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王重一直想改变一下“花店”亏本的状况,斯嘉丽很懂得插花艺术,这种往花盆一插的做法实在是太土了,不过牛老板自己却觉得艺术性极高,对此目前还没有地位的老王只能捏着鼻子忍了,谁让人家是老板呢。

    “哦哦哦!是吗?居然都来这么久了?!毙∶院咝思?,耳朵立起来了,漂亮的大尾巴也在小屁股后面一翘一翘:“反正很厉害!王重,我感觉你来了之后,我最近好像很少被骂耶,看来健忘症好多了!”

    老王脸红了,是啊,老牛几乎天天冲着他发脾气了,一天骂五次,老王这暴脾气真想…………想想也就算了。

    送货这种事儿,其实有专门的种族做的,尤其是送到偏远的地方,安全性更是首要的,只不过那些都是老牛自己送,除非特别危险,至于这种近距离的,肯定都是王重了,免费的不用白不用。

    拧了拧手里那个大包,可别看只是些奇特的植物材料,能在这片神域存在的一切东西,其物质密度大多数都高得惊人,不能用体积和视觉来判断,适应神域的环境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儿,王重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听说有许多低等文明过来的新移民,在神域呆了一两年时间都还完全干不了任何重活。

    将这一大包搭到了肩上,肩膀顿时一沉,沉重的货物压得他几乎直不起腰,可却有种充实感,就像是在修行,这样的重活显然能帮着自己更快的适应环境。

    还记得曾经和所罗门一战时,面对那强大魔剑时的无奈,那时觉得同样是天魂的境界,差距怎么可能这么大,可现在老王已经隐隐明白了。生活在神域的这些人,一旦外放到边缘宇宙中,没有了超强重力的束缚,他们的身体能轻快到让你恐惧、强壮得让你绝望,没有了恐怖灵压的约束,他们的魂力运转速度、对天地之力的汲取速度更是能超越边缘世界文明至少两个级数!

    越阶的战斗会变得无比轻松,确实是有着天和地的区别。更别说,这里还有着各种高等力量文明传承下来的修行方式,那更是不知道比圣城的修行方式高明了多少倍……差距无处不在,圣城人类曾经确实是在坐井观天。

    海龙丹药店,名字叫做“天人造化铺”,说远不远,可对负重的王重来说,也绝对不算近,和老?;ǖ旮糇懦こさ拇蟀胩踅?,抗着那一大包走过来,老王感觉全身都已经快要被汗水给浸透了。

    海老板是个水族,在星盟,水族也算是大族,来自第五维度各个层面,约莫有四十几个水族文明,最强大的海神族可是八阶文明,海老板来自虔婆世界,号称虔婆水族,是个六级文明。

    这家伙看起来就像是条四脚水蛇,头很大,身子又长又细,带着一副圆圆的眼镜,走起路来脖子一伸一伸的,那纤细的腰身总是让王重感觉随时都有被这大脑袋压断的可能。当然,海老板肯定是不会用水蛇这么LOW的称呼来自称的,拿它的话来说,你见过张脚的蛇吗?

    别侮辱人了,爷是龙!海龙……血统!身上流着远古真龙的血脉,哼哼哼,指不定哪一天就血脉觉醒、一飞冲天,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企及的存在?

    “小王你来送货啊,放这里放这里!”喳喳喳的尖叫声在耳边响起,自带一股喜感,海老板扭着身子、伸着脖子走了出来,指挥着王重将东西放好,再仔仔细细的清点过一遍。

    “不错不错,今天的材料还挺新鲜?!彼獾牡阕磐?,笑眯眯的看着王重,相当自然的吞了口唾沫:“小王啊,听说你对花草的嗅觉很敏锐啊,要不要试试来我这里帮手?我可不像那个大黑牛一样吝啬,一个月给你十个星币怎么样!”

    海老板说的是有诚意的,本以为老牛捡了个累赘,人类进入神域虽然是件小事儿,但毕竟是新文明,长相有特点,大家也是关注的,但发现这个文明大多肩不能抗,没什么战力,也没特点,除了长相,很多务实的人都不太乐意用了,尤其是天宝街这样的地方,谁能想到这个叫王重的人类还真不错,身体虽然没多大力气,但韧性很足,对于刚踏入神域的人来说算是相当不错了,而他把老牛那混乱不堪的花店搭理的井井有条,还做了分类,光是这一手就让海老板有点羡慕。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人类没要求,有吃有住就行,这样的好员工上哪儿去找!

    地界虽然有奴隶,但奴隶是不能从事商业工作的,必须自由民才能担当,所以大家都要考虑成本。

    坦白说,王重是有点心动的,海老板开的是丹药材料店,同时也出售一些低等丹药,可能自己也懂点丹术,这正是王重和人类现在急需的,但无论在圣地还是这种地方,但凡是文明世界,信用都是重要的,尤其是他这样的尴尬位置,说真的,老牛除了脾气大点、吝啬点、压榨点、丑点……好像还是不错的。

    当然两位老板似乎有点过节,虽然互相做生意,但对对方都没有好感,拿大黑牛的话来说,这家伙是个卖假药的花皮蛇,而且还是个卖屁股、卖假药的花皮蛇!

    “您太看得起我了,没那天赋?!蓖踔匕诹税谑?,一脸的真诚:“我还是送花比较好?!?br />
    “哎呀……”海爷摇了摇头,眼中幽怨惋惜,带蹼的兰花指微微一点:“那真是太可惜了,小王,你再多考虑考虑,还有,做决定的时候不要顾忌那个大黑牛,有你海爷在,咱不怕!”

    从海老板那边回到店里,小狄分给王重一颗亮晶晶的糖果,这种小零食的能量相当充沛,有的时候王重也有点感慨,真的像是难民啊,不过这也激起了王重的斗志,人类的崛起就从他这里开始!

    神域寸土寸金,显然没有太多余的地方给人们种粮食养牲口,绝大多数的食物都要靠运输,而第五维度中的普通食物显然是无法进入这片空间的,加上遥远传送的高昂运费,因此只有一些极其珍贵的**阶异兽的肉、又或是什么奇珍异味才有被运输的资格。本身就昂贵的食物加上高昂的运费,其价格可想而知,显然只有那些高等文明的贵族才能享用得起。

    而普通平民们解决肚子问题,却就只能是靠一些炼金产物或是丹药了,像海爷那里最主要售卖的就是‘日腹丹’,没有太多营养,但却能提供身体所需,且有着很强的饱腹感,黄豆那么大小的一颗,就能完全解决一天时间里对食物的需求,价格也不贵。

    老王现在每天就是靠日腹丹度日,贼难吃,吃上三天,嘴巴能淡出鸟来,这种时候,小迷糊给的这颗糖果就显得十分美味了,扔到嘴里简直是唇齿留香。

    “你哪来的钱???”王重很好奇,即便只是玩意儿一样的糖果在这里也绝对不便宜,以小狄那强度健忘症,他很怀疑这丫头是否会记得她自己每个月有没有领过薪水。

    “我没钱啊,隔壁玲姐姐给的?!毙∶院屯踔夭⑴抛诨ǖ昝趴诘奶ń咨?,她脚尖一荡一荡,抿着嘴里的糖果,笑得天真无邪:“玲姐姐最好了,经常给我好吃的,牛魔王骂我的时候,玲姐姐要是听到,也会帮我说话!”

    玲姐姐,那是一个暗黑精灵族,开了一家糖果店,就在老?;ǖ甑呐员卟辉?。

    暗黑精灵一族算是元素族的附庸,在星盟里勉强也算是个中等文明,王重见过所谓的玲姐姐几次,帮她家送过几次花,她家糖果里的很多香味就是靠花香兑出来的。说起来,这位暗黑精灵一族的玲姐姐,也是个美食家,能在神域这样的环境里炼制出各种各样口味的、可以服用的糖果,不仅好吃,还带有很多奇特的功能,这还真不是一门简单的手艺。就像王重嘴里现在抿着这颗,不但在嘴里花香四溢,且有着一种淡淡的清幽透入脑门,让人神清气爽,感觉就像整个灵魂都得到了一次洗练。

    玲姐和人类有着相似的外形,只是要更高挑一些,皮肤微黑,可却透着一种性感的健美,只是为人有些高冷,给她送了几次花,可是和王重说过的话加起来也不超过十个字,不外乎就是‘嗯’、‘那里’、‘好了’之类。

    但是对小迷糊却是真爱,经常送她糖果不说,据说还常常为了小迷狐怒骂残暴的大黑牛。为了一个别人家的小工和大黑牛这种残暴生物硬刚,这种事儿在神域可不常见,要不是她和小迷糊这妖族明显是属于两个物种,王重都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对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了。

    “王~重!”

    正品尝着美味的糖果,享受着这一秒难得的清闲,可牛魔王那怼天怼地的咆哮声却又已经在后院里响起。

    “花圃里的地你翻过了吗?水你浇过了吗?花盆空坛那么多,你都洗过了吗?你还有空坐在那里闲聊?我供你吃供你住,就是让你来享清福的?!”

    旁边小迷糊吐了吐舌头,露出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老牛不让她进后花园,据说之前小迷糊刚来时踩坏过老?;ㄆ岳锊簧俣?,反正以老牛的算法,小迷糊估计是要卖身在这里一辈子来还债了。

    王重翻身爬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来了!”

    花店里的日子繁琐辛苦,但却井然有序,给了王重缓冲的宝贵时间,王重照例在院子里打地铺,头顶是神域的天空,那遥远的光亮就是天界了吧,每一个星盟种子渴望的地方。

    越是看不清楚,越是充满渴望,这大概也是地界每个文明忙碌的根源,究其本质其实也没有摆脱物种的**。

    生存、前进始终是要面对的,当然老王不是文青,情怀这东西顶多偶尔感慨一下,释放压力并不能当真。

    脚步声响起,牛老板来了,该不会连院子都不让睡了吧。

    这次大黑牛却没有吼,当然声音依然透着霸气,“今天起别躺这儿了,万一老子上厕所不小心踩死你了还是个麻烦事儿?!币槐咚底?,一边指了指楼梯下的一个隔间:“帮你收拾了下,以后就住那里吧!对了,要算房租的,不过你现在也没钱,就把你的工期延长半年好了。哼哼,感谢伟大的牛老板吧,整个神域都找不到我这么仁慈的存在不了,一年半的房租却只算了你半年的工期!”

    说完也不管王重的看法就乐呵呵的走了,反正他是老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王重笑着摇摇头,这几天的辛苦工作还是有效果的,还别说在繁重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的工作中,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元气,而且力气也在不断增长中,这楼梯的隔间虽然又小又窄,可床铺干干净净,四面温暖,还有一盏小灯,借着这难得的灯光,能看到墙上居然还贴着一张老牛威严的照片。

    “没事儿开什么灯!果然是不能对你们这些人太仁慈,刚住进去你就给我找不痛快,关掉!”老牛的咆哮声在楼梯上震响:“能源不要钱吗!”

    吼声虽恶,却让王重忍不住会心一笑,老牛虽然吝啬,但这一个月来说实话,并没有让王重感觉到有太多的恶意,这里的能源都是万能能源是提供的,价格吗……反正是王重负担不起的。

    顺手关掉灯,躺在这昏暗的床上,总算是感觉在这神域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回想自己来到神域后这一个月的经历,老王也是有些感慨,要说多困难,其实不见得,重要的是心态关难过,在自己的世界中,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忽然这么巨大的反差,最关键是还无能为力,韧性差点真会崩的。

    这是来神域之后,第一次有个落脚地可以安稳的睡一觉,疲倦袭来,很快王重就进入了梦想,但那个奇怪的梦又来了,狭小的空间中,一颗如同太阳般耀眼的石头悬挂在头顶,对自己散发出一种召唤的渴求。

    王重已经重复这个梦有一段时间了,隔两三天就会梦到一次,只是今天感觉那石头格外的耀眼、格外的清晰,清晰到让王重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它那古怪的十二个面。

    “这是……”王重好像终于意识到了点什么,在梦中苦思了一个月的问题,突然间福灵心至:“命运石?”

    “又开我的灯!”老牛的咆哮声将王重从梦中惊醒。

    还是在那楼梯的小阁间中,悬浮着一颗只有拳头大小的无法形容材质的物体,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但是定睛一看,王重立刻吓了一跳!

    命运石!

    王重张大了嘴巴,也有点蒙,自打自己记事儿起,一直只会存在于魂海中的命运石,竟然和魂海剥离了,而且毫无声息,除了梦的提示。

    非但如此,还来到了现实的世界,虚无化实,这在第五维度的其他地方都没出现,直到来到神域,也就是说,神域的法则可以承受命运石的本体介入?!

    难道命运石是神域的产物?

    “吼吼吼!敢无视我老牛?你是想重新滚出去睡大街吗!”楼上的老牛简直要发疯了,这小子竟然敢无视自己的话:“关灯!我的能源费??!”

    王重也是乍了乍舌,一把抓住命运石给捂到被窝里,入手的感觉却居然是冰冰凉凉……可是被子显然根本就无法遮掩这柔和的光芒,小隔间中的光亮丝毫不减,王重抓着,又觉得并不是真正掌握,而这光芒存在,却又像是与这世界隔绝。

    “王~~重~~~??!”

    楼板在震动,有灰尘扑簌簌的掉落下来,这声音足够炸醒半条街,老王也是无奈,眼看二楼的牛魔王大有立刻就要冲下来的趋势,可这还能藏哪里?

    他想到了自己之前的碎片世界,只可惜来到神域之后由于无法调用魂力,根本就开启不了,好歹昨天晚上自己已经能调动一丝魂力了,虽然那点魂力很微不足道……王重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引导着那丝魂力去开启碎片世界的通道。

    来到神域以来第一个惊喜出现了,并不是命运石,因为王重都不知道它这样出现是不是好事儿,但碎片世界却竟然达成了联系,没有任何障碍,元老会的意思碎片世界在神域也是不稳定的,基本都会崩溃,但是王重这个却保留了下来。

    ‘啪’的一声轻响,光芒彻底从这小小隔间中完全消失,眼前光景变换,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王重就感觉自己已经落到了碎片世界中。

    可与此同时,整个世界也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巨响,脚下的大地在疯狂的龟裂,空中的天地灵气显得狂暴,整个世界都在崩塌!

    王重能体会到这种感受,似乎是因为通道的搭建,将神域空间的超强重力和灵压也一并带到了这个碎片世界中,以这个碎片世界的物质密度根本就不能承受那恐怖的重力和灵压,整个碎片世界只是瞬间就被粉碎分解,老王当真一个绝望,没想到会死在自己的世界碎片里,这也太……冤了。