门,里面才传来一阵轰轰轰的沉重脚步声,紧跟着大门从里面被人‘轰’的一下拽开:“半夜三更,敲个鬼??!”

    开门的正是狼妖巴斯,它赤着身子,满脸的不爽,看到敲门的人居然是白天那个地球人,它就更不爽了,就是这小崽子白天时乱喊一千的高价,和那头大黑牛一唱一和的把自己生意搅黄,要不是知道那头牛妖不要惹,早就弄死他们了。

    “是你这小子?!”狼妖巴斯裂开嘴,露出那口鲨鱼般密集的副齿,一股浓烈的腥臭味从它嘴中涌了出来,恐怖的气血从它身上自然的扩散开,让王重感觉自己面对的就仿佛是一头来自远古的凶兽,带着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和力量感,正要择人而食:“大爷没找你麻烦,你居然还敢主动送上门来?!有什么事儿?老子给你个机会,你最好是有好事儿,否则,老子还没尝过你们地球人的肉呢!”

    王重微微一笑:“谈生意,我要买那个地球人?!?br />
    狼妖微微一愣,卡洛琳他倒是真没卖掉,中午的时候在市场里被老牛那么一闹之后,即便后来来了几个出价的,最高也只出到一百五,还不够它进货的成本。气得巴斯直接把卡洛琳拖去了拍卖行,可那边的估价更低,最多只给一百星币,拿拍卖行的话来说,这个地球人太弱了,身体素质还达不到普通神域子民的标准,这肯定没有买家愿意花高价的,巴斯也是郁闷,刚才正喝闷酒呢,琢磨着明天是不是把这便宜货随便处理了得了,亏就亏点,算是买个教训,地球人这种倒霉催的物种,它发誓再也不会去碰了!

    可没想到,居然现在就来了个冤大头。

    “有钱吗你?”巴斯身上的气息稍稍收了收,他是真期待这小子有钱来着,这小子和那个女人一看就是认识的同族,没准儿还是情侣,做这种人的生意最划算,价格随便你喊。

    “没钱?!蓖踔匾痪浠熬腿冒退沟牧扯伎辶讼吕?,可紧跟着。

    “但有别的,”王重直接从怀里将那株变异的天火灯芯摸了出来:“就看你有没有眼光了?!?br />
    紫红色的天火灯芯一暴露在空气中,立刻就有一股浓郁的火灵气散发出来,竟将这周围夜晚的严寒都驱散了不少,狼妖巴斯也是眼前一亮。

    它认识这东西,毕竟是走高端女奴定制路线,巴斯经?;岷团穆粜写蚪坏?,大大小小的拍卖会参加过不知道多少,王重手里这玩意,他正好就在拍卖行中见到过,这是‘紫蕊千红’,天火灯芯的变异版,蕴含的火灵气十足,是炼丹的上好材料。

    上次巴斯在拍卖行看到那株紫蕊千红不过只有九根花蕊,且颜色远远不及眼前这株那么深紫,最后也拍出了足足三百星币的高价,这株十一根花蕊的,品相还如此完整,价格至少能飙到四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